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起底冬蟲夏草:一個「中國式「大騙局的始終

每千克身價高達幾十萬,冬蟲夏草到底是食品?藥品?還是保健品?「身份」撲朔迷離,命運數度「反轉」,背後閃現各方利益角逐,但並沒有妨礙它成為中草藥里炙手可熱的「明星」。

近段時間,冬蟲夏草包括其產品中的價格之「王」——極草,被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以下簡稱「國家食藥總局」)公開批評,利益相關各方爭辯你來我回,輿論一度甚囂塵上。

自始至終,被捧上天的冬蟲夏草是否含有有效成分飽受專業人士詬病。綜其一生,不過是一個「中國式」騙局罷了。

01籍籍無名

中國傳統的中醫藥學和我國絕大多數學者所指的冬蟲夏草,是特指麥角菌科冬蟲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主蝙蝠蛾科昆蟲冬蟲夏草蝙蝠蛾幼蟲屍體的複合體,主產於四川、青海、西藏、雲南等海拔4000~5000米的高山草甸中。其他500多種蟲草屬真菌寄生並能產生子座的菌物結合體都只能稱作蟲草。

研究表明,蝙蝠蛾擬青黴和中國被毛孢同時存在於天然冬蟲夏草中。2005年10月,中國菌物學會確認冬蟲夏草的學名是Cordyceps sinensi(Berk.) sacc.,中國被毛孢(Hirsutella sinensis)為冬蟲夏草的唯一無性型菌種,異名有蝙蝠蛾多(被)毛孢、中華束絲孢。

我國關於冬蟲夏草的記載最早見於清代吳儀洛1757年著就的《本草從新》:「冬在土中,身活如老蠶,有毛能動,至夏則毛出土上,連身俱化為草,若不取,至冬則復化為蟲。」此後,多種中醫書籍都記載了冬蟲夏草。《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1990年版收錄了冬蟲夏草。不過,解放軍總醫院心內科主任醫師吳海雲對此並不為意,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採訪時說,在中醫古籍中,幾乎所有東西都是藥,諸如指甲、灶灰、糞便都是藥,都能在古籍中找到「功效」。

而在傳統的藏醫學中,蟲草產地玉樹州治多縣的藏藥師青梅然丁此前接受新華網採訪時稱:「蟲草往往只發揮藥引的作用。」在青海省藏醫院數百種複方藥物中,只有一種用於治療婦科疾病的製劑用到了冬蟲夏草。藏醫藥典《甘露本草明鏡》中關於蟲草的功效也只有一句話:「強身,補腎,用於治療肝膽系統疾病。」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生藥系主任張貴君也表示,傳統中藥配方中蟲草用得很少。

蟲草酸被認為是冬蟲夏草的功效成分或標誌性成分,但其實蟲草酸就是甘露醇——一種非常普通而便宜的化工產品,被廣泛用於食品、藥物當中,一千克幾十元而已。

1951年,德國科學家Cuningham等觀察到被蛹蟲草寄生的昆蟲組織不易腐爛,隨後從中分離到一種腺苷類活性物質,確定其結構式為3』-脫氧腺苷,命名為蟲草菌素,又稱蟲草素,1960年已經實現了全化學合成。不過化學合成不能規模化生產,所以目前市場上的蟲草素主要是通過人工培養蛹蟲草(Cordyceps militaris)獲得。蟲草素是第一個從真菌中分離出來的核苷類抗生素,也是商家所吹捧的冬蟲夏草的另一種活性成分。

但實際上,多項研究表明冬蟲夏草中並不含蟲草素。中科院微生物所真菌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董彩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他們實驗室採集了青藏高原不同產地的冬蟲夏草,對其標本和液體發酵的菌粉進行檢測後發現:「冬蟲夏草里蟲草素的含量超出了我們的檢測範圍,我們檢測不到它,可以說冬蟲夏草里基本不含蟲草素。」而據澎湃新聞報導:早在2011年,中科院上海生科院植物生理生態研究所研究員王成樹就發表了關於蛹蟲草基因體的研究成果。2013年,其課題組又發表了關於冬蟲夏草菌基因體的研究論文。這些研究表明:冬蟲夏草菌的基因體並沒有合成蟲草素的基因,所以是不能合成蟲草素的,而蛹蟲草菌是可以合成蟲草素的。

在20世紀70年代乃至之前,冬蟲夏草還非常低調,與傳統滋補品人參和鹿茸相比,僅被當作「中藥三寶」里最尋常的一種藥材。60年代,在西藏1千克冬蟲夏草可換兩包單價3角錢的香菸;70年代,在青海、西藏,冬蟲夏草的國家收購價為每千克21元。1974年,在青海省果洛州,不管什麼品相的冬蟲夏草的價格都是28元/千克左右。

02身價暴漲

在野外,幼蟲被侵染又長成冬蟲夏草的機率很低,因此天然冬蟲夏草資源很稀缺,人工培植也還沒有獲得成功,每年全國總產量僅80~150噸。隨著需求增長,冬蟲夏草的價格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上升。1983年,上等冬蟲夏草的價格漲到了300元/千克,而同一時期長白山區的人參每千克在60~80元左右,這個價錢相當於當時一個工人一個多月的工資。1990年左右,冬蟲夏草價格漲至平均1000元/千克。相反,人參價格降至50元/千克。

冬蟲夏草在公眾眼中第一次公開高調露面伴隨著另一個騙局——馬家軍。1993年4月,馬家軍在天津集體刷新女子馬拉松全國紀錄;8月在斯圖加特世錦賽包攬女子1500米、3000米、10000米全部3枚金牌;9月在七運會上狂破世界紀錄;10月在西班牙奪世界盃馬拉松賽女子個人和團體冠軍。震驚世界的同時,馬家軍也一度被國際質疑服用興奮劑,馬家軍拿補品、中草藥作擋箭牌。除了大家記憶中非常熟悉的「中華鱉精」,還有冬蟲夏草。因此,到了上世紀90年代中期,蟲草零售價漲到了2000元/千克,上等冬蟲夏草價格則更高。最後作家趙瑜的報導文學《馬家軍調查》證實馬家軍確實是服用了興奮劑,隊員成績和「中草藥」無關。

2003年非典時期,傳言吃冬蟲夏草能增強免疫力,甚至能包治百病,蟲草一夜之間變成「神草」,引發市場狂炒,其價格一路暴漲,上等冬蟲夏草價格從幾千元/千克猛漲到1.6萬元/千克。從此,蟲草正式步入「奢侈保健品」行列,計價單位也從「千克」變為「克」。

之後的2005年和2006年,冬蟲夏草價格持續走高,在2007年時價格更是攀上了歷史性巔峰,其中每千克2000條規格的冬蟲夏草每千克高達20萬元。

2008年,由於金融危機影響,蟲草的銷量嚴重受挫,當年均價下降了40%左右。到了2010年和2011年,受生態破壞和地震等自然災害的影響,不少冬蟲夏草產區出現減產,有的地區減產幅度甚至高達40%,供應萎縮使冬蟲夏草行情再次上漲,價格重新一路飛漲。2011年7月,蟲草價格超過2007年的歷史最高點,「西藏商城」顯示,2200條規格的冬蟲夏草批發價18.2萬元/千克,而1800條規格的則達到21萬元/千克。此後,冬蟲夏草價格一直穩中有升。

而據《南方日報》稱,業內人士透露除了產量不高,炒家囤貨也是蟲草漲價的一大原因。從蟲草產區到消費城市,多級經銷商層層囤貨、層層加價。一些買家常年駐紮在青海西寧,在合適的時機出手購入囤貨。

經歷了多事的2015年和2016年,冬蟲夏草的價格持續走低。從中國中藥協會中藥材信息中心官方網站中藥材天地網上可以看到,2000條/千克規格的冬蟲夏草,青海產地價格從2015年4月的21.8萬元/千克,降至最近價格18.6萬元/千克,西藏市場價格則由21萬元/千克降至16萬元/千克。儘管如此,四十年來,冬蟲夏草價格飛漲了近萬倍。而冬蟲夏草中的「極品」——極草5X冬蟲夏草價格則更為驚人,在其官網上一瓶極草5X冬蟲夏草純粉片—雙層片,售價達16900元。極草號稱100%冬蟲夏草,按照一瓶45片、每片0.35克規格,可折算其價格每千克超過100萬元。

03食品?藥品?還是保健品?

儘管冬蟲夏草的身價一路飛漲,但它是食品?藥品?還是保健品?其身份撲朔迷離。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收錄了冬蟲夏草,但張貴君表示:「收錄了只能說它是中藥材,但藥材和藥品還不是一回事。藥材,農民可以隨便買賣,但藥材不能講功效,只有藥品才能講功效,而藥品對應什麼疾病,要有實驗藥理學驗證,對人體的作用應該通過臨床實驗來驗證。」事實上,對於冬蟲夏草的功效,一直沒有較高級別的論文證據支撐,這是業內共識。

其實早在2001年,當時的衛生部就已明令限制冬蟲夏草這類國家二級保護物種作為保健食品原料,保健食品中的冬蟲夏草應以冬蟲夏草菌絲體蝙蝠蛾擬青黴替換。2005年,捕手保健品監管的國家食藥總局進一步明確,保健食品的原料使用了冬蟲夏草的,應以人工繁殖的菌絲體予以替換。

2008年,極草以食品類產品許可證上市,當時產品外包裝上顯示為「青衛食證字(2008)第630000-400025號」。但是2009年8月6日,衛生部發文《蜂膠、冬蟲夏草等不得掛「食」字號》明確指出:「衛生部未曾批准過冬蟲夏草作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組織專家討論後也認為,目前冬蟲夏草尚缺少作為食品長期服用的安全性評價研究數據,建議暫不作為食品原料使用。」

2010年12月國家品檢總局也發布《關於冬蟲夏草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嚴禁使用冬蟲夏草作為食品原料生產普通食品。

於是,青海省衛生監督所在2011年4月發布公告,撤銷了「極草」的食品批號,同時規定不得在產品包裝上標註衛生許可證。

然而,青海省食藥監局2010年12月7日出台了《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製規範》,將「極草」定義為冬蟲夏草中藥飲片。2012年6月份,國家食藥監總局下發《關於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製規範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冬蟲夏草粉碎及壓製成片不屬於中藥飲片炮製範疇,明確要求青海省對「規範」予以修正,妥善處理,切實加強對中藥飲片的監督管理。

直到2012年8月15日,國家食藥總局印發了《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第一次允許冬蟲夏草直接被用為保健食品的原料,試點時限為批准試點企業相關產品之日起5年。同仁堂、康美藥業、青海春天、勁牌有限公司、江中藥業五家企業進入了保健品試點企業名單,這終於讓冬蟲夏草保健品擁有了「臨時身份」。

2014年7月,冬蟲夏草的熱點產品「極草」又一次發生了轉變。當時青海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下發了《關於冬蟲夏草純粉片相關事宜的通知》和《關於撤銷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製規範的公告》,明確規定:青海春天生產的冬蟲夏草純粉片的新身份為青海省出產的冬蟲夏草經加工製成的產品,為青海省綜合開發利用優勢資源的試點產品。基於青海春天研發的冬蟲夏草純粉片的創新屬性,不歸屬於既有監管體系中的藥品,也不歸屬於既有監管體系中的食品或保健食品,其產品作為滋補類特殊產品進行管理。這樣,極草獲得了一個僅包括它一家的「滋補類特殊產品」身份。而根據青海省監管部門的規定,其生產依舊可以獲得《藥品生產許可證》。

04陷入紛爭

2016年2月4日,國家食藥總局在其官網發布了《關於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以下簡稱《消費提示》),該提示稱:近期,食品藥品監管總局組織開展了對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的監測檢驗。檢驗的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產品中,砷含量為4.4~9.9毫克/千克。冬蟲夏草屬中藥材,不屬於藥食兩用物質。有關專家分析研判,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為1.0毫克/千克,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產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存在較高風險。

2月6日,青海春天發布公告回應稱,控股子公司春天藥用生產銷售的蟲草純粉片為「唯一具備合法生產、銷售身份」的此類產品。公司各項試驗結果均顯示,以淨制冬蟲夏草為原料的冬蟲夏草純粉片安全無毒。

不久之後的3月4日,國家食藥總局在其官網發布了《關於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的通知》,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此時距離該期限結束還差2年時間。

迫於各方壓力,青海春天向國家食藥總局申請信息公開,要求公開《消費提示》所依據的檢測文件。於是,3月28日,青海春天收到了國家食藥總局的回函《政府信息公開告知書》,從該告知書中可知,早在2015年7月11日,國家食藥總局便告知青海省人民政府停止冬蟲夏草純粉片作為綜合開發利用優勢資源的產品試點以及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但青海春天否認瞞而不報,表示在2016年3月28日收到告知書才看到該文。

2016年4月1日,青海省食藥監局向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藥用發出《關於青海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換發〈藥品生產許可證〉的批覆》。但相關人士認為,青海春天獲得《藥品生產許可證》只能說明它有研發藥品的能力和資格了,並不代表「極草」含片現在就有了藥品身份,因為青海春天的冬蟲夏草純粉片產品目前還未獲得藥品批准文號。

目前,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已被要求停止冬蟲夏草純粉片產品試點以及相關產品生產經營。公司股票停牌中。

4月5日晚間青海春天連發兩則公告,一方面搬出關聯公司三普藥業有限公司進行救場,春天藥用將獲得其冬蟲夏草為原料的藥品全國總經銷權授權;另一方面,將向國家食藥總局溝通再度申請其公開發布《關於冬蟲夏草類產品的消費提示》所依據的法律法規等。

在國家食藥總局網站資料庫中含有冬蟲夏草成分的國產保健食品共有19條記錄,包括同仁堂的總統牌冬蟲夏草靈芝提取物西洋參提取物三七提取物口服液、勁牌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的兩款冬蟲夏草膠囊。而且所有產品宣稱的保健功能都是調節或增強免疫力,個別產品還包括抑制腫瘤或輔助抑制腫瘤。國家保健食品評審專家金宗濂教授指出,我國現有一萬多種保健食品,60%都是增強免疫功能的,「增強免疫功能」是保健食品申請進入市場時最容易通過的。

然而,對於宣稱的「調節免疫功能」,吳海雲認為這是一種含糊而討巧的說法:「到底是增強還是降低免疫功能?還是增加某一項功能呢?免疫功能非常複雜,比如愛滋病會引起免疫功能低下,但有些疾病卻是免疫過度亢進了。很多保健品都使用調節免疫的說法,這是衛生管理部門遺留的後患。聽起來能增加抵抗力,但又沒有臨床依據,就叫調節免疫功能。」

而在藥品資料庫中,藥品生產企業包括青海聖母峰冬蟲夏草原料有限公司、青海國草冬蟲夏草資源開發有限公司、青海聖母峰冬蟲夏草藥業有限公司、桓仁滿族自治縣恆寶參藥有限公司、華東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杭州中美華東製藥有限公司6家。國產藥品僅有三種:青海聖母峰冬蟲夏草原料有限公司生產的發酵冬蟲夏草菌粉、百令片和杭州中美華東製藥有限公司生產的發酵冬蟲夏草菌粉。不過,發酵蟲草菌粉並非野生冬蟲夏草,而是人工分離出冬蟲夏草菌種後在人工環境下培養的,1988年獲國家衛生部正式生產批件並獲名「發酵蟲草菌粉」。而且這三種藥品都是作為中藥審批的,而中藥獲批門檻較低。

食品生產許可獲證企業(QS)包括兩家,一家是青海久泰冬蟲夏草酒業有限公司,其官網宣稱「久泰所產產品均為保健品酒類,有蟲草酒和漿果酒兩種類型。而利用發酵冬蟲夏草菌粉發酵液,繼續發酵生成酒精,製成的蟲草酒,其保留髮酵冬蟲夏草菌粉的多種多糖及營養物質,既有酒的香醇,又有冬蟲夏草的功效。」按照國家法規,食品不能聲稱功效,該企業產品的功效宣稱只能是一句空話。

另一家是揚州凱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不過使用的是北冬蟲夏草,也就是蛹蟲草,與冬蟲夏草不是一個東西。蛹蟲草可以人工培育,能作為食品原料,價格很低。

此外,被當作中藥材售賣的冬蟲夏草不在食品、保健食品、藥品管轄範圍內,而我國中藥材中標準中並沒有砷含量的限量指標。

而被視為「極品」的極草則在食品、保健食品、藥品資料庫中,都沒有找到。

冬蟲夏草是青海省的重要支柱產業,據估計,青海省的冬蟲夏草年交易額超過200億元,而全國蟲草產業的產值超過300億元。冬蟲夏草的去向,牽扯多方利益。但《冬蟲夏草化學成分及其藥理活性研究》一文中表明目前冬蟲夏草的成分已基本清楚:野生冬蟲夏草中含水分10.83%,粗蛋白29.1%~33%,粗脂肪8.62%,總糖13.94%~24.20%,粗纖維18.5%,水分10.8%,灰分8.64%。此外還含有胺基酸、脂肪酸、核苷類物質、甾醇、7%~9%的甘露醇、多糖等,這些成分是冬蟲夏草發揮可能的生理活性或藥效的主要物質基礎。董彩虹表示,這些物質並不是冬蟲夏草特有的,目前也並沒有發現冬蟲夏草中含有特有的活性成分。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知識分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413/723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