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女童被教練扔進泳池至腦死亡 救生員旁觀 網絡炸鍋

一名8歲女童,因為不願意學游泳,哭著跪在地上,卻被女游泳教練強行拖行數米丟進水中溺水,並且任其掙扎至休克數分鐘後才拖上岸,救生員心臟恢復按摩半小時無效!當時所有海派CEO會所的救生員均在場旁觀,視若無睹!家長當時並不在場!

爆料:渝北海派健身會所,女教練將不願游泳的女童扔進泳池,任其掙扎至休克才拖上岸。

調查:孩子已被宣布腦死亡,目前還有微弱心跳,醫生說生還希望極其渺茫。家長已經報警。

前天17:53,網友「穿方形褲子的黃色海綿鮑勃」在新浪微博爆料:一名8歲女童,因為不願意學游泳,哭著跪在地上,卻被女游泳教練強行拖行數米丟進水中溺水,並且任其掙扎至休克數分鐘後才拖上岸,救生員心臟恢復按摩半小時無效!當時所有海派CEO會所的救生員均在場旁觀,視若無睹!家長當時並不在場!

一石激起千層浪,此事件在網絡上瞬間發酵,網友火速轉發和跟帖。針對此事,重慶晨報記者展開調查。

「她把女孩丟進水裡」

通過微博私信,重慶晨報記者了解到,這名爆料的網友姓馬,今年30歲,目前從事網路行銷工作。他的家在渝北電子校附近,為減肥,他到位於電子校側對面的海派健身會所辦了張游泳年卡,每天下班後前往鍛鍊。

前天下午約4點,與客戶約談完畢後,馬先生前往海派健身會所游泳。此時,據他目測,游泳池大概有20餘人,中老年人居多,小孩不到30%。

雖然始終帶著耳機聽歌,但剛走入泳池時,一名趴在中水區岸邊,身穿粉紅色點狀游泳裙的女孩引起馬先生的注意。「我幾乎天天都游泳,經常看到的是大人抱著小孩在泳池裡很溫馨的畫面,但當時就感覺這對『母女』不對頭,小女孩一旁身穿黑色泳衣的女士看起來很嚴厲。」

想著或許是母親教女兒游泳,馬先生便自顧自地游起來。遊了一段距離後,不經意地回頭間,他再次注意起這對看起來不太和諧的「母女」。

「小女孩賴在進門處到泳池間的岸邊,穿黑泳衣的女士硬生生地把雙腿在地的女孩拖行至泳池邊,然後丟進淺水區,任由小女孩仰面在泳池裡掙扎。」談起當時的情景,馬先生不禁感嘆,為了防滑,泳池地面頗為粗糙,當時的情景令他看起很心痛。

雖然對黑衣女士的游泳教學不滿,但馬先生還是決定不貿然上前制止,「我當時就認為她是小女孩的家長,因為外人怎麼可能對小朋友這麼凶嘛。」遊了一截後,放心不下的馬先生再次回頭看了一眼。此時,小女孩依舊在水裡掙扎,但原本在岸上的黑衣女士也下到水裡。馬先生回憶,黑衣女士大概站在一隻手便能撈起女孩的地方。

另一網友也目睹此事

「都在水裡,還站得那麼近,我認為至少孩子是安全的噻,況且旁邊還有救生員。」哪知,當馬先生再次回到原地時,一名男救生員正抱著面朝下的小女孩吐水,旁邊圍著四五個人,包括那名黑衣女士。遺憾的是,小女孩卻已肚子腫脹、雙腿發紫,毫無反應。

正當所有人正全力施救時,馬先生注意到,一名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士匆忙跑到女孩身邊,隨後脫下高跟鞋,慌忙跟著跑上趕來的救護車。「當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個焦急不堪的女士才是小女孩的媽媽。」

「幾歲的小女孩在健身房的游泳池遭淹了,關鍵是有四個救生員,她旁邊還有她的教練,肚子鼓得像個球,她之前還跟我說:阿姨,我好難受。我還摸了她的肚子,很鼓,我說:去上個廁所,給教練說休息一哈。結果……」前天下午5:02,網友「小牛小哞」也表示目睹了小女孩溺水的事情。

女孩生命垂危

昨日上午10點,在重醫大附屬兒童醫院6號樓8樓的重症加護病房外,我們見到溺水女孩牟牟的父母及家人。坐在重症加護病房外的椅子上,從前天下午5點到昨天上午,牟牟的父母早已疲憊不堪,淚眼婆娑。一旁的親友說,牟牟已被宣布腦死亡,目前還有微弱心跳。

媽媽王女士說,牟牟8月11日就滿8歲,在北部新區一所學校上一年級,事發那天是她第一次到海派健身會所游泳。

王女士講述,前天中午1點,送牟牟至海派健身會所內的游泳池後,因沒有換泳衣不能入內,自己便在樓下坐著等待。下午4點的時候,「聽到兩名從樓上下來的男士說游泳池有個娃兒不行了。」

當跑到3樓健身會所時,她接到了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

重醫大附屬兒童醫院ICU病房醫生表示,牟牟溺水時間過長,當醫生抵達現場後,她的大動脈搏動消失,心跳和唿吸也已消失,通過15分鐘的心肺復甦,心跳才暫時恢復。據醫生透露,目前,她心跳驟停,神經功能、臟器功能以及循環系統功能衰竭,生還希望極其渺茫。

牟牟家人目前已向渝北新牌坊派出所報警。新牌坊派出所隨後確認接到牟牟家人報案一事。

會所承認溺水事件

昨日上午11點,重慶晨報記者來到位於渝北電子校側對面的海派健身會所,乘電梯升入3樓後,便是大廳。

說明來意後,前台工作人員叫來一名年輕男性,他稱自己姓陳,是會所負責銷售的經理。陳姓經理表示,前一天確實有顧客溺水事件發生,小女孩尚在兒童醫院搶救,由於不是負責此事的具體人員,事情的經過還不清楚。

隨後,我們請該名陳姓經理提供具體負責人或是當事女教練的聯繫方式,但均被拒絕。臨走時,我們提出到會所內的游泳池一看,但還是照樣被拒絕。陳姓經理說,事情還在調查中,有進展了會主動與我們聯繫。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重慶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3/0728/322102.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