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官場美女之死:霸道貪腐的「永州蛇」

她生前,「永州蛇」想利用她的美貌和海量,招來投資和項目;而死後,永州蛇又想掩蓋事實真相,叫人們儘快遺忘她。總之,地方官把「小人物」的命運不當回事,什麼「副鎮長」,「副主任」,這些頭銜不過是騙人的把戲,就像用魚餌引得魚上鉤一樣,為的是不擇手段地達到勁顯「永州蛇」政績的目的,因此,與其責備她的愚昧和盲從,不如抨擊「永州蛇」的腐敗,進而深挖幹部體制的禍因和弊端。

事發地永州嘉隆大酒店

人們習慣於把地方官稱為“地頭蛇”,對於湖南永州來說,任職地方黨政一把手的所謂“父母官”,對其管轄的民眾一言九鼎,特別是對下級的小官僚更是招之能來,來之能“喝”,喝之能“勝”,但這回“喝”出了人命:中紀委6月26日通報了永州市“4,29”違規超標準公務接待事件:經查,2015年4月29日晚,永州市委副書記、市長向曙光,永州市政府正廳級幹部榮燕明,永州市政府副秘書長陳景茂,永州零陵機場遷建工作領導小組原辦公室副主任李逸豐等參加由永州零陵機場遷建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承辦的公務接待用餐,當晚14人共消費白酒、菜品合計7707元,而且違規提供了香煙,並導致參加用餐的一名工作人員在當晚非正常死亡,經司法鑒定,系急性乙醇中毒繼發重要部位出血而致死。此人就是湖南永州市零陵區發改委副主任李春燕。

這位年輕的女性因“陪酒”而死使我想起“上訪媽媽”唐慧,2013年4月13日,我寫了題為《欺人太甚永州蛇》一文,發表在《縱覽中國》網站上,曾收到幾封讀者的來信,他們普遍的看法是,橫行霸道的地方官,就是盤踞在老百姓身邊的“永州蛇”,批評他們是道出了弱勢群體的心聲,後來,唐慧的故事是以官司勝訴而落幕的,對於我是一個較好的安慰,但這回的李春燕之死,又勾起我的新愁,雖然李春燕與唐慧有所不同,她是公務員,表面上比唐慧光鮮不知多少倍,但事件發生在同一個地區,同一個政治體制里,實質上性質是一樣的,她們的命運都掐在地方官的手裡,都是可憐的被“永州蛇”毒死的弱者。

據官媒的報道說,李春燕39歲,離異,有一兒子。2013年之前,她曾任零陵區珠山鎮副鎮長,主抓鎮里最重要的工作--招商引資。《2009年上半年零陵區珠山鎮招商引資工作穩步推進》一文稱,人大領導和時任副鎮長的李春燕一起,主抓招商引資工作,還給二人配備了一個15人招商引資工作組。2009年,珠山鎮引進的大項目,總投資5.85億元,其中投資過億的3個。由此看來,李春燕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而且還蠻拼的。我想,她的能幹包括她的交際和公關能力,依據國內的社會風氣,喝酒應酬是必備的手段。

無疑地,李春燕的獨身,給予她更多的可以陪領導喝酒的生活空間,而贍養她的兒子,也給了她拚命工作的動力,也許她未必喜歡應酬,喜歡喝酒,但做為一個單親母親,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放下身段,給同僚陪酒,既獻上“媚笑”,也獻上“腸胃”,也演義著生活的悲劇,只不過上級利用她的辦法冠冕堂荒,官媒說,也許是因為在珠山鎮展露出的工作能力,2013年4月,李春燕升任永州市零陵區發改委副主任。2014年3月,她被抽調到永州市機場搬遷辦公室上班。零陵區官網發佈於去年3月的零陵區發改委的領導職務分工,顯示了李春燕的這一工作變動。也就是說,她是以這樣的官職勇敢地“陪酒”而光榮犧牲的。

據報道,零陵機場搬遷是永州市的大工程,寫入了《永州市“十二五”城鎮建設發展規劃》,搬遷進展事關零陵區與冷水灘區兩個城區的一體化進度。作為一名科級幹部,李春燕為了招商引資,款待客戶,不顧個人安危,在酒桌上勇敢地衝鋒陷陣,沒有辜負領導的希望,圓滿地完成了任務,應當算因公徇職的“革命烈士”,但她倍顯凄涼,永州“4•29”事件發生後,圍繞她因何而死的問題,爭論不休,紛紛擾擾的,已經持續了一個多月。李春燕的親屬說,“她死於酒後腦溢血”,永州市發改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回應媒體說:因病去世,並非喝酒醉死。永州市零陵區發改委主任曾新吉說:“公安機關正在調查李春燕死因”。直到近天,中紀委才下最後的結論說:經司法鑒定系急性乙醇中毒繼發重要部位出血而致死。

看來,她生前,“永州蛇”想利用她的美貌和海量,招來投資和項目;而死後,永州蛇又想掩蓋事實真相,叫人們儘快遺忘她。總之,地方官把“小人物”的命運不當回事,什麼“副鎮長”,“副主任”,這些頭銜不過是騙人的把戲,就像用魚餌引得魚上鉤一樣,為的是不擇手段地達到勁顯“永州蛇”政績的目的,因此,與其責備她的愚昧和盲從,不如抨擊“永州蛇”的腐敗,進而深挖幹部體制的禍因和弊端。

試想,陪酒是她的強項,也是她的本職工作,當領導需要她出馬“陪酒”時,她每月要領取政府的薪水,並想得到進一步提升,她有婉言謝絕的理由嗎?所以,只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報道說,4月29日下午,李春燕接到電話通知,讓她晚上參加一個與零陵機場搬遷有關的接待,她按時(當晚6點30分)來到了接待地點(冷水灘區嘉隆大酒店三樓VIP包廂)。嘉隆大酒店與永州市委市政府相距不遠,按星級標準建造,是當地最好的酒店之一。可李春燕的生命在這個富麗堂皇的酒店中戛然而止,她再也沒能走出來。

當然,這是一個人間悲劇,不僅歸咎於幹部體制,還得從飲食文化傳統和社會風氣找原因,中國人招待親友,比較大方慷慨,迎來送往,都離不開酒席,每逢佳節喜事,喝點酒適可而止,只要不過量,應是人之常情,但像“永州蛇”這樣貪婪腐敗,草菅人命,應酬的性質已發生變化,不可同日而語。據媒體報道,這個飯局喝了6瓶52度的“酒鬼”內參酒,席間,李春燕頻頻舉杯,向在座領導敬酒。宴畢,李春燕由於第二天一早要開會,所以沒有回家,直接留在嘉隆大酒店。次日,同事發現她“失聯”,讓酒店服務員打開酒店房間的門時,李春燕已經沒有呼吸。120急救人員及時趕到,證實李春燕已經死亡。

她的“陪酒致死”突顯了“永州蛇”的霸道和冷漠,一是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和困窘,吃喝玩樂,一餐花了7707元,這些錢給小學生可以解決學費,給山區貧困家庭可以糊口救命,但這些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的“永州蛇”卻揮霍無度;二是,上級官員和下級小官僚的關係極不正常,下級對上級言聽計從,像人身依附的奴隸,領導勸酒不得不笑納,連命都得搭上,否則就得不到重用和提拔,這是什麼世道呢?14個人分享了6瓶酒鬼,平均每人近半斤酒,而它是52度啊,難道領導不知道過量飲酒是危險的嗎?何況,李春燕可能分擔了更多的酒量。總之,這一事件與唐慧案一樣,集中折射了中共官場的生態,再不改革,就要死在酒色里。

2015年6月26日於多倫多大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