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曹順利——舉報腐敗以生命守護人權的中國女傑

——曹順利:捨生取義的人權守護者

二月二十八日,從北京的解放軍三○九醫院傳來一個消息:備受人們關注的曹順利女士已處於深度昏迷狀態中,其生命全靠呼吸機維持,身體多個臟器已逐漸衰竭,腹部也出現了大量積液,因此,其生命旅程極可能在近日內結束。與此同時,曹順利的律師王宇也公開發表了「關於曹順利案件的呼籲書」,他呼籲當局為曹順利提供全面醫療保障,並將其無罪釋放。

此消息一傳出,互聯網上頓時一片嘆息、悲哀與憤怒聲,多家國際知名媒體及時跟進發出了相關報道,曹的朋友胡佳等人也在推特上發布了消息:多名前往三○九醫院看望曹順利的人士遭到拘留,有幾位甚至已被刑拘。

她是這樣踏上人權活動之路

曹順利是誰?她為何讓人們如此牽掛?當局為何欲置其於死地?

出生於一九六一年的曹順利是北京人,十九歲那年以優異成績考入中國政法大學。大學畢業後,於一九八六年考入北京大學攻讀碩士研究生,獲得法學碩士學位後,她被分配至國家人事部工作。

工作後不久,年輕的曹順利卻親眼目睹了國家人事部里的一些領導幹部利用職權多佔住房,可部里好多普通員工卻無棲身之所。於是,一根筋的曹順利就向有關部門反映了這些嚴重的腐敗現象,可是,她的揭露與舉報皆無人理睬。

自一九九九年曹順利加大了檢舉揭發的力度。二○○○年國慶期間,當局害怕她干擾「來之不易的穩定局面」,於是將她拘留了十五天。等其獲釋後,單位卻藉故辭退了她。失去工作與所有社會保障後,曹順利在很長的時期內,是靠幫人做一些資料編輯工作來維持基本生存的。

二○○六年某天,曹順利偶然結識了一批訪民。從他們那裡,她掌握了一大批千奇百怪冤案的第一手資料。於是,曹順利就由這些具體實在的人權個案聯想到了中國不僅要向聯合國提交國家人權報告,還要制定國家人權行動計劃的事情。接下來,她就對訪民們說:「能否向外交部提一個申請,把這作為解決上訪問題的一個方式與途徑?」二○○八年十二月十日,正是世界人權宣言發表六十周年的紀念日,曹順利和一些京籍訪民去到中共外交部提交參與撰寫國家人權報告的申請。那天,不僅許多外地訪民聞訊趕來,而且許多外媒駐京記者也到了現場。當日,北京警方公然抓捕了五十餘人,因曹順利出面反覆交涉,最後除了二十九人被拘留外,其他訪民皆得以釋放。

這次行動雖遭到了警方嚴厲打壓,但曹順利卻並未被打壓所嚇倒,緊接著,她啟動了另一項人權行動──申請參加國家人權行動計劃。數次非法拘禁曹順利後,當局乾脆於國家人權行動計劃公布前兩天(二○○九年四月十二日),將她以一紙勞教決定書送進了勞教所。

勞教所酷刑磨鍊出鋼鐵意志

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解除整整一年的勞教之後,曹順利暫獲人身自由。然而,還沒過上幾天,當局再度將她送進了勞教所,這一次,她因砸壞了派出所一塊玻璃而被判了十五個月勞教。

先後兩次合計兩年零三個月的勞教,使得曹順利的身體因酷刑折磨而受到嚴重戕害。在勞教所里,她進行反抗而遭受多次酷刑。有一次,五天五夜沒讓她吃飯,當身體極度虛弱之後,員警竟給她強行使用了鼻飼。據曹順利說:「強行鼻飼是對法輪功學員廣泛實施的一種酷刑。鼻飼就是用管子插到鼻子里,給你往裡灌流食。他們告訴我,你不服從,那就從鼻子里吃飯吧。」地獄般的勞教所,使得曹順利有機會見證聞所未聞的種種非人的酷刑。但是,酷刑並未磨蝕其剛毅的性格,相反卻磨練出鋼鐵般的意志。勞教所的經歷讓她親身了解到中國極其糟糕的人權狀況。當她第二次結束勞教後,馬上又投入到了中國國家人權行動計劃的活動中。

二○一三年六月十八日,曹順利組織了一個以女性為主的群體來到中共外交部,向負責編寫中國人權報告的這個國家機關提交申請。她們依據中國簽署的國際公約規定,即「國家人權報告」的編撰工作應由所在國各階層民眾參與,以體現人權狀況的真實性。所以她們要求以公民的身份參與編寫於七月二十二日由外交部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提交的中國《國家人權報告》。外交部先是敷衍,後來又頑固拒絕這一正當申請,曹順利團隊只好從那天開始在外交部大門外的人行道上晝夜輪流守候。她們宣稱,守候的目的,是遵循國際慣例要求參與編寫國家人權報告,而非上訪。

曹順利們的行動,迅即得到了海內外的廣泛關注,然而,外交部卻始終將她們排斥在大門之外。於是,曹順利團隊在整個夏季的四個多月里,一直靠著饅頭鹹菜充饑,風餐露宿在朝陽門南大街二號的外交部大門外。酷暑的驕陽、蚊蟲的叮咬、員警的騷擾驅散,甚至領頭人曹順利被抓捕,都沒動搖過她們堅持等待外交部答覆的決心。

曹順利的第三次牢獄之災

九月十三日,受邀出席聯合國人權機構舉辦的一個專門討論中國人權會議的曹順利,欲從北京乘機前往日內瓦參加聯合國一項培訓活動,可她卻沒想到竟在首都國際機場,遭到了艾未未似的境遇,自那天起,她被神秘失蹤了。

曹順利失蹤後,許多人士紛紛發出了緊急尋人啟事。直到九月二十八日,人們才得知她已被當局正式刑拘,而且被關押在北京第一監獄。當局最初是以「非法集會」之罪名刑拘曹順利的,拘留後,又變更了涉嫌罪名,最終以「尋釁滋事罪」正式逮捕了她。

曹順利被逮捕後,她的團隊不僅每天堅守在外交部大門外繼續靜坐,而且隊伍一天天在壯大,頑強地一直堅持到十月下旬,終於被當局野蠻驅散被迫撤出「戰場」。

曹順利在獄中受到種種迫害,原本因兩度被勞教,多次被抓捕而非常虛弱的身體,在獄中變得更糟糕了。當局既不讓律師會見她,也不讓律師為其辦理取保候審,而且有病不讓服藥與醫治。這樣,就有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

曹順利失去自由後,多個國際人權組織都對中共政府發表過譴責聲明,比如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兼歐盟副主席凱薩琳?阿什通(Catherine Ashton)曾於二○一三年十月二十日就曹順利失蹤案件發表過聲明。

曹順利病危的消息傳出後,儘管中國大陸與香港地區發生了多起嚴重的人權災難,而且官方也部分公布了周永康案相關訊息,但是,這些重大事件的發生,卻並未減弱人們對曹順利的關注。

無兒女無配偶、孤身一人的曹順利女士,用受盡折磨的軀體擔當了中國人權事業看護者的使命,故而,在她生命危在旦夕的時刻,理應得到世人的關愛與支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動向總343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