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彭德懷臨終欲對女護士做什麼遭拒

——彭德懷臨終前伸手和女護士「告別」,被對方拒絕

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經來到了,想和女護士握手,護士不伸手;他要和戰士握手,戰士也沒伸手,只好無可奈何地說:「告別了!」

1974年2月,彭德懷的右手指又開始劇痛,接著刀口疼,右肩疼,劇烈的疼痛折磨得他大汗淋漓,在床上翻騰。他被劇痛折磨到6月,人已消瘦不堪,神志昏迷。他一遍遍說著一句話:“晚上不得天亮,白天不得天黑。”度日如年。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經來到了,想和女護士握手,護士不伸手;他要和戰士握手,戰士也沒伸手,只好無可奈何地說:“告別了!”

彭德懷戎裝照(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彭德懷1959年被打倒後,其實直到1974年才去世,死於直腸癌,艱難地生存了15年之久。

1974年元旦,彭德懷躺在301醫院的病床上。沒有人來看他。他自言自語說:“又過去了一年”,“這是最後一個年了!”

他預感到1974年將是他生命的終點。

新年的《人民日報》送到他手中,他閱讀著,元旦獻辭又是“大批判”,又點了他的名。他把報紙一扔,氣得胸脯起伏。自從去年4月發現是直腸癌晚期做了手術後,他不但沒有好轉,反而癌細胞迅速擴散到全身,年前他就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了。專案組允許他的侄兒女彭梅魁、彭正祥、彭康白和彭鋼等每個星期日來探視。但是當他們去看望時,彭德懷用盡全身力氣也沒有坐起來,躺在床上悲愴地喊:‘這怎麼辦?這怎麼辦?我癱了,自己不能料理自己了,可我的案子還沒有搞清楚呀!”

2月,彭德懷的右手指又開始劇痛,接著刀口疼,右肩疼,劇烈的疼痛折磨得他大汗淋漓,在床上翻騰。他被劇痛折磨到6月,人已消瘦不堪,神志昏迷。他一遍遍說著一句話:“晚上不得天亮,白天不得天黑。”度日如年。

他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經來到了,想和女護士握手,護士不伸手;他要和戰士握手,戰士也沒伸手,只好無可奈何地說:“告別了!”

然後,他在病床上使盡全身的氣力發出吼聲:“我沒有裡通外國!”

8月,彭德懷病勢垂危,葉劍英知道後,指示派人去看望他,詢問他有什麼事要說。9月2日上午,兩個人進入了彭德懷病室。彭德懷躺在病床上,掙扎著、艱難地、斷斷續續地說:

“毛主席發展了馬列主義。”

“我們的社會主義事業一定能勝利。”

“我們國家建設,戰略防禦設施不完備,國防工業和科研跟不上需要,這是我最擔心的。”

“我自己犯有很多錯誤,但我不搞陰謀詭計,在這一點上,我是清白的。”

“已經審查我八年了,現在還沒有做出結論。”

來人回去後向葉劍英作了報告。記錄彭德懷的病情為:“左側肢體偏癱,右下肢浮腫,小便失禁,舌頭髮硬,說話不清。”

此時彭德懷持續高燒,已經停止進食,靠藥物維持生命,時而昏迷,時而清醒。9月16日後,他失去了痛覺,進入深昏迷狀態,隨後,11月29日14時50分許,臉上突然出現一陣紅暈,隨之鼻口出血,呼吸停止。14時52分,心臟完全停止了跳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