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四川現驚世「龍印」 謎團眾多為世界之最

原文配圖:保存完整的恐龍足跡。

這裡不僅發現了長度僅兩厘米的世界最小恐龍足跡

但首批恐龍足跡已被破壞,如何保護勢如燃眉

近日,來自中、美、韓三國的恐龍足跡化石研究專家宣布,他們之前在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央摩祖鄉發現的一批恐龍足跡,被確定為世界上已發現的最小恐龍足跡。這種恐龍足跡被稱為小龍足跡(Minisauripus),長度僅2厘米左右。

近年來,昭覺縣已發現多處恐龍足跡化石。5月1日,昭覺縣文管所所長俄比解放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就在不久前,在該縣的三比羅嘎礦區,再次發現了一處大面積恐龍足跡群,上百個足跡形成一條清晰的“Z”字形路線。這是目前當地發現的第六批恐龍足跡群,也是面積最大的恐龍足跡群。

但是,三比羅嘎地處礦區,長期的礦石開採,已將原來的自然生態破壞。因採礦爆破,岩層不斷滑落,當地最早發現的一批恐龍足跡已被破壞無存。而其他足跡,也面臨著“得而復失”的危險。

如何儘快地保護這些恐龍足跡化石?俄比解放為此奔走呼籲多年,但效果並不如意,仍面臨一系列難題。

昭覺驚世“龍印”

在涼山州昭覺縣,發現並確認了世界最小的恐龍足跡,長度僅兩厘米左右。不僅如此,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已發現了6批次的恐龍足跡群。昭覺如此富藏的“龍之足印”讓人嘆為觀止。

科考發現世界最小恐龍足跡2014年7月,由國內青年古生物學者、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博士生邢立達領隊,世界權威恐龍足跡專家、科羅拉多大學丹佛分校馬丁·洛克利教授,以及韓國教員大學的金正律教授等古生物專家加盟的聯合科考隊,對涼山州昭覺縣央摩祖鄉一處崩塌岩壁下的數十個恐龍足跡,進行了考察。

今年4月,經科考研究確定,央摩祖鄉的這批恐龍足跡,為世界最小的恐龍足跡,其生存時期為白堊紀。專家組的這一研究成果,在愛思唯爾出版集團的《古地理學、古氣候學、古生態學》期刊上進行了發表,這種恐龍足跡,被稱之為小龍足跡(Minisauripus)。

原文配圖:洛伍依體小恐龍足跡化石。

邢立達介紹說,這種恐龍足跡,不僅袖珍,而且珍稀,其中謎團還相當多。常見恐龍足跡長度在20至30厘米,但央摩祖鄉的小龍足跡,長度僅有2厘米左右。

“這意味著,它們的造跡者的體長只有小鳥大小,這顛覆了人們的傳統思維:恐龍並不都是龐然大物。這類小足跡的主人,可能與某種毛茸茸的美頜龍類有密切的關係。”邢立達說。

上世紀80年代,國內學者在四川峨眉首次發現了小龍足跡。2002年,馬丁·洛克利教授和中國地質調查局的學者,在山東莒南又發現了同類足跡。與之相比,昭覺縣的這批小龍足跡保存得更完好,尖銳的趾痕異常清晰,而這意味著,它們為肉食性恐龍。而且,根據其步伐長度,推測出這批小龍的奔跑速度最高可達22.5公里每小時。

馬丁·洛克利教授認為,小龍足跡的再次發現,有著深刻的古地理學意義。在早白堊世,東亞的恐龍足跡,主要為細趾的小型獸腳類和多樣化的鳥腳類,這些足跡顯示出較強的地區性,比如小龍足跡目前只出現在東亞,其它地方卻未曾發現,這可能與古地理因素有關。

成批成群昭覺已發現六批足跡

其實,這並不是昭覺縣第一次發現恐龍足跡。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昭覺縣已經連續發現多處恐龍留下的“腳板印”。2013年,當地還發現了亞洲首例恐龍游泳足跡。華西都市報記者也曾隨同專家,參加過多次在該縣的考察。

這些恐龍足跡中,規模最大的,是三比羅嘎恐龍足跡群。長期關注當地恐龍足跡的昭覺縣文管所所長俄比解放告訴記者,三比羅嘎恐龍足跡群,位於昭覺縣三河鄉三比羅嘎的礦山上。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因採礦爆破,陡峭的岩壁上,陸續暴露出了一批批恐龍足跡,目前已發現了上千隻。

就在不久前,在三比羅嘎礦區的一處岩石上,再次發現了大量恐龍足跡。俄比解放說,這是當地發現的第六批恐龍足跡群,在面積約400平方米的岩壁上,共有上百個腳印,構成了兩條行進路線。其中一條路線長約60米,為獸腳類恐龍足跡,單個恐龍腳印長25厘米,單步長96厘米;另一條路線長65米,是蜥腳類恐龍腳印,與上條路線間距25米,單個腳印長35厘米、寬30厘米,單步長135厘米。

俄比解放將此處足跡群,命名為“F點”,此處與原來發現的“E點”足跡群連成了一片,加起來足跡數量約有1000個,一共有9條行進路線。這些恐龍足跡大小各異,有深有淺,行進路線也相互交織,十分有趣。

“龍印”保護困局

在昭覺文管所所長俄比解放看來,除去觀念的問題,保護古龍足跡化石最現實的問題還在於當地財力有限,相關部門的重視程度不夠。他一再強調,恐龍足跡一旦被破壞了,就不可能再生,到時候悔之晚矣。

原文配圖:昭覺發現的第一批恐龍足跡群,現已遭破壞成為一片亂石。岩壁上縱橫交錯的便是恐龍足跡。

警示信號第一批恐龍足跡已被破壞

昭覺縣最早發現的一批恐龍足跡,也在三比羅嘎礦區。而這批足跡,現已不復存在,這令俄比解放深感痛心。

俄比解放說,最早一批恐龍足跡發現在1991年9月,當地開銅礦爆破時,將山體震松,岩石滑落,從而暴露出了恐龍足跡。但當時無人認識,所以並未上報。直到2004年,才被確認為古生物足跡。

俄比解放的電腦中,還存放著這批足跡未被破壞時的照片。他說,足跡在採礦區東面的岩壁上,面積約1500平方米,上面有行進有序的蜥腳類恐龍行走路線12條,足跡300多個,清晰可見。當時,縣上還專門組織了人員進行考察。資料顯示,有6條足跡線路是較大體積恐龍留下的:最大的單個腳印,長62厘米、寬60厘米,單步跨度長91厘米。

但是,隨著礦山開採的繼續,這批恐龍足跡,如今已被震垮、掩埋。俄比解放說,雖然目前其他恐龍足跡還保存完好,但因缺乏具體的保護措施,也面臨著被破壞的危險。

觀念分歧該不該保護這些腳板印

昭覺縣這些恐龍足跡,是否該得到保護?

作為文管所所長的俄比解放,一直是持有保護的態度,並為此奔走呼籲。俄比解放說,從目前發現的恐龍頻繁往來的行跡信息可見,在中生代時期,昭覺地區有各種恐龍在此生活。這些古生物遺迹,對古地理學、古氣候學、古生物學、古生態環境學等研究提供了絕好資料。因此,昭覺恐龍足跡群的倖存與出現,實為彌足珍貴,具有保護、研究和開發利用價值,對它的保護,應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

專家邢立達也認為,這些距今上億年的足跡,非常有保護的必要。恐龍足跡,具有骨骼化石無法替代的作用,骨骼化石保存的僅是恐龍死後支離破碎的信息,但足跡保存的,卻是恐龍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瞬間,不僅能反映恐龍本身的生活習性、行為方式,還能解釋恐龍與其環境的關係。

然而,觀念上分歧仍在。有人認為恐龍足跡又不是恐龍骨骼化石,保護它,有啥價值?甚至認為,這些足跡不過是石頭上的一些坑坑窪窪,沒保護的必要。對此,俄比解放頗為憤慨。他說,作為自然遺產,恐龍足跡一旦被破壞了,就不可能再生,到時候悔之晚矣。況且,依託龍足跡,還可以進行旅遊開發,帶動產業發展。“這是財富,可不少人沒意識到這一點。”

保護難題最大難題錢從哪裡來

到底該怎樣來保護恐龍足跡?俄比解放說,根據我國《古生物化石保護條例》第七條,大型的或者集中分布的高等植物化石、無脊椎動物化石和古脊椎動物的足跡等遺迹化石,應當列為重點保護古生物化石。他的建議是,當地應當成立自然保護區,建設恐龍博物館,對足跡進行異地保護。

但是,保護卻一直面臨難題。一方面,因昭覺縣是國家級貧困縣,要拿出建設需要的大筆資金,財政上的確非常困難。俄比解放認為,最重要的,是當地相關部門對此事的重視程度不夠。古生物化石應當為國土資源部門管轄,昭覺縣沒財力去完成,於是他求助於上級國土資源部門,卻沒有得到明確的回應。

對於昭覺恐龍足跡的保護,邢立達也提出了自己的觀點,那就是,借鑒外地的保護經驗。重要的足跡,採集下來,放在博物館或者陳列室進行異地保護。有條件進行原址保護的,最好是現場建造保護屋。

目前,在重慶綦江、北京延慶,以及甘肅劉家峽,均有恐龍足跡成功保護的案例。其中,重慶綦江將發現的恐龍足跡化石進行原址保護,並開發成為一處休閑度假景點。甘肅劉家峽的恐龍足跡化石群所在地,建立起了劉家峽恐龍國家地質公園。而北京延慶的恐龍足跡化石,從2011年發現之後,當地就採取了保護措施,設立化石保護區,並安排專人進行全天巡護,同時新建公路也繞開保護區施工。

“龍之足印”價值

恐龍足跡,具有骨骼化石無法替代的作用,骨骼化石保存的,僅是恐龍死後支離破碎的信息,但足跡保存的,卻是恐龍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瞬間,不僅能反映恐龍本身的生活習性、行為方式,還能解釋恐龍與其環境的關係。

“龍之足印”保護

根據我國《古生物化石保護條例》第七條,大型的或者集中分布的高等植物化石、無脊椎動物化石和古脊椎動物的足跡等遺迹化石,應當列為重點保護古生物化石。

知道一下

恐龍足跡化石從哪兒來

據地質學專家分析,大約在1億多年前,現在的化石發現地,當時還是一片湖泊。恐龍在泥沙上行走後留下腳印,被沉積物覆蓋形成化石,後來化石底部岩層脫落,化石因此暴露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中國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