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八寶山革命公墓安葬等級出人意料

八寶山革命公墓大門。已經落馬的蔣潔敏曾有豪言:生進中南海,死入八寶山

把活人分為三六九等,在以世襲制、等級制、家長製為核心建立起來的社會制度里,從來都不是什麼秘密,把這種嚴格的等級身份從生前一直延伸到死後,以墓穴的恢弘以及石人、石馬、華表的莊嚴來顯示死者地位之顯赫,在中國這片古老的大地上也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即使在“天翻地覆慨而慷”以後也沒有實質的改變。今年清明時節,《南方周末》首次披露“八寶山革命公墓”的墓區、骨灰堂就是嚴格按照這樣的級別分類的。

在三個墓區中,第一墓區的政治規格最高,多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級的人物,包括任弼時、彭真、姚依林、陳雲、李先念等。然後再往下第二級台階下是“四副兩高”(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務院、國家元首副職及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和軍隊高級將領的墓。另有一個說是自然形成的格局,這個墓區的東側主要是共產黨的高級官員,西側則有一些級別相當的高級民主人士,曾是開國初期中央政府副主席的張瀾也安葬在這裡。

上個世紀60年代,倡導共產黨員遺體火化,旨在“死不佔地”,毛澤東、朱德、彭德懷、劉少奇、周恩來、康生、鄧小平等先後在倡議書上簽名。這一點他們大部分人都做到了,八寶山公墓為此專門設立了佔地2400平方米的骨灰堂。不過,帶頭簽名的毛澤東至今還躺在水晶棺材裡接受朝拜,在天安門廣場的黃金地段佔地2萬多平方米平方米的紀念堂依然矗立著。這顯然是對火化倡議的嘲弄,也不知道是否違背了毛本人生前的意願?

八寶山的骨灰堂共有28間骨灰安放室,規格最高的是居中第一室,從朱德、彭德懷、賀龍、陳毅、董必武、陶鑄、廖承志、李富春、許光達、陳賡、徐海東、林伯渠等到“末代皇帝”溥儀、李宗仁、傅作義、張治中等,也是秩序儼然。

另有9間存放的是副部級以上的官員的骨灰,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其中,“正部級要放置正面位置,副部級放在兩側。”

整個骨灰堂的骨灰擺放都是按照生前的級別定的,所以有些夫妻因為級別不同而不能合葬,比如陳毅夫人張茜的骨灰就因級別不夠,而不能進入中一室,甚至連屬於黨內的高級民主人士梁思成和林徽因,他們的骨灰也被分別安排在兩處。

這就是等級、身份的厲害,死後與生前一樣,龍是龍,虎是虎,貓是貓,鼠是鼠,絲毫也馬虎不得,也不容許馬虎,一切都有“組織”安排,有著難以動搖的規則、規矩、規定,這是人間權勢向另一維度的空間延伸。即使退一萬步講,人與人生前不平等,死後本該是萬事俱空,赤條條來,赤條條去,乃至化成灰燼。

八寶山墓穴和骨灰堂的安排顯示出一種凌駕在萬物之上的異化力量。在兵馬俑、十三陵早已成為旅遊勝地之後,我更為這此感到深深的悲哀。我們這個老大民族是個高度世俗化、政治化的民族,自古以來政治權力籠罩一切,即使“莫談國是”的背後流露的也正是一種政治化的恐懼心理,權勢覆蓋了人間的喜怒哀樂、是非善惡,甚至無論生前還是死後,什麼都要聽任權勢的處置,以級別來論,按政治劃線,無非是君君臣臣、王侯將相、三公九卿那一套,即使穿上新式衣裝,也還是沒有擺脫等級制的陰影,沒有走出中世紀。

我想起了尊敬的章詒和在她的新書《一陣風,留下了千古絕唱》中的一段話,2004年春天,她來到北京郊區的“福田公墓”,“墓園沒有八寶山那樣彪炳青史的政治人物。亡者骨灰無政治規格限定,也不按等級排列安置。這裡面安息著王國維、錢玄同、傅增湘、俞平伯、汪曾祺、錢三強、余叔岩、楊寶森、裘盛戎、康同璧母女這樣一些難以給出級別的亡靈。”

這與八寶山上的等級森嚴、規格分明形成了無比鮮明的反差。我進一步想,取消等級制,通向人間平等的道路,是不是可以從八寶山的骨灰不按等級存放開始?或許也只有那些不是按級別處理的亡靈才有可能真正得到安寧,在遙遠的天國,如同冷冷的星星,在夜空中默默地注視著這片苦難未盡的大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