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容芬:太子黨文革道歉釋放一個政治信號

不久前,中共前高官宋任窮之女宋彬彬,就文革期間母校副校長卞仲耘被紅衛兵打死事件表示公開懺悔;卞仲耘丈夫王晶垚就此發表聲明:不接受虛偽道歉。

昨日(1月29日)總部位於美國的“新世紀網”發表了文革期間被紅衛兵毆打致死的、北京師範大學附中副校長卞仲耘丈夫王晶垚的《關於宋彬彬劉進虛偽道歉的聲明》。1月12日,前中共高官宋任窮之女、紅衛兵代表人物宋彬彬、及另一紅衛兵代表劉進,就卞仲耘之死表示公開懺悔。但宋彬彬否認參與毆打卞仲耘,此道歉也備受公眾質疑。

現年93歲的王晶垚在這份1月27日發出的聲明中,回顧了卞仲耘被毆打致死的經過:1966年8月5日下午,師大女附中(現師大附屬實驗中學)紅衛兵以“煞煞威風”為名在校園裡揪斗卞仲耘。紅衛兵慘無人道地用帶鐵釘的棍棒和軍用銅頭皮帶毆打卞仲耘,殘暴程度令人髮指!下午3點鐘左右,卞仲耘倒在校園中。她遍體鱗傷、大小便失禁,瞳孔擴散,處在頻臨死亡的狀態。紅衛兵將卞仲耘置放在一輛三輪車上,身上堆滿骯髒的大字報紙和一件油布雨衣(這件雨衣至今我還保留著)。在長達5個小時的時間裡,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拒絕對卞仲耘實施搶救(郵電醫院與校園僅有一街之隔)。直至晚上8點多鐘卞仲耘才被送往郵電醫院,人已無生還可能。卞仲耘死亡第二天,紅衛兵負責人劉進在對全校的廣播中叫喊:“好人打壞人活該!死了就死了!。”

文革中批鬥場景

聲明中還記錄其後文革慘痛的歷史:1966年8月18日,卞仲耘遇難十三天之後,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北京紅衛兵代表。師大女附中紅衛兵負責人宋彬彬登上天安門,代表師大女附中的紅衛兵給毛澤東戴上紅衛兵袖章--這個袖章上沾滿了卞仲耘的鮮血。毛澤東對宋彬彬說:“要武嘛”;1966年8月18日之後,北京市又有1772人被紅衛兵活活打死,其中包括很多學校的老師和校長。

王晶垚在聲明中認為:卞仲耘遇難已經48年。但是“八五事件”的策劃者和殺人凶手至今逍遙法外;真相被蓄意掩蓋著。2014年1月12日,宋彬彬劉進二人竟以“沒有有效阻止、沒有保護好”、“欠缺基本的憲法常識和法律意識”開脫了她們在“八五事件”中應付的責任。並僅以此為前提,對卞仲耘和其他在“八五事件”中遭受毒打的校領導及其家屬進行了虛偽的道歉。作為卞仲耘的老戰友、丈夫,我鄭重聲明如下:一、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是殘殺卞仲耘的凶手!二、師大女附中紅衛兵沒有搶救過卞仲耘!三、在“八五事件”真相大白於天下之前,我決不接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的虛偽道歉!

旅德學者王容芬向德國之聲表示,非常能夠理解王晶垚的這份聲明,從文革參與者個人再到整個國家,始終未公開和承認事件的真相及文革的罪惡。

王容芬認為宋彬彬的道歉信寫得很微妙,她在公開信中對另外四位被毆打致死老師的家屬表示道歉,但對卞仲耘更多的是推脫她自身的責任,這也顯示出她並無誠意:“她承擔的責任,那姿態也太高了,說沒有保護好老師;一句‘Sorry’,如果是不小心踩了別人的腳,我說這麼一句,但這是人命啊,而且不是一條人命,三千多條人命,政府推出這麼個人來,這麼說一聲就完了,這真是開玩笑。”

王容芬認為從去年10月的陳毅之子陳小魯就文革道歉,再到宋彬彬的致歉,尤其是宋彬彬,一向揣度政治動態,因此也不免讓人猜想這些致歉背後,是否為政府就文革發出的對民眾試探反應的信號:“前兩年還是推來推去沒人道歉,國家也許背後有什麼策動,否則像宋彬彬這麼小心的人,不會來一個公開的道歉信,我覺得這是一個政治的風向標,說明背後要做什麼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來源: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