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長江中下游洪災嚴重 三峽大壩作用再引質疑

幾天來,中國長江中下游經歷嚴重洪澇災害,已經造成100多人喪生,上千萬民眾受災,湖北省災情尤為嚴重。輿論除了關注水利系統貪腐外,三峽大壩的防洪作用實際上正相反,旱時蓄水發電,澇時排洪保壩。有分析稱,長江流域水患嚴重嚴重的原因,除了水利系統的腐敗之外,三峽大壩也是一個主因。

2003年6月10日工程人員湖北省宜昌市觀察三峽大壩

2003年6月10日工程人員湖北省宜昌市觀察三峽大壩

近日,中國長江中下游經歷嚴重洪澇災害,而湖北省的災情更是嚴重。根據湖北日報報道,“截至7月6日17時統計,6月30日以來強降雨已造成湖北省17個市,80個縣,1162.85萬人受災,死亡48人,失蹤7人”。

同時,據中國水利部水文局消息,第1號颱風“尼伯特”於7月5日17時加強為強颱風,其中心位於台北市東南方約1530公里的洋面,預計將向西北方向移動。此次颱風是否會與長江流域洪水相遇從而加重災情,引人關注。

據CCTV新聞報道,從6月30日20:00至7月6日10時,湖北武漢一直面臨強降雨,此次降水已經“突破武漢有氣象記錄以來周持續性降水量最大值”。到目前為止,武漢市內的交通近乎全面癱瘓,大量民眾被迫轉移到安置點。

面對嚴重的災情,不少網友為武漢加油打氣,但也有不少人開始質疑武漢治水資金的去向。

據新京報報道,武漢曾經投資上百億元人民幣治理水利,但如今卻再陷“看海模式”,引人質疑其百億水利投資的去向。

三峽大壩防洪功能正相反

美國之音報道,除水利投資外,此次水災又一次引發了對於三峽大壩工程的質疑。從工程項目提出之初,國際和中國國內對於三峽大壩的討論就從未停止,比如上百萬移民的安置問題、對長江流域的生態破壞等等。如今,三峽工程本身的功能都遭到了質疑。

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指出:“當年論證三峽大壩的好處就是可以有效地控制下游水量。現在的情況正好反過來:下游乾旱時,大壩需要蓄水;下游鬧水災時,三峽卻需要泄洪。”

前任長江防總總指揮、前湖北省長王國生近日也指出,三峽大壩建成之後,長江河道、水勢等改變,令大洪水考驗加劇。

三峽大壩遺禍無窮

點此看大圖片

此前有分析稱,在長江開發項目中,遺禍最深的就是當年江澤民強推上馬的“三峽工程”。

據專家分析,三峽工程耗資巨大,維護費用空前,所產生的經濟效益根本不足以支撐如此大的投入,實際上是一個賠錢工程。不但如此,還給長江流域造成巨大的生態破壞,製造了各種巨大的隱患,包括地震、滑坡、水患、河道淤塞等等。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預言,三峽大壩最後不得不被曝炸掉。【阿波羅網曾報道:三峽工程遺禍無窮 習近平表態

洪災考驗水利腐敗

據香港香港東方日報報道,自從1998年後,中國年年增加水利系統的投入。

1998年底,國家全面啟動加固長江干堤工程。到2003年,跨越湖北、湖南、江西、安徽4省的長江中下游干堤加固工程完工,這期間中央投資684億元人民幣用於治理開發長江。

而長江的大量支流,乃至各地大小河流、水庫山塘、發電灌溉等種類繁多的水利工程,投入更是驚人。十一五期間(2006-2010年),全國水利投資逾7000億元,到十二五(2011-2015年)猛增至1.8萬億元,預計十三五(2016-2020年)要超過2萬億元。

以長江防汛主要省份湖北為例,十二五期間的水利投資將近1200億元。

但新洲官方證實,舉水河20多年來一直沒有加固,儘管舉水在1991年差點潰堤,儘管舉水是流經武漢郊區的長江重要支流,卻讓其年久失修。

報道指,其中有多少水利投資被中飽私囊,公開統計數字欠奉。不過,中紀委辦案有盞“明燈”:國家資金往哪個領域去,那個領域腐敗就會比較多,此乃中共體制的特色。

中共十八大以來,水利系統被抓走了10多名廳級或以上官員。

2013年11月被查的湖北省副省長郭有明,長期在水利系統任職,曾任湖北省水利廳副廳長;江西副省長姚木根2014年3月下台,分管水利的他在項目審批、承攬工程等方面以權謀私,受賄2300多萬元。

與姚木根差不多時間被查的廳官,還有水利部綜合事業局長王文珂,以及江西省水利廳原副廳長文林、貴州省水利廳原廳長黎平等人。

相對於高官,地方小蛀蟲更是數不勝數。江西曾查出以九江市水利局長裴木春為首的水利系統腐敗窩案,共158人涉案,收繳7600多萬元,連木匠也可承修水利工程。

長江防汛抗旱總指揮部今年3月初派出7個檢查組,對流域內12省份進行汛前檢查,結果發現大量問題:

一是在建工程眾多(地方政府為了完成投資額度,推高GDP或者另有目的),以及竣工工程未經歷洪水考驗。

例如湖南省尚有在建涉水工程822處,其中水庫635座,堤防86處。江西省有2000多座水庫存在較大安全隱患,而已經加固的也尚未經歷過洪水考驗,全省還有近20萬座山塘處於沒人管的狀態。

二是中下游幹流和主要支流崩岸問題嚴重,湖南嶽陽洞庭湖大堤就有一段堤頂開裂,裂寬5厘米左右。江蘇滁河、水陽江、秦淮河當前的防洪標準僅20年一遇。

三是沿江年輕官員防汛意識、知識和經歷不足;一些分蓄滯洪區成為良田,甚至搞起工業開發建設。

四是堤防物資儲備不足,例如湖南儲備的救生衣、衝鋒舟分別缺51%、56%。農村青壯年外出打工,巡查搶險隊伍缺人。

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