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葉挺長子至今把謀害其父的周恩來當恩人

葉挺全家照,後排左一是葉正大。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吧,給你自由!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軀怎能從狗洞子里爬出!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將我連這活棺材一齊燒掉,我應該在烈火與熱血中得到永生!」

葉挺將軍寫的這首白話詩《囚歌》,是六、七十年代過來的人都知道的,甚至成為一些名話劇演員們爭相在詩詞朗誦會上表演的節目。但葉挺沒想到的是,讓他與39 歲愛妻和一雙兒女「在烈火與熱血中」死去的,恰恰是他準備去延安投奔的毛澤東和周恩來。具有悲劇色彩的是,製造空難的不是葉挺詩中提到的「活棺材」國民政府,而是他一心要效命的西來幽靈中國共產黨。

1946年4月8日,出獄36天的新四軍軍長葉挺乘坐美軍專機飛返延安,同機的還有政治協商會議中共代表、中共中央秘書長王若飛;《解放日報》社兼新華社社長、政協憲章審議委員會中共代表秦邦憲,和中共中央職工委員會書記鄧發、王若飛之舅父,貴州教育家黃齊生、黃齊生之孫黃曉庄,第十八集團軍參謀李少華、彭踴左以及隨行魏萬吉、趙登俊、高瓊(女)和葉挺夫人、39歲的李秀文及其3歲兒子阿九、9歲女兒葉揚眉以及四名美軍駕駛人員。由於毛周製造的空難謀殺,而全機無一人生還。

毛為何要製造此空難呢?毛澤東不能容忍別人與他分享權力,而乘坐此飛機的人里有威脅毛地位的人。

毛澤東不能容忍別人與他分享權力


被毛害死的劉志丹。
毛不能容忍別人與他分享權力。即使這個權力本來屬於別人,那也不行。在中共的建黨史上,毛不斷以各種非常殘忍的手段除去那些擁有權力的人,而成為中國共產黨的「紅太陽」。被毛除掉的最典型例子有陝北最高領導人劉志丹,和建政以後的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等。

在中共黨史上,劉志丹是唯一一個死在前線的根據地最高領袖。不僅他,他在陝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幾個星期內先後被打死:楊琪死於三月,楊森死於五月初。也就是說,毛光著屁股逃到中國大地唯一僅存的「紅色根據地」陝北幾個月內,當地的三個紅軍最高指揮官都「死在戰場」。這樣的命運在紅軍里絕無僅有。

而文革的目地就是為了整掉劉少奇。文革之前,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修養》一書比《毛澤東選集》更受歡迎,而在決策高層,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威望遠遠超過「萬歲、萬歲、萬萬歲」的黨主席毛澤東。這是老百姓不可能知道的動態,也是毛決不能容忍發生的事情。

比毛澤東資格老的王若飛


50歲的王若飛被毛周製造空難
害死!
王若飛(1896.10.11-1946.4.8),原名王萌生,字若飛,號繼仁,化名黃敬齋,貴州省安順縣縣城人。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比毛澤東的資格老。他曾擔任中共中央訓練部主任,中共豫陝區委書記,中共江蘇省委農民部部長和宣傳部部長,中共中央華北工作委員會秘書長兼任八路軍副參謀長,中共中央研究局黨務研究室主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工委書記。

中共建政前的1944年11月起,王若飛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工委書記,負責主持南方局日常工作。1945年6月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會上又當選為中央委員。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 王若飛與毛澤東、周恩來一起作為中共代表赴重慶同國民黨談判,45年10月10日,中共逼迫蔣介石簽定《雙十協定》,同時國民政府同意釋放1941年1月 14日被俘的新四軍軍長葉挺。1946年1月王若飛代表中共方面出席在重慶召開的政治協商會議。

要王若飛的命不惜搭上整機人命

此時,還在延安盤踞的毛澤東噎看到了中共建政的希望,決心除掉建政後能威脅他權力的人。1946年4月8日,在毛的命令下,王若飛與秦邦憲、鄧發、葉挺等人乘飛機由重慶飛往延安。在飛機途中加油時,周恩來命人把飛機的磁羅盤和壓力高度表線路破壞,致使飛機撞山,無一人生還。

據葉挺長子、80 歲的航空專家葉正大中將回憶說,1946年4月8日「12時25分,該機由中轉站西安再次起飛向北飛行,又與延安美軍觀察組電台作過一次聯絡。當時它的位置是延安西南30公里的甘泉附近,飛行正常。黨中央領導同志和『四八』烈士的家屬,包括我的二弟葉正明、四弟葉華明都在機場等候著。當時外面正下著濛濛細雨。我弟弟說他們都聽到飛機隆隆的聲音了,以為飛機馬上就可以降落,很快就可以見到爸爸媽媽和兩個弟妹了。不知何故飛機隆隆聲卻越變越小,最後就聽不見了。當時大家都以為,地面下雨飛機不好降落飛到別的機場去了。黨中央發電讓各地數以萬計的軍民到四處查找,美軍也派出兩架飛機查找。4月9日下午,興縣黑茶山地區一位區委書記到縣公安局報告,在黑茶山上有一架飛機碰在山上燒毀。經查證,證明就是『四八』烈士乘坐的飛機,機上人員全部犧牲。」

王若飛死後,毛澤東為其題詞,「為人民而死,雖死猶榮。」

廖承志夫婦逃過死劫的「救命恩人」是周恩來


五十年代初,廖承志、經普椿夫婦與母親何香凝
在武漢留影。
此次唯一逃過死劫的是廖承志、經普椿夫婦。

葉挺與廖承志既是同鄉,又是同學。先後被捕入獄,又一同恢復自由。他們平素私交甚好,以兄弟相稱。葉挺的女兒葉揚眉稱廖承志為「舅舅」。

1941 年1月葉挺被俘,1942年廖承志被捕入獄。《雙十協定》後,國共兩黨交換俘虜,1946年1月22日廖承志出獄,準備回延安任新華社社長。1946年3 月初葉挺出獄,準備去延安參加全軍整軍會議。兩對夫婦倆原定同機赴延安,心裡非常高興。臨行前一天,噎懷孕的經普椿還特地出去買了延安所沒有的熱水瓶、飯盒。

周恩來查看此專機乘客名單,發現廖承志夫婦的名字後,暗暗吃驚:誰都能死,但廖承志不能死,他將起的作用是誰也取代不了的。廖承志的父親國民黨元老廖仲愷夫婦是孫中山的親密戰友,母親何香凝也是宋慶齡的好友。1928年加入共產黨的廖承志有著如此顯赫的背景,是中共不可或缺的統戰人物。於是,周恩來馬上親自打電話,以讓廖承志「赴廣東商談東江縱隊北撤事宜」為名,避免了廖的死亡之旅。由此空出的兩個死亡名額,就補上了王若飛之舅父,貴州教育家黃齊生和他的孫子黃曉庄。

後來,經普椿在追憶此事時常常感嘆道:「一想起黃先生(黃齊生)我就揪心,倒好像是替我們去送死似的」。實際上也是那麼回事。

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周恩來

至今揭露毛澤東醜惡的權威著作有張戎夫妻經過12年調查訪問寫就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還有李志綏的《毛澤東私人醫生》。但是對於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周恩來的揭露卻還只是星星點點,沒有成冊。為什麼?因為周恩來的陰險非常隱蔽,連他的老婆鄧穎超對其所乾的很多事情、心裡想的什麼都一無所知。至今許許多多中國人,包括中共太子黨,還把周恩來當作具有全面美德的偶像。難道沒人知道他是個什麼東西嗎?有一個,那就是周恩來動不動就向其下跪的毛澤東。

尼克松在與毛澤東見面時驚異的發現,平時在外面神采奕奕的周恩來,在陪同毛接見時,腰板都挺不起來,身高似乎也矮了一大截,不但唯唯喏喏,而且神情暗淡,好像一個犯了大罪的毛家奴才。

有人把周恩來當作毛腳下的一條被迫咬人的狗,但這只是一個假象。只有毛才知道周恩來的真正陰險,只有毛能看穿周恩來的一切心思,因此毛是周恩來最畏懼的人。毛出席了陳毅的追悼會,卻沒有出席周恩來的追悼會,這也是周恩來未咽氣前預見到的。周恩來害怕死後被鞭屍,因此要求把他的屍體火化後,撒入大海。要想把周恩來的真面目還原,這就需要周恩來身邊的人覺醒並提供資料。

葉挺長子心中的不解之謎

關於「四八」空難事件,當時的中共西安情報處抄收的是新華社新聞電訊:「1946年4月8日下午二時左右,在晉西北東南因大霧籠罩,飛機駕駛員難辨方向,故使飛機撞毀在黑茶山上,王若飛等同志全部遇難。」

此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中共沒有把製造空難的罪責推給國民政府。

事實上,空難飛機在中轉站西安加油時,中共特務根據周恩來的指示,用簡單的定時破壞裝置裝到飛機的磁羅盤和壓力高度表線路上,當飛機飛向延安到達甘泉地區時,磁羅盤和高度表同時失靈,致一直向北飛行、應該降落的飛機迷失了航向和高度,竟然飛越延安往東北方向飛去,飛到黃河以東山西省興縣境內的黑茶山。

黑茶山只有2000多米高度,可以飛6000多米高的飛機由於高度表失靈,在2000多米撞山。「撞在黑茶山側峰巨石上……才爆炸和起火的……如果飛機再飛高一些,也不會撞在巨石上了」。葉挺長子葉正大說,「後來聽譚局長講,在遺物中有一份迷失方向的電報稿。但當時西安北上沿途及延安的天氣並不壞,美方機長又是佩戴有飛虎臂章的飛行員。這些,一直在我內心存疑,成了一個不解之謎」。

當時,有黨媒專門描寫了周恩來聽到空難時的表現:「四·八」飛機失事的電報來了,周恩來接到電報時,兩道濃眉毛猛的抽縮聚攏,臉色在剎那間變的煞白。目光在秘書臉上停滯一瞬,明知不妙又不得不轉向電報紙時,顯的猶疑而艱難。周恩來的目光剛觸及電文,便顫慄了一下,那些鉛字就像冰雹雪粒一樣攜著寒冷一直透入他的心房;手開始抖動,嘴角哆嗦著,目光越來越黯淡,越來越朦朧……

周恩來推翻黨中央關於「四八」空難的說法

葉挺被謀害死兩年後,1948年,葉正大作為首批留蘇學生,去莫斯科航空學院學習,與他同去的還有前國務院總理李鵬、前副總理鄒家華等20餘名遺孤。

1951年6月份,22歲的葉正大回國後給周恩來的秘書打電話,請他轉告自己有事情想拜訪總理。過了兩三天就接到中南海的電話,說周恩來夫婦要他和二弟葉正明到他們那裡吃午飯。


葉挺將軍。
心虛的周恩來不知葉正大來意為何,表現的十分殷勤,吃飯時,航空專業的葉正大又一次談出了自己心中的空難不解之謎。一向非常注重「組織原則」的周恩來居然推翻了黨中央關於「四八」空難的說法,自己另搞一套說法。周說:「關於你爸爸的座機為什麼會失事,過去是說濃霧撞山失事。今天我可以告訴你們,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腳。機上的乘客全是我們的人,其中還有我們黨的王若飛、秦邦憲、鄧發那樣的重要負責同志,當然還有你們的父親葉挺同志。國民黨關了他五年,出獄的第二天就給黨中央寫報告要加入共產黨,這就觸犯了蔣介石。蔣介石是什麼人?我跟他打交道已有好長時間了,可以說對他的個性我基本了解。這個人排除政敵無所不用其極。他利用特務在飛機儀錶上做點手腳很容易。當時延安只下點小雨,飛機已到延安上空,我們已聽到飛機的聲音了,為什麼一轉眼就飛向黑茶山?這不是國民黨特務做了手腳又是什麼!」

周恩來不打自招:「利用特務在飛機儀錶上做點手腳很容易」。葉正大感覺心中的一切困惑和不解都找到了答案。

葉正大被周恩來矇騙了半個多世紀


葉挺在澳門時的全家福。
今年,葉挺長子、80歲的航空專家葉正大中接受黨媒採訪時,說,雖然已事過境遷,但每每拿出全家福照片,還是會咬牙切齒的恨:我的父親、母親和五妹、九弟都死於國民黨特務做了手腳的美國飛機上。當時在飛機上做手腳的特務三四十歲的話,現在也應該是八九十歲了。但我今天還得再說一句:「我痛恨你們,國民黨狗特務!」

周恩來輕輕鬆鬆幾句話就把共產黨殺人的帽子給國民黨戴上了。冤有頭債有主,葉挺死了都不知道自己忠於的正是要了葉家4口人命的中國共產黨。自從1951年聽完周恩來的鬼話,葉正大58年來沒有再尋找過答案,他以為周恩來噎幫助自己找到了真正的債主。

天哪,還有多少真相需要大白於天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