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張鳴:一個神秘人物的意外死亡

公眾知情權在被束之高閣的時候,秘密和神秘是這個社會最常見的現象。相伴而生的,就是小道消息的流行和戲劇性傳聞的高產。公眾知情權的被無視,原本就是權力不受限制,或者沒有法律限制的產物。有這樣的權力,就會有背後製造了,而且知道太多秘密的商人。

已經倒掉的貪官,背後每每有一個或者N個商人。但一般來說,這些躲在官員後面的商人,都比較低調,頂多中調,像薄案中的那位胖子,高調辦足球俱樂部,高調在媒體上露面的,還是少見。一般民眾,都知道他有背景,但多數人都不知道他的背景是誰,有種種不靠譜的傳聞。然而,薄案出來,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的後台是那位昔日的重慶王。在薄案的公開審理中,作為證人出現的這個胖子,變得苗條了。我們知道,薄家的事兒,他涉入很深。不僅薄公子留學有他的事兒,薄案中最大一筆受賄項目的歐洲別墅,也是他經手的。而且,他還參與過薄夫人的謀殺案。但是,在薄案和薄夫人的案子中,這個人到底起了什麼作用,他是白手套還是黑手套?我們依舊一頭霧水。也就是說,此人的面目,僅僅通過薄案,揭開了一條縫,神秘依舊。

然後,此人就從公共視野中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什麼時候被審判,請的哪個律師,判了多少年,有沒有上訴。漫說老百姓不知,就連法律界的人士也不知。反正,今天得到的消息是,此人在獄中因病身亡,終年44歲。為何他的後台,一個政治局委員可以公開審判,而這個似乎什麼都不是的小人物卻要如此神神秘秘,我們不知道。

有人說,官員後面的商人,命運都不會太好。我看未必。這事兒,有點左輪手槍賭博,沒被子彈打到,就無本萬利,打到了,就活該倒楣。中國這樣的政商結構,你要凱撒歸凱撒,上帝歸上帝,基本上沒戲。政商勾結,權錢交易,人人痛恨,但是,我們的權力架構,政與商,根本分不開。到底是權力勾引了資本,還是資本吊了權力的膀子,就跟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怎麼有法兒說得清。前面的倒下了,後面的還會跟著上。

傍上權力,攫取特權而發財者有之,藉助權力,為他掃清原本不該有的制度障礙的,亦有之。捲入深,涉入淺的,彼此之間,都會有很多的秘密。無論哪個官員倒掉,這些秘密似乎都沒有被說清楚過,有的,只是坊間的小道消息,以及各種有影沒影的傳聞和故事。金錢,美色,宮斗,甚至諜影重重。每個,都堪比好萊塢大片。

不是所有官員背後的商人,都像這個倒楣鬼一樣,44歲死在了獄中。很多機靈鬼,在風颳起之前,就早早地把財產轉移,帶著家眷溜之大吉。這些精明人,當然知道,知道得多,本身就是禍。然而,即使到了國外,他們也一樣三緘其口,把秘密埋在肚子里。至於那些中靶的,頂多能在法庭上作證之時,才會透露出一點可憐的消息,而且,這樣的公開審理,又像白烏鴉一樣的稀少。

公眾知情權在被束之高閣的時候,秘密和神秘是這個社會最常見的現象。相伴而生的,就是小道消息的流行和戲劇性傳聞的高產。公眾知情權的被無視,原本就是權力不受限制,或者沒有法律限制的產物。有這樣的權力,就會有背後製造了,而且知道太多秘密的商人。

看著今天微博上頭條新聞這一則27個字的新聞:“12月4日,前實德集團、實德俱樂部董事長徐明因病去世,終年44歲。”我突然感覺到,這裡的信息量真大,大到了可以讓你靠想像寫部小說的地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