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馬光遠:在中國,堅持做實業的企業家不是傻子就是瘋子

作者:

中國樓市和股市的不理性使得中國到處蔓延著急功近利的歪風邪氣。

人生最大的問題是選擇風口。選對了風口,無論你是什麼,你都會在風口飛起來。選錯了風口,人生等於一場悲劇。

2000年左右,有一個人把自己在深圳的房子賣了,然後創業做實業,前兩年終於做不下去了,又把自己做了10多年的企業賣掉,賣了400萬,然後以這400萬作為首付,把10多年前賣掉的房子又買了回來。買回來不到兩年,他的房子在新一輪的房價飆漲中翻了2倍,房子兩年的增值比他過去10多年做實業賺的錢都多。這個故事是想告訴大家,過去10多年,中國財富的風口在房地產,房地產成為中國聚集財富和資源最多的行業。

與本輪房地產再一次狂飆猛進相對應的,是中國民間投資在前5個月的懸崖式暴跌。在一季度民間投資的數據大幅度下滑的時候,筆者曾經在功夫財經的專欄文章《民間投資為什麼懸崖式暴跌?》中有過專門的分析。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前5個月,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3.9%,幾乎相當於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三分之一。和去年年底民間固定資產投資10.1%的增速比,可謂真正的懸崖式暴跌。民間投資占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的比重為62.0%,比去年同期降低3.4個百分點。其中,經濟處在困難中的東北地區,前五個月的民間投資的增速暴跌29.3%。

高層對於民間投資的下滑極為重視。5月9日,「權威人士」在談及中國經濟大勢時,將「民營企業投資下滑」列為當前中國經濟的第一風險。國務院在5月份派出督查組調查民間投資下滑的情況,一個月後,他們在國務院常務會上向總理來交卷。

據說這次國務院常務會的主題只有一個,就是民間投資。會議開了3個多小時,在談及民間投資下滑的原因時,媒體是這麼報導總理的反應的:

「大家都應該認真看看這張表,真是讓人感到既可笑又可悲!」李克強翻閱著手中的督查報告感嘆道。總理所說的,是國務院督查組報告中所附的數張表格,其中列舉了一家民營企業新建一個項目需要的90項行政審批事項,以及日常經營中需要的56項審批事項。

「有些項目,我們的政策規定得很清楚,只要不在禁止名單內,企業就僅需備案,為什麼還要在前面再加上一個『確認』,還要再繼續審批?」總理指著表格的欄目連續追問,「這麼多審批項目、涉及這麼多部門,有些都是重複審批。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了,民間投資怎麼能不難呢?」

總理最後說,「我們要多傾聽民間呼聲,多辦便民之事!」總理說,「該取消的審批就要徹底取消,該給市場的權力就要完全放給市場!」

從國務院督查組調查的民間投資下滑的原因看,不外乎老生常談的鼓勵民間投資的法規政策不配套、不協調、落實不到位;民營企業在市場准入、資源配置和政府服務等方面難以享受與國企同等待遇;融資難融資貴、繳費負擔重;一些幹部不作為、不會為、亂作為,少數地方政府失信等。

但在我看來,這些原因其實只是表面現象,因為這些原因一直存在。為什麼之前民間投資一直在高速增長,而到了今年,卻出現懸崖式暴跌呢?背後的真正根源,是中國經濟進入「無人區」,依靠過去的模式投資實業,投資一些建設領域,根本不賺錢了。不賺錢了,所以民間投資不再去追加投資。

再說明白一點,民間投資這個時候下滑是正常的,是理性的。當投資實業不賺錢的時候,還硬著頭皮去投資,那才是瘋狂和非理性。

當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民間資本不願意投資實業,早在本輪金融危機爆發之初就跡象非常明顯。以筆者2009年在江浙一帶的實際調研為例,高達70%以上的民間資本選擇投資房地產和股市,而只有不到5%的人選擇從事製造業,這和上世紀90年代民間資本爭相投資實業的情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對實業的冷落不單單是民間資本,近幾年,大量的國有資本也游離在股市和樓市。每年的財富榜上,房地產、金融和資本市場的大亨屢屢上榜,從事實業的則黯然失色,這成了轉型中國的一道獨特的經濟風景線。

中國的企業家為什麼對實業失去興趣,原因非常複雜。

首先,宏觀環境和產業政策的惡化,使得民間資本無法進入一些產業領域。民間資本在電力、熱力的生產和供應業中只占13.6%,在金融業只占9.6%,在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只占7.5%,在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只占6.6%,至於在石油、電信、鐵路等領域,所占比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而一些地方政府以重組整合的名義將民間投資擠出煤礦等領域,將民營資本逐出。即使一些競爭領域做得相當不錯的實業家,如匯源果汁等,也因為環境因素都急於退出實業,鮮有做百年老店打算的。

其次,中國樓市和股市的不理性使得中國到處蔓延著急功近利的歪風邪氣。民間資本、國有資本和外資都爭先恐後進入房地產業,在房價暴漲的情況下,進入房地產一個月的收益都遠高於辛辛苦苦做實業一年的收益,做實業成了最沒出息的選擇。曾記得,當年幾乎中國的中央企業都爭相殺入房地產,即使在國資委出台退出令的情況下,也沒有撲滅他們對房地產的熱情。

筆者多次強調,對於一個經濟體而言,如果其大多數資源集中在房地產和股市等虛擬領域,則意味著關係國計民生的實體產業和高科技領域的資源將逐步萎縮,最終經濟將呈現「空心化」,整個經濟體將演化成一個只追逐財富分配,而不創造財富的「傳銷化」體系。對於中國經濟而言,當前最大的危險即在於此。

而大家之所以如此,無非是因為做實業的環境太差,做實業賺不了錢,做房地產和搞資本運作實在太爽。當然,這錯不在企業家,在房地產暴利存在的情況下,企業家是很難安心做實業的。在房地產很賺錢的情況下,在央企紛紛製造地王的情況下,如果一個人能夠堅守不去染指房地產,在我看來,不是傻子,就是瘋子。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功夫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0628/761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