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天笑:審周延後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作者:
周案庭審延後不太可能是由於江澤民干預。從目前看,江能影響習決定的可能性近乎為零。腐敗官員不一定是江派,但江派必為巨貪。習反腐就是沖江派去的,江是反腐打虎的終極目標和頭號罪犯。江的各種干擾,習必然一開始就考慮在內,並一一作了防範。 周永康 是江的重臣,拿周就是為了拿江,如果習在乎江干預,當初根本不會動周。

薄熙來案從提起公訴到公審花了不到一個月。周永康案從4月初提起公訴至今已一個半月多,仍無動靜,引起各方猜測。當初18大4中全會公報因隻字未提周永康,社會上曾認為是江澤民干預使反腐受挫停頓,但事後證明是習近平打江重拳在後。這次是否也是這樣?

首先,周案庭審延後不太可能是由於江澤民干預。從目前看,江能影響習決定的可能性近乎為零。腐敗官員不一定是江派,但江派必為巨貪。習反腐就是沖江派去的,江是反腐打虎的終極目標和頭號罪犯。江的各種干擾,習必然一開始就考慮在內,並一一作了防範。周永康是江的重臣,拿周就是為了拿江,如果習在乎江干預,當初根本不會動周。事到如今,「開弓沒有回頭箭」。習王曾多次表示「不回頭」、「不怕死」的決心和意志。對此毋庸多談。

江現在處於絕對劣勢,天枰幾乎壓到了底。江外出和出鏡都受到控制,連條消息也發不出去。而習掌握軍隊、公安、行政等所有重要權力。根據以往情況,江喜歡裝腔作勢,指指劃劃,但習根本不理他。

更為重要的是,經過幾年的高調反腐打虎,江勢力被大量剪除,江和曾已成籠中困獸。反腐就是針對江派這一點是明擺著的。黨內重磅人物,包括江派成員,紛紛重新站隊選邊。胡溫、李瑞環喬石朱鎔基葉劍英家族等和眾多太子黨堅決挺習。李鵬等曾受江擠壓的也站在習一邊。連江派成員吳邦國和賈慶林也倒戈自保。江曾斷尾求生,眾人唯恐與江沾邊。這種情況下,江能叫得動幾個人?所謂「大老虎聯手反撲」,恐怕猜測多於事實。

第二,那麼周永康本人有資本與習近平談條件嗎?根本沒有。周罪行重大,且證據確鑿,即使這次起訴不包括大規模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和殺妻罪和政變罪等,僅用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泄露國家秘密三項罪,也足以判死周。而且周的家屬和親屬都因涉案被扣,周應有所顧忌。周曾是中共政法頭目,設計和批准過無數置人死地的案子,周當然清楚臨場翻供不但不會改變預定結果,而且後果嚴重。估計周能咬出的都咬了,會按預定腳本走。也就是說,周案延遲開審與周永康本人無關。

第三,那麼與什麼有關?唯一可能影響審周進度的就是:習近平出於抓捕江澤民的需要對周案作出某種調整,為抓江進行更周詳的布局。打江是一盤整體大棋,審周作為一個局部為全局服務的,怎麼有利打江怎麼做,時間也是控制為打江服務的。這裡具體有兩點可以探討。

一個是,周永康是江澤民犯罪集團的最高層成員,周最後幾年作為常委和政法委書記是直接執行江曾的鎮壓命令,有些迫害活動甚至是共同策劃的,與江靠的非常近,因此已經不可能像薄案那樣完全與江切割。即使暫時不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作為聯繫點的話,審周中至少要用一種「你懂的」的方式將周與江曾連上。也就是說,在審周中需要在證據上尋找一個能連上江曾的最佳點。

同時,5月1日全國法院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登記制度後,可能形成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全民訴江」形勢。讓被迫害民眾參與打江,順應上下要求,從有利下一步抓江角度確定周的罪證,就非常重要。由此,當局可能有新的思路,這需要更多時間來選擇和核定。這可能是延遲開審的一個可能原因。

另一個可能原因是,從時間上看,周永康被審判後距法辦江澤民僅一步之遙。抓捕江澤民會引起國內外一系列連鎖效應和變化,因此要做一些國內外的重大鋪墊。比如,嚴控有問題官員辭職的內部文件,上海對官員家屬子女的規範,以及上海再度出現空管等。再比如,通過訪俄抄江後路(從普京處得到江參加蘇聯情報機關和出賣北方領土罪證等)。再比如,王習訪美與美合作斷江後路(建立某種形式的雙邊引渡機制)。另外,緩和與周邊國家關係都不同程度含有策應和配合「打江」這個最大內政的因素(南海國家關係、中日關係、「一帶一路」等)。尤其是,王岐山在4月23日見著名政治學家福山等發出一個信號:中國將發生根本性變化。福山是符號化人物,曾在蘇共和蘇聯解體前發表預言性論文《歷史的終結》。其實王是讓福山去琢磨和思考,去傳遞信息。此謎底在此暫時不能說破。

總之,審周延後並不意味反腐停頓,反而意味審江即將到來,意味中國的根本性變化即將到來。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5/0521/559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