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霍英東之子涉20億基金黑幕!傳田亮被套5000萬

金巧巧沒想到,掛著「霍氏」兩個字的六寶基金,竟然是一個「騙局」。

「聽說這是香港霍氏集團成員企業,有那麼大的集團兜底,我以為值得信任。」2014年,金巧巧購買了700萬元的六寶基金理財產品。它號稱年化收益率12%,但到了2015年7月,金巧巧發現無法兌付。

從那以後,她的父親開始了將近一年的維權之路。他們要向霍英東的兒子——霍文芳討回自己的資金。

父女倆並不孤獨。

從2015年7月,兌付危機爆發後,有400人和金巧巧父親一起走上了討錢之路。他們來自北京、湖北、山西等各地區,涉及資金總金額約20億元。與大多數「非法集資」案的受害者不同,他們大多是高淨值人群,是法律意義上的「合格投資者」,從事著體面的工作,房地產開發商、企業主、央企高管、律師、公眾人物等。

霍英東之子涉20億基金黑幕!田亮被套5000萬金巧巧被套700萬

2016年4月,他們聚集在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門口,但錢仍然不知所蹤

據說,跳水冠軍田亮也有5000萬投資款深陷其中。但和金巧巧不同,他不願公開承認這件事情。

霍文芳不是六寶基金法人?

六寶基金,全稱六寶(北京)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09年。其官方頁面宣稱其是香港霍氏集團成員企業,公司法定代表人霍文芳——已故香港知名實業家、第八至十屆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的兒子。

該公司一直宣稱投資及管理的資產近100億元。

2016年初,中國基金業協會和證監會連番通報該基金存在違規行為。過年後,公司股東田紹龍、趙蕾以及多名高管被公安機關刑拘。

然而,當初讓金巧巧他們信任的,六寶基金法定代表人,霍文芳卻把自己撇得乾乾淨淨。

4月22日,受這位霍英東的二房長子委託,北京市京大律師是事務所律師翟曉紅、張效輝發表了一份聲明。聲明稱,「霍氏六寶公司」屬無中生有、故意捏造事實之舉,霍文芳在六寶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系六寶公司股東田紹龍等在未經霍文芳同意、私自偽造霍文芳簽字而騙取工商變更登記、基金業協會登記盜用所得。

如果沒有霍文芳的「霍氏」背景,這些明星、央企高管、律師、房地產商……商海里摸爬滾打多年的投資者,怎麼可能會輕易掏出幾百萬來購買六寶基金的產品?

而且,他們並不僅僅是「聽」過他。

很多投資者都清楚地記得,在六寶基金的活動上,霍文芳多次出現,和他們互動寒暄。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投資者購買了2000萬元六寶基金理財產品。2014年底,她在韓國首爾舉行的六寶答謝宴上,見過霍文芳一面。

她對霍文芳的印象是:蠻誠懇。還說他是一個地道的香港商人,西裝筆挺、清瘦、精明,講一口極其生硬的香港普通話,在台上講了10分鐘客套話,表示「兩者要雙贏」……發言後,霍文芳還端著酒杯很客氣地挨桌敬酒,跟她合影留念。她還記得,當時現場氣氛非常活躍,大家的心情就是「終於見到霍氏大老闆了」。

從首爾回來之後,2015年,她又投進去了最後一筆錢。

在否認自己對「六寶基金」知情之前,霍文芳曾經多次以六寶基金董事長的身份出席過公開活動。

據媒體公開報導,2015年1月在人民大會堂舉辦的跨國經營和投融資高層論壇中,「香港霍氏實業集團*六寶(北京)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分論壇主辦單位之一的身份被標註在背景板上。霍文芳以六寶基金董事長的身份出席該論壇並發表講話。而且,他還曾代表「六寶基金」簽署過合作協議。

你說不是法人就不是法人了?

在多名投資者的抗議下,北京市朝陽區工商局於2016年年1月份舉行了公聽會。六寶基金、投資人都派代表參加了此次公聽會,金巧巧父親也參與了。

在公聽會上,朝陽區工商局提交的鑑定書顯示六寶基金註冊登記時提交的霍文芳簽字表格是複印件,而非原件。六寶基金方回應稱,這是因為霍文芳當時用原子筆而非簽字筆來簽名,不符合工商局的規定,故用複印件代替。

在2015年年中,霍文芳就以此為由向朝陽區工商局提交了撤銷其作為法人代表的申請。投資者在知道這一消息後,十分錯愕。他們表示,四月份霍文芳還曾出面撫慰大家,稱他一定會保證投資者的利益。

但五月份之後就再也不能聯繫上霍本人了。

在公聽會上,朝陽區工商局並未對霍文芳筆跡的真實性提出異議。不過,公聽會之後,工商局做出了「證據不足、需補充證據」的決定。

確實是不能只憑一份複印件來確認筆跡的真偽,還有很多證據需要鑑別。

霍文芳還曾以六寶基金法定代表人的名義,簽署過一系列的法律文書和合同。這些都需要一一鑑別其筆跡。但經北京市工商局多次溝通,霍文芳也未前往進行情況說明,使得案件停滯。

他就這樣消失了!

不過,在這次公聽會上,六寶基金股東之一趙蕾提交了一份代持協議。

代持協議的簽署時間為2013年1月16日,協議註明:六寶基金由田紹龍與霍文芳共同設立,各持50%的股份,霍委託趙蕾代持,並將後者登記為公司股東。趙蕾確認其名下48.5%的股份受霍文芳委託代持,霍為實際股東。

趙蕾代持協議

簽署代持協議時,北京市寶盈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嚴少芳作為六寶基金的律師在場見證。這位律師表示,與代持協議相關的一個變更資料是霍文芳從香港寄過來的,但代持協議是霍文芳本人當場簽署的,「(代持協議的)真實性沒什麼可懷疑的」。

目前為止,霍文芳仍是六寶基金的法定代表人。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證券律師臧小麗表示,即便相關合同和文件不是霍文芳親自簽署,也未必就能說明霍文芳對六寶基金不負責任。六寶基金的工商登記資料和其在基金業協會的備案,法人代表都是霍文芳,而媒體一直都把霍文芳作為六寶基金董事長來進行報導,霍文芳理應知情。

這麼長時間以來,霍文芳並未提出異議,如果其以六寶基金董事長身份出席會議一事屬實,那麼法律上也可能理解為用行動認可代簽名的事實。

不是假項目就是爛項目?

當投資者開始維權的時候,他們決定去考察那些投資項目——當時,他們還希望能夠在「大風暴」之前順利平倉。他們從六寶基金的財務總監趙蕾那裡拿到了基金的投資項目,其中很多都沒有被公示過。

但當他們到了現場,全都崩潰了,「不是假項目就是爛項目」。

假項目多集中於石油領域。

包括金巧巧在內的多名投資者都購買了「天金石油」項目。「六寶天金石油專項投資基金」基金規模為1.5億元人民幣,存續期限為1年+1年。在公司的宣傳單頁,頁面赫然註明「保本型」,一年期基金預期收益從11.5%—15.5%不等,兩年期收益最高達16.5%。

可北京天金石油銷售有限公司表示,這純粹是騙局。兩者不僅毫無關係,並且天金石油已經準備向法院起訴六寶基金的詐騙行為。

另據《中國經濟周刊》2014年年底報導,六寶基金2013年8月發行的募集目標達54億元的「中石油油氣聯建項目」理財項目實為虛假產品。

項目方雲南祿達財智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後來聲明稱從未與六寶基金簽署任何合作協議,六寶基金也從未向雲南祿達進行過任何形式的投資,並以「涉嫌集資詐騙罪」對六寶基金進行刑事舉報。

除了這兩家,還有些項目難辨真偽。

六寶基金官網顯示,其2015年1月發行了名為「霍氏天然氣特殊目的公司」的產品,募集資金4億。霍氏液化天然氣公司為霍氏實業有限公司旗下企業之一,同時還有六寶基金、霍氏慈善基金、北盟能源有限公司等。然而媒體查詢後發現,霍氏慈善基金有限公司成立於2009年,北盟能源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

霍氏液化天然氣公司在香港和大陸均未能查詢到,無法判斷其真偽。

其他項目,儘管真實存在但是爛得一塌糊塗。

六寶基金持續2年投入了2億至河南景源果業。項目表上顯示,景源果業總資產為16億,年營業額達到了10億。然而,公開資料顯示,該企業在2014年資產總額只有1500萬元。目前該企業已經進入破產清算,在2015年7月份進行了三次司法拍賣。

該基金還投入2.5億元至內蒙古尚華置業集團有限公司,這是六寶基金的一個大項目。今年初,投資者們前往鄂爾多斯考察時發現,這裡不僅是一個偏遠的農貿市場,並且欠下外債高達8個多億,公司已經被多家企業起訴,資產也在2015年就被法院查封。

股權幾度轉手,落入六寶基金高管手中

還有些項目錯綜複雜,深度關聯,完全達到了讓人看不懂的境界。

例如,普凡生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簡稱「普凡生生物」)、包頭市慧鑫實業有限公司(簡稱「包頭慧鑫」)、托克托嘉和煤炭物流綜合開發有限公司(簡稱「托克托」)為其所投資的不同項目,就有多名高管交叉任職。

「六寶普凡生生物科技甘草種植深加工項目」專項基金的規模1億元人民幣。

普凡生生物的創始股東是余嘉祺、李建軍、曹飛,這三人也同時出現在包頭慧鑫的創始股東名單中。普凡生在2014年7月至11月進行了四次股東變更,將上述3人「洗出」投資人行列。

11月,六寶基金開始發行普凡生項目基金,成為普凡生生物的股東。

而普凡生生物的另外一位股東諾恩(北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恩」),成立於2015年5月27日。不到一個月,這家公司就捕手了六寶基金的股東位置。

該公司四個創始股東楊承皓、劉庭權、陶珊珊、鄧基光全是六寶基金的高管。其中楊是六寶基金副總裁,陶是六寶基金行政總監,鄧是六寶基金銷售總監。而在工商資料中可公開查詢到,鄧基光為六寶基金青島分公司法定代表人。

六寶基金髮行的多個基金項目都採取同樣的方式,最終將「六寶基金」的影子從股東名單中「洗出」,成功轉至六寶基金的高管們控制的公司中。

銀行行長「飛單」,直接套牢投資者

霍文芳是讓這400個投資者信任的一個名字,但另外一個讓這些「中產階級」陷入這個窘境的則是銀行。

常亮夫婦是交通銀行朝外支行的VIP客戶,他們投資「六寶基金」完全是因為他們十多年的老朋友——該行前行長趙世雄。

「我們帳戶里的錢比普通儲戶稍多一些,每次去銀行,趙世雄都會出來打招呼,逢年過節也會送來一些小禮物。十幾年下來,與趙也算熟識。」2012年,趙世雄首次給常亮打電話推薦六寶基金,稱這是霍英東兒子霍文芳成立的私募基金,在該支行開戶,交通銀行可以監管到該基金的流向,保證資金安全。

此後趙世雄不斷找機會套近乎,2013年稱可以與常亮各出50萬合買一隻理財產品,常亮夫婦終於被趙的「誠意」打動,於2014年分兩筆共投入600萬購買了六寶基金的理財產品。

當然,這次,投資款沒有如期回帳。

如果說這兩位是被「霍文芳+老朋友+銀行」所欺騙的話,似乎還情有可原。但李韜就有點「冤枉」。

她是2012年參加銀行VIP客戶活動時,才認識趙世雄的。趙世雄不斷電話及約其喝茶推薦產品,李韜2014年分兩次共投入300萬元購買了同一款產品。這一年,她與常亮因湊單而認識,趙世雄集結八個人湊了1000多萬合單購買了六寶基金「天金石油」產品。

霍英東之子涉20億基金黑幕一線明星與央企高管全套牢!

八名投資者與六寶簽定的合同單據

現在,李韜後悔死了,「其實我本打算少投入50萬,但刷卡時,趙世雄和他老婆都在我旁邊再三勸說下,我就投足了300萬」。

當兌付危機爆發後,他們聯繫趙世雄,但這位前趙行長稱其已辭職已離婚,財產全部判給了老婆。此後,他們再也未能聯繫上趙世雄。

據媒體調查,中國農業銀行、北京銀行、興業銀行等多家國有商業銀行的員工都參與了六寶基金「飛單」,其中就以趙世雄所在的交通銀行北京分行最為嚴重。除了趙世雄,還有交通銀行建國門支行客戶經理王璐、交通銀行阜外支行前行長馬劍。

霍英東之子涉20億基金黑幕一線明星與央企高管全套牢!

在投資者提供的六寶基金多個產品的宣傳冊上,赫然註明基金託管人為「交通銀行」。朱然表示,「但據我所知,交通銀行並沒有與六寶基金有過合作。」

宣傳冊顯示交通銀行託管

據投資者估計,這三位的「飛單」加起來,超過了1.1億元人民幣。

霍文芳拿了多少?

事後發現,六寶基金的風控其實就是田紹龍把關。

據說這位田紹龍高中學歷,成立六寶基金之前在北京郊區靠為超市送辦公用紙為生,後來機緣巧合遇到霍文芳,在他的指點下成立了六寶基金,從而改變命運。

這套路……好深。

長時間以來,霍文芳除了出席大型活動之外,一直都未正式公開參與到公司營運中。但他可拿了不少錢。

從2012年開始至2015年,六寶基金打入霍文芳帳戶的工資及往來款就逾1260萬。六寶基金為霍文芳的「壽光霍氏六寶國際賽艇俱樂部管理有限公司」投資3000萬,用於建設賽艇俱樂部,並定於2016年6月前還清。據現在流出來的對帳單資料,六寶基金分六次匯款逾2500萬給項目方,另有一張字跡不清晰難以辨認,項目進展情況不詳。

另外,霍氏天然氣項目進展情況不詳。

據有投資者透露,田紹龍曾經跟他表示過,霍文芳從六寶基金捲走的資金有6億多。不過,鑑於田紹龍現在已經被逮捕,沒有人能知道這個數字是否真實。

現在,霍文芳仍然「失聯」。

投資人多次前往霍家溝通,但霍家並無人出來應答。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端午節期間,沈女士與朋友一起前往霍家大宅,據稱家裡有保鏢模樣的人出來看了一看,沒有與他們進行交流。「他們家是那種深宅大院的,院門口距離真正的住房還有很遠的距離,只有保鏢出來看了一下,我們與他們溝通不上的。」

不過,根據香港媒體報導,身為二房長子的霍文芳向來不受霍英東的喜愛。

霍英東不願讓兒子經商,但霍文芳就喜歡自己做生意——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生意。

據說有一年,霍英東在香港接到東北地區某省政府的電話,對方說:令公子文芳不久前和我們商談「拆爛船」生意,我們已經決定和他合作,並且會大力支持,經歷配合。

霍英東當即在電話里回復對方:文芳與你們談的生意,我一無所知,也與我無關,希望你們慎重考慮,放棄與他合作。

從那以後,霍英東曾多次責罵霍文芳,讓他絕對不能打他的招牌與別人談生意。在1991年,霍文芳因涉嫌非法販賣軍火在紐約被捕後,霍英東極度惱火。儘管花了幾十萬美元擔保或文芳回到香港,但從此後,父子倆形同陌路,再也不說一句話。

甚至有香港媒體說,霍英東已經向很多人表示過,自己不再承認霍文芳是自己的兒子。後公開登報與霍文芳脫離父子關係,並稱霍文芳的生意從此與霍家無關。就連霍文芳的離婚官司,霍家也是站在兒媳,而非兒子這邊。這也因此出現過,霍文芳其實並非霍英東親生兒子的傳言。

四月,在多次聯繫霍家無望後,有投資者再次攜帶寫給霍文芳母親馮堅妮、霍震霆等人的信件到香港郵寄至霍家,質問霍文芳詐騙一事。至今,不見任何回復。

但,一個既然已經幾乎是公開被宣布與霍家毫無關係的人,為何能如此輕易地,在大陸欺騙了這麼多被稱為高淨值人群的「中產階級」的呢?難道就真的從來沒有人在掏出錢之前,想一想,要不要調查一下嗎?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投資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622/758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