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遠新:前「王儲」亮相

毛遠新:前「王儲」亮相

毛兒子一死一殘,故對毛遠新寵愛有加,關係猶如父子。左起:毛遠新、毛澤東、江青、李訥。1954年。(開放雜誌)

按:

近日,毛遠新等毛的後代與毛當年的部下,前往河南省淅川縣高調露面,還打出“飲水思源”的橫幅,結果在網上引來一陣痛罵,有人就反應,幸好當年他沒接班,不然以他令割張志新咽喉的毒辣本性,很可能使當今中國社會更慘。不過,事實上,就曾有一張照片暴露了毛澤東想搞家天下的鐵證。當時,毛有意的接班人除了江青,還有毛遠新。

廣州《羊城晚報》曾刊登一張罕見的文革照片,並附署名張放的文字解說,題為〈華國鋒和四人幫手挽手的照片〉,隨後北京新華網立即予以轉載,網民發表議論。但是,很快地,新華網刪掉這條新聞與照片。但照片與文字已經傳了出來。

文革大清洗後,毛的八個死黨

從中共研究的角度看,這張照片的公開,不是一件平常事,這是一張被雪藏三十五年的文革史上很重要的照片,是中國處於一個關鍵的權力轉移時期的見證。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中國大獨裁者毛澤東逝世,猶如二戰希特勒自殺一般,一個新的時代得以開啟。但是毛死後留下一個權力接班的大問題。儘管毛在近一年前已經病重,早在安排後事,但迄今沒有看到他的遺囑或類似遺囑的文件,不知道他到底想將權力交給誰?

毛遠新:前「王儲」亮相

毛澤東死後第二天拍攝的八人最高權力班子密照。左起:張春橋、江青、王洪文、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開放雜誌)

這張片暗藏許多密碼,可供解讀。照片上八個人,左起:張春橋、王洪文、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姚文元、陳錫聯、汪東興。他們手挽手,一排肅立於毛遺體之前--強烈顯示他們是忠於死者遺志的“革命接班人”。這八人掌握當時黨政軍大權:華是總理、黨中央副主席;王張江姚被稱為四人幫,政治局委員,文革派幹將;右邊二位陳錫聯是軍委負責人;江東興是大內總管,毛的衛隊長;毛遠新是毛的侄兒、親信。這八個人,是文革大清洗後,毛的死黨。

《羊城晚報》張放的說明千餘字。以獵奇的筆法,先說當年四人幫倒台,香港某媒體獲悉有此照片,曾專程赴京,出“天價”收買,被攝影師拒絕云云。而重要的話是華與四人幫的關係“走得很近”,其中一句話被親中媒體轉載時刪去了:“這張照片成為華國鋒與四人幫要進行聯合的重要證據。”

其實,關於這張照片早在揭批四人幫的材料中提到過。去年,國防大學教授徐焰在新書《中南海往事追蹤報告》中,詳述王洪文拍標準照,也提及“歷史性合影”。更早的資料已說明這張一直未公開的照片是“宮廷攝影師”杜修賢在毛死後第二天深夜應汪東興之召而拍攝的。

可見拍此照在當時是一項嚴肅機密的安排,哪有可能是攝影師個人的作品,可以買賣?而且是用極為珍貴的彩色膠捲攝製,當時除了內部的高級需要,一般攝影者都用黑白膠捲。

利用華國鋒的正統地位發動政變

辛子陵先生說明“毛搞家天下的五個證據”,他列舉姚文元、高文謙的證言及其他史料,證實毛就是有意在身後讓江青任黨主席──黨領導一切,江青便是毛的權力繼承人。文章“何時打開毛的文件櫃?”也指出,張玉鳳親筆交待的影印件顯示,毛有“大量最核心的機密”存於毛的文件櫃,其中必有遺囑性質的身後人事安排的文件在內。這正是江青拚命要奪取毛遺留文件的管理權的原因所在。因為她拿到毛的御批之後,便可以名正言順的登基做女皇。

遺憾的是,如此重大的歷史疑案,中共當局一手遮天,迄今毛死三十五年,對毛留下的大量核心文件沒有向黨向國家透露一個字,究竟偉大領袖偉大導師對身後的黨國大政有何指示?這難道應該是絕對保密的事嗎?

徐焰的新著對七六年的宮廷政變有日記般的詳錄,也描述了江青如何極欲取得毛“二○二號”住處文件資料的清理權,而被汪東興九月十七日晚搶先封存。

徐焰揭露四人幫奪權的“座次”是:江青黨主席,王洪文第一副主席兼軍委主席,張春橋總理,姚文元委員長。但沒有來源的交待,對江青八零年在法庭上公開宣稱毛的六字遺囑“有問題,找江青”,的真偽,也未提及。

這張照片確鑿無疑地顯示,華國鋒與四人幫是毛後權力共同體的一部分。據陳永貴(曾任副總理)八三年回憶,華國鋒根本不敢動毛的夫人江青。徐焰的書則清楚地揭示了抓捕四人幫的主謀是葉劍英。由葉發起,由葉分別串連華與汪,直到事成,三人沒有在一起碰過面──完全是在“高度警惕、絕對保密、鐵的紀律”下進行的一場密謀政變。葉劍英、鄧小平等老幹部,為了裝飾權力的合法性,他們必須利用華國鋒在毛晚年被重用的正統資格,以服天下。因此,這張華與四人幫手挽手的照片,必須予以封存。

換言之,這張照片隱藏的殺傷性,已高於對毛的小紙條“你辦事我放心”的質疑。

毛遠新:前「王儲」亮相

文革中期1971年。毛遠新(左)30歲就當上瀋陽軍區政委。司令員陳錫聯(右)視他如太上皇。(開放雜誌)

毛遠新可能已是內定的“王儲”

照片關於華國鋒接班的嘲諷,只不過是在家喻戶曉的毛的獨裁戲中,加一勺笑料而已,圖中少為人留意的、真正重要的看點是毛遠新。即站在華國鋒左邊的那位身穿軍裝的年輕人。

照片上八個人的位置是精密安排的,拍攝的角度也頗有講究,值得加以分析。

先說中心人物華國鋒。因為從七六年四五運動鄧小平被打倒後,他升任總理與中共第一副主席,那是林彪周恩來之後第三個達到這個位置的人物。但是,七六年四月華隨毛見外賓之後,毛寫給他的六個字“你辦事我放心”,在拍此照時,華尚未公諸於眾。藉此六字御旨為接班的依據而加以公開,是在十月六日抓捕四人幫之後。因此華在照片上的中心位置,在當時還不等於是既成的“王位”。應該是接近約定俗成的默認。

華國鋒兩側的人物,左毛遠新,右江青,卻是相當實在的王位備胎。照理說,毛既要江任黨主席,她應站在毛遠新的位置,與華並列中心,為何又讓位給侄兒呢?這並非出於江青積怨甚多人緣不好的謙讓,而是反映了毛遠新可能已具有內定的“王儲”地位。

毛遠新一九四一年出生,是毛弟澤民之子(在父被殺害後其母改嫁方誌純)。畢業於哈軍工。毛與江青一直視其為己出,寒暑假都回到毛家,稱呼江青“媽媽”。六四年,他將毛向他談階級鬥爭應是大學的“一門主課”的記錄發表,震動教育界。文革初期作為紅衛兵領袖,出任遼寧革委會副主任。七四年升瀋陽軍區政委。七五年二月審批張志新“現反”案,毛遠新作為省委書記,親定“殺了算了”。四月,張被割喉處死。後來,毛遠新還自辯虐殺張志新,是使她“得到拯救”,對她“已是非常仁慈”(見維基百科)。

七五年九月,毛調毛遠新來身邊任聯絡員,向政治局傳達聖旨。這是一個超過毛身邊所有人的權威位置,每次政治局開會,都由他先傳達最高指示而後眾委員表態通過。在批鄧倒鄧、鎮壓四五運動中,他代表毛、和江青一道起了“主要的作用”。毛遠新七六年和四人幫同時被捕,後被判有期徒刑十七年,一九九三年刑滿釋放。

在毛建國後文稿第十三卷中,有一份一九七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對毛遠新關於華國鋒、陳錫聯工作安排問題請示報告的批示》,毛“已閱,同意”的內容是什麼?是毛遠新將毛要華國鋒取代鄧小平、陳錫聯取代葉劍英的指示變成正式文件。報告行文“我個人考慮”的語氣,已可見毛遠新此時的實權,幾乎是毛的化身。據有關人的回憶指,毛遠新在毛身邊時的作風非常跋扈、目中無人,華國鋒、汪東興忍氣吞聲,連副主席王洪文也大為不滿......

在被辛子陵教授引用的“張玉鳳回憶”毛兩次圈定身後領導班子名單中,一次五人,一次七人,分別是在七六年四月和七月,兩個名單的第一人都是毛遠新。張玉鳳後來透過汪東興女兒予以否認。但在張玉鳳七六年交待的影印件中,她明白寫到,逼她要毛的文件者是“江青、毛遠新”他們二人還“迫害”她。毛遠新二○ 一○年也出面否認張玉鳳回憶,說毛七六年開始,說話無人聽得懂--已被多人指出當眾說謊。因為毛在七六年已有多次官方公布的談話記錄,包括六月十五日那次著名的臨終“自我總結”。

毛遠新:前「王儲」亮相

毛遠新(中)近影。左為當年北京紅衛兵領袖蒯大富。(開放雜誌)

毛遠新與軍頭陳錫聯

現在這張照片中,毛遠新和華國鋒並列八人的中心位置,已不容置辯的顯示,這位年輕的皇侄的地位已與伯母江青平起平坐,明顯地取代了九大時已有顯赫地位的王洪文。佐證了毛生前圈定的兩個常委名單的可信性(有人已指出,中共為尊者諱,讓張玉鳳翻供)。否則,在這八人中毛遠新應該是站在最邊的一個,因為就資歷、名聲而言,他比其他七位都低。

這樣,江青排位在華國鋒右側,便是順理成章的事。再回到毛七六年“思維還正常時”圈過的兩個常委名單,前四名的順序一樣:

毛遠新、華國鋒、江青、陳錫聯。

作為平衡,毛將王洪文、張春橋排除在常委之外,王張和陳汪便屈尊而位居照片的側邊。因此這張照片不妨看作毛的臨終遺願的展現:

黨政軍大權由江青、華國鋒、毛遠新分掌。

毛遠新以軍裝上鏡,應是有一定象徵意義。毛遠新當時是非軍職的“聯絡員”,毛在文革中期,就讓他挂帥大軍區,那是一個深謀遠慮的安排,崇尚槍杆子的毛,安排江青掌黨權,軍權豈能落入外人之手?寵兒遠新是唯一的不二之選。

老軍頭陳錫聯何以在將帥如林的中共軍中,獨入八人死黨之列?需要一點說明。

陳錫聯(1915─1999)湖北黃安人。軍系二野,有戰將之猛名,五五年授上將銜,任炮兵司令、瀋陽軍區司令。在中共權爭中,陳卻被指為十分圓滑、江湖。文革初已靠上黃永勝、謝富治。毛遠新到遼寧後,亦屈尊緊跟。肉麻吹捧毛遠新功績“如領導了一場遼瀋戰役”。被譏為視毛遠新如“太上皇”。林彪叛逃失敗後,大軍區改組,陳獲任北京軍區司令。連升軍委常委、副總理。在毛的橫掃一切之下,最後的大軍頭只余葉劍英、劉伯承、陳錫聯、許世友四人,陳隨皇太子在中央得勢,自然是大勢所趨。

陳錫聯在四人幫倒台後,未受到清算,料與高層的鬥爭策略有關。他的權力結局和照片上的華國鋒、汪東興一樣,在一九八○年清除“凡是派”時,“辭職”下台。其後近二十年,安享副總理級的退休待遇。九九年病逝,二○○四年出版生前口述的回憶錄。

毛力謀家天下統治的鐵證

照片上在毛時代不可一世的八個人,如今只有毛遠新、汪東興二人健在。這二人恰恰是毛的最後機密的知情者。遺憾的是,他們守口如瓶。九十五歲的汪東興因參與捉拿四人幫有功,沒有受到整肅,發表過一些“無傷大雅”的文字。國外出版商欲高價邀請他寫中南海回憶錄,他拒絕說:“寫了既得罪活人,也得罪死人。以後我是沒臉再見主席他老人家了。”

毛遠新九三年出獄後,被安排到上海汽車檢研所做技術工作,化名“李實”。九七年被媒體曝露。二○○一年退休。除了前述回應“張玉鳳回憶”是“胡說八道”外,公眾不知道他對那段歷史有何交待。

由於“皇阿媽”江青的名聲太大,個性太強,三十多年來,她吸引了這個世界太多的注意,包括紐約上演的歌劇《尼克遜在中國》,江青是女高音主角。

在共產黨權力模式中,如照片顯示的排位是神秘莫測而信息豐富的,正如《羊城晚報》所說“這裡面不可言述的政治語言,足以改變後來的政治走向”。所幸歷史沒有按照毛澤東和他的餘黨所預期的方向走。他們費盡移山心力,不過留下這樣一張照片,成為毛澤東搞家天下的鐵證。汪東興、張玉鳳、毛遠新可以否認、掩蓋他們參與過的事,但可以否認這張照片嗎?這八個人都是文革貨真價實的保皇黨,是毛無法無天的禍害的幫凶。我們可以稱之為“八人幫”。

但是最重要的問題是,毛死才一天,“妾身未明”,誰給他們的權力或勇氣敢於拍攝這樣一張“誓死捍衛”的合影呢?如果沒有先帝的遺詔,他們敢為嗎?因此,問題還是要回到原點:中共中央有責任交待毛的遺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開放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