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姜維平:孫政才窩囊,習近平急了

作者:

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網絡視頻截圖)

從目前國內政壇風雲變幻來看,最吸引人們眼球的一是反腐打老虎,二是平反冤假錯案,就最高法院院長高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的言論分析,他們顯然受到習近平的壓力,非常焦急,正在強力推動冤案重審,但遍布各省市自治區基層的法院頂著不辦,消極怠工,形成了一道具有中國特色的司法奇觀,其中以薄周苦心經營的「大本營」重慶為甚,目前它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孫政才太窩囊,太面,太書生氣,始終打不開「死局」,已引起中南海高層的不滿,所以,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4日不得不以「深化司法體制改革、保證司法公正」為題,進行第21次集體學習。

新華網的報導說,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深化司法體制改革,建設公正高效權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舉措。公正司法事關人民切身利益,事關社會公平正義,事關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要堅持司法體制改革的正確政治方向,堅持以提高司法公信力為根本尺度,堅持符合國情和遵循司法規律相結合,堅持問題導向、勇於攻堅克難,堅定信心,凝聚共識,銳意進取,破解難題,堅定不移深化司法體制改革,不斷促進社會公平正義。

在我看來,習近平講的話沒有錯,中國目前所產生的很多社會問題都是司法不公造成的,難以想像,由一個貪腐枉法的罪犯周永康執掌政法委的大權,長達10多年,會搞什麼「社會公平正義」,仿佛是給周永康操控的司法狀況「字典」提供註腳似的,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趙黎平瘋狂地持槍殺人,再次讓人們看清了,是什麼品行的官員,曾左右著公檢法司,整整折騰了10多年,現在,周永康倒了,充斥城鄉各個角落的「小周永康」比比皆是,所以,習近平無法擺脫體制的束縛大展拳腳,要實現自己的承諾,相當困難,常年籠罩在雲霧裡的重慶,更是集體抵制「依法治國」的堡壘。

如果說內蒙古的「呼案」和河北省的「聶案」,都是年代久遠的故事,人們已經淡忘,那麼,重慶3年前發生的血淋淋的「唱紅掃黑」運動,製造和虛構的640個「黑社會」,成千上萬的良民經歷的苦難,卻歷歷在目,恍然如昨,薄周都倒台了,為什麼一個不平反呢?為什麼平反冤案,找樣板,要捨近求遠呢?原來,現在平反的案子一般涉及到「一案兩凶」的問題,比較容易鑑別,而重慶的情況異常複雜,那些被強力巧妙地包裝成「黑老大」的人,找不到兇手「自動復出」的奇蹟,因為他們的行為原本就不符合涉黑條款,是被薄王強加的罪名,而且,尤其是,2009年至2012年,重慶公檢法司大部分人被薄熙來欺騙和脅逼,跟隨他「黑打搶錢」,或多或少地得到一些物質利益。正由於它是一次集體性,大規模的,塌方式的徇私枉法犯罪,所以,以黃奇帆,張軒,錢鋒,余敏等人為代表,形成了一道抵制冤案平反的「萬里長城」,而孫政才則成了傻乎乎的看客。

我不太清楚,習近平為什麼要請一個不知名的教授去給政治局委員做報告,假如請賀衛方就可能更好一些,不過,也許請吉林省社會科學院黃文藝教授,是意味深長的,他和孫政才都來自吉林,另有隱情,我不知道黃教授在「唱紅掃黑」的瘋狂年代,是否與胡錦星一個德行,但我知道,那時賀衛方可是反薄「剛剛」的,還有一個叫朱明勇的律師也了不起,曾代理樊奇航的冤案,被王立軍逼到和尚的廟裡去避難,再如湖南的律師楊金柱也很挺「爺們」的,他敢於公開地站在重慶的法院外面,和薄熙來叫號,假如,這幾個人被請到政治局走一圈,那你「習大膽」就像反腐一樣「任性」了。

官媒的報導說,黃文藝就「司法公正」這個問題進行講解,並談了意見和建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認真聽取他的講解,並就有關問題進行討論。官方未細緻披露討論的細節,只有新華體乾巴巴的幾句話,真令人失望。要我看,政治局把薄王「黑打」的冤案如何平反的大事討論好了,就能舉一反三,事半功倍。建國以來累積的冤案實在太多了,舊的未去,新的又來,林林總總,五花八門,上訪的老百姓經常雲集北京,像地火一樣從地方燒到北京,與其用信訪辦消耗人們的精力,不如通過司法凝聚人們的共識:撤消信訪辦,進行司法改革,全部申訴由法院受理,保證法官獨立辦案,疑案,難案,大案一律異地重審。

往昔,並非所有的人都在薄王得勢之時,看穿了山城的迷霧,當時大多數人都被薄熙來鼓動的與論潮推著走,這些人中包括政治局委員中的大多數,既然習近平曾去重慶評價過「唱紅掃黑」,就不要迴避人們尖銳的指責,給我的感覺是,2010年12月6日,在一次政治局會議之後,李克強去了浙江,而習近平去了山城,也許只是集體決策後的一次分工,擔任副手的兩人都不過是執行命令,也就是說,或者是他被薄熙來的虛假匯報所欺騙,或者他為了勝出不得不曲意順從,目前,其真實內幕,我們不得而知,我仔細查看習在6日至8日訪問重慶的視頻,薄陪他時表情愁苦而沮喪,也許他受到了批評和責備,並非像重慶官媒描述的那樣,但慣於撒謊的媒體在愚弄老百姓,否則,無法解釋,薄王倒台後「唱紅掃黑」運動終結的原因。

3月24日,官媒報導轉述習近平的話說,由於多種因素影響,司法活動中也存在一些司法不公、冤假錯案、司法腐敗以及金錢案、權力案、人情案等問題。這些問題如果不抓緊解決,就會嚴重影響全面依法治國進程,嚴重影響社會公平正義。我認為,他這一看法切中時弊,應當給予肯定,但如何解決呢,他表示,要緊緊牽住司法責任制這個「牛鼻子」,凡是進入法官、檢察官員名額的,要在司法一線辦案,對案件質量終身負責。法官、檢察官要有審案判案的權力,也要加強對他們的監督制約,把對司法權的法律監督、社會監督、輿論監督等落實到位,保證法官、檢察官做到「以至公無私之心,行正大光明之事」,把司法權關進位度的籠子,讓公平正義的陽光照進人民心田,讓老百姓看到實實在在的改革成效。

這些指示可能要流於空談,在所有的冤假錯案中,我認為,重慶積案就是「牛鼻子」,假如,連重慶的與薄熙來有關的冤案都無力撥亂反正,那麼,習的承諾就成了水中之月,何談「依法治國」目標的實現呢?也許,孫政才手裡有一張「王牌」,那就是:你老習也去重慶肯定了薄,你迴避重新評價「唱紅掃黑」的故事,我自然也不想做出頭先爛的「橡子」,平反民企「黑老大」的疑案,等,靠,拖,賴,走一步看一步,反正黃奇帆把你老習綁架了,與此同時,占全國企業半壁江山的民企老闆卻等不及,只有用「腳」投票了,移民潮風氣雲涌,外逃資金越來越多,中國人像買白菜一樣推高了美國,加拿大,澳洲的房價,看來,只有抓緊時間解決重慶的冤案,才能挽回人心,穩住經濟的陣腳。

實際上,不論形勢多麼嚴峻,每一個省市的地方法院都無法做到真正意義上的獨立審判,因為官員的權力太大,法官,檢察官都是有家有業,有血有肉的人,他們在經濟上,組織上依靠政法委,如果實事求是地按照法律條文審案,不理睬上級官員的瞎指揮,或屈從他們徇私枉法,那麼,就將失去一切物質的福利待遇,假如自身再有不廉潔的問題,地方官就會像薄熙來對待張弆和烏小青那樣,對其羅織罪名,嚴厲懲罰,因此,不解決司法體制改革的大問題,上述的指示可能難於落實,重慶「黑打」冤案集中爆發,而且至今不能及時平反,就是一個最好的佐證。

官媒的報導說,3月2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在一次會上強調,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是檢察機關的核心價值追求,防止冤假錯案是檢察機關的底線。檢察機關要建立健全冤錯案件及時發現和糾正機制,對冤錯案件決不允許為保面子而拖著、壓著、瞞著。各級檢察機關既要堅持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加大審查把關力度,從一開始就把好事實、證據、程序、法律適用等「關口」,又要暢通在押人員控告申訴渠道,探索建立刑事申訴異地審查制度,健全冤錯案件及時發現和糾正機制。對發現可能有錯的案件,必須做到發現一起、複查一起,確有錯誤的堅決糾正,對已經發生的冤假錯案,必須首先懷著深深的自責,深刻反省、反思、倒查檢察環節的責任。

從這次會議召開之後,中央政治局的舉動看,給我總的感覺是,在平反冤假錯案方面,先是高強和曹建明發力,但收效甚微,連高檢和高法都推不動地方挪步,可見阻力相當大,包括重慶在內的地方官大都在打太極拳,「花架子」搞了一籮筐,實案沒見幾件,追責更是虛無縹緲,於是,習近平急了,組織政治局集體學習「依法治國」,但是,地方官員,類似阿黃那樣的人,面對製造的冤假錯案,不但沒有一點自責,反省和反思,而且千方百計地拖,壓,瞞,還在頂風上,怎麼辦呢?這等於說,在現有的政體下,靠製造冤假錯案的人,良心發現一樣地去自斷其指,絕非易事,這是眼下現實給習近平提供的一個難題。

2015年3月26日於多倫多大學。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5/0402/536891.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