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外媒:梁光烈缺席 美國戰略激怒中共鷹派

2012年5月,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訪問美國。(網路圖片)
 
美國《經濟學人》雜誌6月9日發表文章,披露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沒有參加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是因為「國內重要事務」。文章描述中共軍隊面臨的內憂外患:美國戰略軍事重點轉移亞太的行動激怒中共鷹派,王立軍薄熙來事件恐造成軍隊內部混亂,美國間諜插入國安部心臟更令中共高層不安。

文章說,中共軍隊現在有些頭大。六月二日在新加坡,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說,截至2020年,60%的美國戰艦要部署到亞洲,是目前的兩倍。中國將軍們認為這些行動的目標是中共,並且擔心其他亞洲國家也會跟美國抱成一團,而中共國內的政客們對此更是憂心忡忡。

美國亞洲戰略激怒中共鷹派

美國在去年11月份宣布要「重新平衡」其對亞洲的外交政策激怒了中共鷹派。他們憤憤地在報紙上說,美國試圖遏制中國崛起。帕內塔否認這些指控。他在亞太各國國防部長和安全專家參加的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上說。「我們更新和加強我們在亞洲參與的努力,跟中國的發展和成長是完全兼容的。」但是看看最近美國的行動,比如四月份海軍在澳大利亞北部的部署以及六月二日宣布跟新加坡達成的協議,把瀕海戰鬥艦駐紮在該國,中共官員對帕內塔的安撫感到懷疑。

帕內塔決定從新加坡飛赴越南金南灣更加深了中共官員的懷疑。自從越南戰爭之後他是訪問這個港口的最高級別美國官員。當時這是一個大型美國軍事基地。帕內塔希望把它作為美國海軍艦隊通過中國南海的通道。

這個地區充滿不同國家為爭奪海底豐富礦藏而發生的尖銳爭端。中共是其中一個,並且怨恨美國的介入。在六月四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形容美國企圖加強它在亞洲的軍事夥伴關係是「生不逢時」。帕內塔不為所動,馬不停蹄飛往新德里,跟另一個對中共抱有戒心的國家展開會談。

梁光烈缺席香格里拉對話

但是奇怪的是,中共領導人放棄了一個跟美國人對話的機會。不像去年,中國派遣國防部長梁光烈參加香格里拉對話,今年中國代表當中最高級別的官員是一名資深軍事專家,中將任海泉。這標誌著中共參與論壇的級別顯著降低,而該論壇自從2002年已經成為亞太地區和某些歐洲國家軍事首腦非正式會晤的重要場所。

組織這個活動的倫敦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主任(IISS)約翰-奇普曼告訴參與者說,中共官員三月份通知他,「旅行計劃和國內重要事務」使得中共今年難以派遣國防部長參加對話。國內的因素是更合理的解釋。

在香格里拉對話一個月之前,梁光烈已經訪問了華盛頓DC,並參加了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舉行的東南亞國防部長會議,但是這些活動比新加坡論壇更加容易對付。去年香格里拉會議上,針對中國軍隊的連番提問讓中共國防部長招架不住。

隨著今年秋天中共文官和武官領導層全面交接的臨近,可以理解梁光烈變得比以往更加羞澀。自從二月份發生王立軍叛逃美國領事館事件,中共領導層交接就出現異常麻煩。這導致政治局委員薄熙來下台。


梁光烈是捲入薄熙來、周永康流產政變的軍中最高代理人。(網路圖片)

薄熙來醜聞令中共軍方混亂

共產黨領導人似乎擔心薄熙來醜聞和圍繞領導層交接的不確定將可能造成軍隊內部的政治混亂。有持續的猜測說薄熙來跟軍隊領導人關係密切。薄的父親薄一波,是毛澤東時代的軍隊一員。

讓領導人的不安加重的是一則外國媒體的新聞報導,一名美國間諜插進了國安部的心臟,國安部是中共間諜和反間諜機構。被控間諜據報是為一名副部長工作。與之可能相關的是,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所的學者跟外國人進行接觸的限制加強。這個研究所是附屬國安部的一個智庫,內部人稱之為「八部」。他們的研究者頻繁參加國際會議。

中共軍事領導層似乎並不在乎在這麼一個敏感時刻漏掉這麼一個國際聚會。一名五角大樓的前高級官員曾經努力想把中共軍隊的外殼撬開卻徒勞無功。他說:當他們跟外界打交道的時候,他們不明白怎樣使用「溫和模糊」的方式處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