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我們見過大隱隱於市的高人

那個小伙直接開價十萬,普通人聽到肯定都高興的不得了,一塊木頭十萬啊我去,可大叔說了句給多少錢我都不賣,然後就下逐客令,結果過了兩天小伙帶了一個老頭過來,據說是聽說這個木頭直接從帝都飛過來的,看了以後直接坐地開價,一直往上加,結果就是被大叔十分霸氣的一句‌‌「你今天就是給我一千萬現金我也不賣,哪來的回哪去!‌‌」給震走了。

16年初,去南京遊玩,晚上8點多的時候還在街邊流連忘返。然後我就發現了這位小哥,在街頭用粉筆賣藝:

這個小哥穿的破衣爛衫,似乎幾個月沒有洗過澡了。他身前擺著一個藍色小紙盒,裡面裝著各種顏色的粉筆,基本都是一些粉筆屁股。他默不作聲,低頭用粉筆在地上畫出大片的著色,用手把粉筆的粗線條抹勻,用一把已經褪色的小扇子把粉筆屑扇走。畫中黑色的部分用的是一支炭筆。我駐足看了半個小時,半個小時他完成了蕾絲花邊胸衣的繪製,兩隻手也髒的不成樣子。在這熱鬧的南京街頭,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突然多出了一個蒙娜麗莎的微笑,我這半個小時的見證,大概也就是所謂的‌‌“奢侈的閑工夫‌‌”吧。

By陳震

我去湖北省博物館的時候,最想看的就是編鐘。

其實編鐘我已經在隨州博物館看了很多次了,但是還是最想看這個。

當時沒有查清楚,湖北省博物館會不會有和隨州市博物館一樣的編鐘演奏表演。

我一直在博物館駐留很久,直到快閉館,夕陽西下,人流開始漸漸散去,我還是在諾大的博物館裡迷失方向。

但是遠遠的,我突然聽到了編鐘演奏的聲音,是一首世界著名鋼琴曲!

我加快腳步,朝著音源的方向衝過去,世界名曲已經演奏完了,此時正在演奏一首新的樂章,《送別》。

我哼著,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一邊跑,一邊眼淚不自知地流了出來,空曠的博物館裡回蕩著悠揚又清脆的青銅敲擊聲,真的太美太震撼了。

等我氣喘呼呼地跑到我認為是演奏場館的地方,卻只看到一個空蕩蕩的展廳,那裡放著一架供遊客敲打玩耍的仿品編鐘。

一位穿著安保制服,一看就特別土氣,鬍子拉碴的保安大叔,正在認真地敲著送別的後半段。他神色自若,卻敲出了感情充沛到快要溢出的旋律。

他的整場演奏,都只有我一個聽眾,我站在那裡不敢靠近,大氣不敢出,怕打擾到他。

他敲完整首歌,放好小錘,背著手踱步離開了。

我站在原地,眼眶濕潤,久久不肯離去。彷彿是從時間盡頭傳來的遙遠而古老的音樂,一直在我的心頭流淌著。

走出博物館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今天很幸運,也很幸福。

By Kingfisher

坐標河南南部某山區。

人物是一個現年五十多歲的大叔,滿臉絡腮鬍,一口大黃牙,煙癮極大,而且不管抽不抽煙總會叼一根在嘴上,平常穿衣服也很邋遢,據說從不洗澡,因為他說洗澡會讓他喪失某種能力,這種人走在街上你會以為是一個流浪漢,但是你認為他很窮?NONONO!他一點都不差錢。他們一家人在我們當地都很出名,起碼曾經是的。他父親在世的時候被我們當地人稱為‌‌“大仙兒‌‌”,為什麼這麼叫,聽我姥姥說,不是因為他具有什麼特異功能,而是他養了一隻老鼠,一隻奇大無比的老鼠,據姥姥的說法那隻老鼠比很多貓都大,非常聽話,從不怕人,他們家以前吃飯的時候老鼠都會像狗一樣趴在桌子下面等待主人餵食,而且大叔的父親從來不見陽光,白天基本沒有人見過他出門,待客都是在家裡,理由跟他兒子不洗澡如出一轍,在大家看來一樣荒謬。

下面我們把話題繼續回到大叔身上,剛才上面我們講過,大叔今年已經五十好幾,但是仍然未婚,也從未見過他身邊有女人,平生有兩個愛好,打獵和採藥,後來國家開始對槍支彈藥進行管制,又對野生動物進行保護,打獵也就慢慢放棄了,專註採藥,偶爾弄一些根雕,兜售給進山旅遊的遊客,他賣東西是看心情的,心情好的時候你買斤馬齒莧說不定還送你根野生大靈芝,比如說去年,有一個武漢人過來旅遊,開著一輛路虎攬勝,相中了他攤位上的一個大根雕,剛好那會兒我放假回家目睹了全過程,說實話這東西在我看來就是個造型獨特一點的樹根,拿去燒鍋爐都嫌費勁,可是那個武漢土豪看見根雕的時候就像看見了裸女一般,眼神里充滿了興奮,就說你開個價,那天大叔心情不錯,說今天我心情不錯一萬賣了,我差點噴血,獅子大開口啊卧槽,誰知道那個武漢土豪像撿到寶貝一樣,立馬回車上拿了一萬現金拍在桌上,然後讓大叔幫忙幫他把根雕搬到車上,根雕不高,但是挺長,而且很多部位都很尖銳,放上去的時候卡著了,把真皮內飾都給划了,大叔說要不拿下來鋸一點,這不好放,誰知道土豪說不能鋸不能鋸,這破皮值幾個錢,隨便劃,看的我心都在滴血,末了裝上車了,土豪一直跟大叔說謝謝,還留了電話,說以後這些東西有多少他收多少,錢不是問題。

可當大叔心情不好的時候,那就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了。

這是今年過年回家聽說的事情,我沒親眼看到,只是道聽途說,不過告訴我這個事情的是我鄰居家的叔叔,他跟大叔從小一起長大,從他嘴裡說出來應該有80%的可信度,而且家裡那段時間確實好多人都在傳這個事情。去年冬天,一夥北京人到我們這來遊玩,一伙人在山裡轉迷糊了找不到路跑到大叔家去問路,一個小伙無意中看到了大叔放在家中的一個剛出土的樹根,還沒有雕刻,這夥人立馬眼睛移不動了,據我鄰居說樹根造型獨特,而且應該是那什麼木,恩,你們懂的。當時據說那個小伙直接開價十萬,普通人聽到肯定都高興的不得了,一塊木頭十萬啊我去,可大叔說了句給多少錢我都不賣,然後就下逐客令,結果過了兩天小伙帶了一個老頭過來,據說是聽說這個木頭直接從帝都飛過來的,看了以後直接坐地開價,一直往上加,結果就是被大叔十分霸氣的一句‌‌“你今天就是給我一千萬現金我也不賣,哪來的回哪去!‌‌”給震走了。

大叔還有一件驚世駭俗的事情是為了找一味草藥獨自一人跑到神農架,去過神農架的都知道,神農架林區非常的大,地形錯綜複雜,很多地方是未開發的保護地區,野生動物遍布,野人也一直給神農架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大叔去之前只是跟家人簡單招呼了一下,說兩三天就回,結果一走就是將近一個月,並且杳無音訊,他的老母親在家裡急得不得了,到處去找,最後都快報警了他回來了,回來的時候簡直都快認不出來,鬍子更長了,衣服臟到分不清楚顏色,還有很多地方是破的,頭髮像發霉的鳥窩一樣,全部打結在一起,臉上還有傷痕,大家都以為他在外面被什麼傳銷組織騙了,錢也沒了還挨頓打才回來的。結果他說他去神農架摘草藥在山裡面待了十幾天沒找到,準備出去發現迷路了,然後就一直住在樹上,還好他天天在山上摘草藥知道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要不絕逼死山裡面了,卧槽這簡直是真人版的貝爺啊!

最近這幾個月都沒見著他,可能又上山了吧。

By匿名用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知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