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魏京生與艾未未談中國夢

對此,艾未未回答說:“非常簡單:給那些沒權沒勢的人正當的發言權,給他們投票的權利;要是認為現在做不到的話,給大家一個說法(一個時間表),告訴大家到底是十天以後,還是十個月以後,或者是十年以後,就有投票權了。別告訴大家說,你們現在過的生活已經是全世界再好不過的了。”

過去幾十年里長期在中國國內,在海外為中國的民主事業而奔走、目前流亡在美國的魏京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到自己的“中國夢”時說:“其實我們從七十年代成長起來以後,就在做著中國夢。實際上說起來,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夢,都是想得到更多的尊重,生活得更富裕,各項權利有保障。”

*投票權的意義:分水嶺*

魏京生還表示,艾未未講的一定要爭取投票權這一點,非常有道理。“投票權、也就是每個人對國家各級領導人選擇的權利,非常重要,這反映的是這個政權到底是老百姓控制的,還是少數人的獨裁政權;這是一個根本的劃分。”

魏京生說,投票權其實包涵了很多的內容,其中言論自由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沒有言論自由,不知道真相,那如何做出選擇?商場裡面如果只有一種東西,你能有什麼樣的選擇?”

艾未未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採訪的時候表示,外界對中國的局勢過於簡單化了的看法,究其根源,是因為沒有信息的自由流通。他舉例說,中國民眾至今都不能在西藏或者是新疆問題上自由交換意見。

*初衷與制度的局限*

在談到中國共產黨的過去和現在的時候,艾未未說:“共產黨80年前剛開始的時候,得到了民眾的那麼多的支持,很容易就成立新的政府了。而如今,1949年以前能夠發表的文章,現在都發表不了。為什麼呢?因為那時候(1949年以前),共產黨他們自己說是要建立一個民主社會,要有言論自由,要有人權。”“中國人民很有耐性,但是那些掌權的,背叛了大家。”

就此,魏京生表示:“客觀地說,那個時候,共產黨里有相當大的一批人,是真心誠意想搞一個民主政治,想為老百姓搞出一個民主政治,讓老百姓能過上好日子。”

但是,魏京生指出,共產黨本身的性質、就是說它的“無產階級專政”的性質,註定了它的政權必然是一個獨裁政治,而不可能是民主政治。“從這個意義上講,很多參與建立共產黨政權的人,也屬於是被騙了,他們目前也是對現狀非常不滿。中國走來走去,大家流血犧牲,最後弄出一個假的民主政治,一個假民主、真獨裁的政治,這是大家最不滿的。”

艾未未在接受[明鏡]周刊採訪時,談到中國社會現狀時說,中國社會目前處於信任危機狀態,民眾對各種產品,對教育體制,等等,都已經失去信心。

魏京生星期一(5月7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經過前面60年的磕磕絆絆,特別是現在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國家已經難以為繼。”他說,在這個前提下,當前不僅僅是普通的百姓,甚至相當多的共產黨人,現在已經認識到了,為了個人和他人的生存和利益,這個國家必須要走上民主的道路,否則不可能有正常的秩序。

*民主與秩序*

在談到中國共產黨、以及外部世界一些輿論一直堅持的“民主在中國意味著動亂或者是混亂”這種說法時,魏京生說:“現在世界上秩序最好的國家,都是民主國家。相反,秩序最不好的國家,幾乎全是獨裁專制的國家;這一點是非常明顯的比較。”

*人與制度*

德國[明鏡]周刊在採訪艾未未的時候,提到的一個問題是:取代共產黨的那些人會比共產黨更好嗎?

對此,艾未未回答說:“沒有保證,而這正是為什麼需要有藝術家。人們常常問我:中國最終民主了,你到時候還幹什麼呢?我的回答是:我會繼續抗爭下去;因為只有這樣,才會尋求是否有其他的路徑和可能。”

魏京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取代共產黨的那些人,“不會是聖人,也不要指望他們都是好人。我們指望的,是制度。”

魏京生指出,關鍵不是說具體要由哪些人來取締共產黨,關鍵是要由民主制度來取締一黨專制的制度。

魏京生說:“哪怕你用原來這些官員,跟台灣似的,一開始建立民主制度的時候,所啟用的那些官員不都是原來的老官僚么!甚至現在也一樣。”

魏京生說,在台灣政壇,國民黨目前很多官員,還是過去那班人馬,但是跟過去一黨獨裁、或者說是一黨獨大的體制和局面下相比,這些官員如今的“表現”則大有不同,原因仍然是回歸到民主制度下,因為有了以反對黨的存在為主的有效的制衡機制。

*“每個國家裡的人都有好有壞”*

魏京生說:“靠人變好了,或者說是共產黨人比美國人更優秀,因此而不用反對黨來監督,這是完全沒有道理,因為全世界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每個國家裡的人都有好有壞,人性也都是貪婪的。美國這些官員,也不見得比共產黨那些官員‘人’更好,大家都是貪婪的,我們自己也都一樣,但是區別是,有制度在那裡限制你,就使得你不能夠無限度、無止境地貪婪下去。”

魏京生強調一定要有反對黨的存在,否則“官官相護,用老百姓的話說,用賊來看賊”,是行不通的。“公民當中必須組成反對黨,並由反對黨去監督政府(執政黨),然後可以輪流執政,在這個‘威脅’下,政府官員才會認真地把制度執行下去。”

*太陽與真理*

另一方面,在回答[明鏡]周刊有關為什麼要持續抗爭的問題時,艾未未說:“我生活的世界和他人的世界是緊密相連的;我怎麼能對外界發生的事,假裝不知道呢?”

艾未未說,他幾天前看過一部由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製作的有關太陽的錄像,不無感慨:“NASA花了好多年製作這個錄像,但是實際做成的錄像,只有三分多鐘的時間。我看了以後意識到,一些事情,想得越久,它的最基本的概念和內涵就變得愈加簡單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