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農 沒有硝煙的陣地:關於61398部隊的故事之一

在過去的一周里,位於上海市浦東的解放軍61398部隊吸引了世界各國媒體的注意。《紐約時報》率先刊登了關於這個部隊的故事,隨後諸多外國媒體紛紛派出記者到那個營區牆外去拍照。於是,61398部隊突然聞名於世界。從各個角度、不同高度拍攝的它那座12層中心大樓以及該軍事單位營區的照片,自然引起了人們的好奇心:這個軍事單位到底是幹什麼的?

 

Unit61398
Motorcyclists ride past the building housing Unit61398 in Shanghai. Photograph: Carlos Barria/Reuters

61398部隊:總參三部二局的“高橋陣地”

《紐約時報》的報道指出,61398部隊的正式稱謂是總參三部二局。如果仔細閱讀《紐約時報》引用的Mandiant公司的那份題為“曝光中國的一個網路間諜單位APT1(APT1: Exposing One of China’s Cyber Espionage Units)的報告,就會發現,在軍隊內部,61398部隊又被稱為“高橋陣地”。

在《紐約時報》報道之前,有關該部隊營區和辦公樓的許多照片就已經出現在互聯網上,在上海的黃頁網上也能查到這個部隊的登記地址,大同路50號。從這些照片來看,61398部隊的營區位於高橋鎮同港路、大同公路路口,部隊大院呈三角形,大院內主要有三棟建築;但營區面積並不大,沿大同路一側的院牆長度不過二百多米,營區面積大約只有0.04平方公里,大院里很象一個普通的辦公區,雖然被稱為“陣地”,卻沒有陳列在室外的武器裝備。顯然,這個營區是一處沒有硝煙的“陣地”。

Mandiant公司的那份報告引用了中國電信集團2009年3月的一份內部文件,標題為“關於總參三部二局需使用我公司通信管道的請示”。這份文件很短,但明確說明了兩件事。第一,61398部隊隸屬於總參三部二局,它在總參三部內部被稱做“高橋陣地”;第二,總參三部二局是“重要的信息管控部門”。但Mandiant公司、《紐約時報》以及對61398部隊作過報導的各國媒體都忽視了一個基本問題,他們從未向讀者具體說明,總參三部(對外使用的名稱是技術偵察部)負責管控的是什麼樣的信息,它是一個專門打網路戰的部門嗎?

其實,總參三部從1950年到現在一直存在,它是一個負責搜集分析電子情報的部門。61398部隊可能是總參三部下屬的一個偵聽站。稱它為“陣地”並不錯,因為它不是後方的計劃部門或方案設計機構,而是直接搜集電子情報的“前沿陣地”。不過,在這個“陣地”上,不但沒有一點硝煙,甚至完全不使用傳統的兵器;它的工作人員熟悉電腦和網路技術,而且還掌握英語,他們坐在空調房裡,所用的“戰鬥武器”就是電腦、鍵盤和滑鼠。2010年7月1日,《經濟學人》刊登過一片文章,“滑鼠和鍵盤會成為衝突中的新武器嗎?”61398部隊的故事再次提出了這個問題。

電訊監聽:總參三部的由來和任務

互聯網上有關解放軍總參謀部機構設置和變遷的信息顯示,1949年底,總參謀部成立時就將原中央軍委負責無線電偵聽和無線電通信的三局分設為技術部(無線電偵聽)和通信部(無線電通信)。技術部和通信部就是後來通稱的總參三部和總參四部,前者專責涉外的無線電偵聽,後者負責軍隊的有線和無線通信。總參三部通過設在邊境和沿海地區的無數“監聽站”,偵聽、處理國外各種電台的通信傳播信號,截收電子情報,據說有十幾萬工作人員;此外還負責監聽所有國際長途電話,截收海外的傳真;電視普及後,開始24小時監聽監看外國電視;自從發射軍事衛星之後,實施衛星偵察成了該部的一項任務;互聯網出現後,又增加了利用電子過濾系統截收郵件的監視互聯網通訊的任務。它在海外也設有若干監聽站,如1992年經緬甸政府同意,在安達曼海的島嶼上設立偵聽站以監視印度洋;1994年經寮國政府同意,在寮國南方占巴塞省(Champasak)設立三個偵聽站;1999年與古巴的盧爾德(Lourdes)偵聽站展開合作。

據網上信息披露,總參三部在全國各軍區都設有偵聽站,其人員、編製、預算等完全由總參三部負責。該部軍人不僅受過技術訓練,能操縱各種複雜的電子裝備,而且懂外語,否則就無法偵聽破譯外國電訊。各地的偵聽站有不同的目標區域,例如,蘭州軍區的偵聽站負責偵聽俄羅斯和中亞各國的無線電通信。總參三部下屬各局當中,有一些局專門針對特定國家,如總參三部二局以美國為主要對象,要求其成員熟練掌握英語,在上海地區的總參三部二局下屬單位61398部隊招聘工作人員時就要求掌握英語。在總參三部內還有一些局負責運作特定的偵察、通信系統,如衛星、傳真、行動電話等。

上海在空間距離上離美國非常遙遠,但是,上海是亞太地區國際通信的一個重要的通信轉接中心,也是中國互聯網的一個主要的物理鏈接國際出口和官方的國際"網關"。中國自從1993年建成第一條國際海底光纜系統,現已擁有7個大型國際海底光纜系統,其中3個在長江口的崇明島登陸,3個在上海的南匯區登陸。上文提到的中國電信集團,它管理的中美海底光纜系統(CH-US)就是在上海崇明島東灘登陸的。61398部隊的營地位置選在靠近崇明島的高橋地區,處於光纜登陸地點崇明島和中國電信設在浦東康橋的通信樞紐之間。該單位偵聽的目標區域很可能就是美國。

21世紀:從電訊監聽到網路入侵

無線電報是19世紀的發明,電訊監聽則始於20世紀初。二戰期間,無線電偵聽曾扮演過重要角色,美軍在中途島設伏,大勝日本聯合艦隊,以及在南太平洋空中伏擊日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主要就靠破譯日軍的密碼無線電通信。國共內戰期間,中共軍隊曾充分利用電訊偵聽來謀取作戰成功。2009年軍方曾發表過一篇紀念原總參通信部顧問周維晞的文章,“黨在特殊戰線上的無名英雄,我軍忠誠可靠的通信兵,”其中提到,1947年國軍胡宗南部進軍延安地區時,共軍雖未能破譯國軍的密碼電訊,但通過偵聽國軍電台的活動,成功地判斷出國軍的行軍計劃,從而伏擊殲滅了胡宗南部的幾個旅。

1950年後,解放軍的戰略假想敵逐漸由台灣的國軍變成了蘇軍、美軍,電訊監聽也日益國際化。與此同時,電訊監聽的內容也從單純的軍事通訊擴展到非軍事領域,雖然負責監聽的仍然是總參三部,但政治、經濟、科技等非軍事信息也在電子情報搜集的範圍內。互聯網的普及很大程度上改變了通訊的模式,無線電台的重要性下降了,而互聯網卻成了搜集電子情報的重要管道。Mandiant公司的報告透露,上述61398部隊的12層中心大樓完工於2007年,這個營地是總參三部二局對美搜集電子情報的“高橋陣地”,但它的大樓上卻沒有接受無線電訊號的天線或接受衛星訊號的大型碟型天線。由此推測,它搜集的既不是無線電通信的訊號,也不是衛星通信的訊號;在這個“高橋陣地”上,工作人員的工作對象很可能是國際光纜以及互聯網。

互聯網問世之前,總參三部的主要功能是偵聽各種國外電子訊號,從技術上講還算是被動搜索,基本上不踏入信號發出國的領土。進入互聯網時代之後,出現了全新的電子情報搜集模式。一國軍事情報單位通過國際光纜進入它國政府、軍事單位和企業的網站,如果只是下載網站上公開的資料,似乎不會被干預;但是,如果一國的軍事情報單位通過各種手段入侵外國網站的內部資料庫,然後把它國網站的保密數據打包下載,傳回本國,這就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被動搜索式電子偵聽,而變成主動入侵、直接盜取資料了。如果是情報人員本人親自打開外國機構的保險箱或電腦,試圖拿走或下載資料,一旦被抓獲,是無法抵賴的;然而,網路入侵者坐在大洋彼岸的辦公室里,運作電腦程序去搜集它國保密的電子情報,即便被查獲,如何認證,如何交涉,如何懲治,目前國際社會還沒有找到有效的防範對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