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恐怖!今年西方民主制度遇到真正危機

美國大選塵埃落定,美國社會主義左翼價值觀與社會傳統價值觀的之爭撕裂美國社會。西方世界對獨裁者卡斯楚的評價引發人們對真正民主危機的擔憂。美國的歐巴馬,加拿大的特魯多,歐盟的主席等西方左派們高度評價獨裁者卡斯楚。他們讚美卡斯楚,其實是讚美他們心中自己的理想——社會主義道路。這與美國的傳統價值觀是相背離的。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就是政治制度上堅持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同時在經濟社會制度方面不依戀政府提供的福利。西方左、右派的意識形態戰爭仍將持久地繼續下去。

學者何清漣指出,今年民主制遭遇到的真正的考驗,在我看來,既非英國脫歐,也非美國大選,這兩者無論如何艱難,最後總算體現了民意,在尊重民主程序的前提下實現了民主正義。民主國家政要借悼念卡斯楚這位獨裁者之機,其實表達了一種平時不便表達的政治偏好。這才是民主的真正危機。

民主國家只有少數人將卡斯楚稱為獨裁者

時事評論員曹長青認為,下屆美國總統川普:卡斯楚是「一個殘忍的獨裁者,他迫害了自己國家的人民將近60年。他留下的遺產是行刑隊、竊國大盜、難以想像的苦難、貧窮和對最基本人權的踐踏。」他說古巴仍是「一個獨裁島國。」川普在競選期間得到了反對卡斯楚的在美古巴流亡者們的強力支持,所以他誓言,「在任期內要為古巴人民的自由和繁榮而盡最大努力。」

他的副總統彭斯也在推特清晰明確地聲明,「暴君卡斯楚死了,新的希望升起。我們將會與受壓迫的古巴人民站在一起,追求自由與民主的古巴。自由古巴萬歲!」

曹長青說,美國總統歐巴馬:悼念含蓄委婉。他在26日公開說,希望歷史將記錄並評判卡斯楚對世界產生的影響。美國在這一時刻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誼之手。」

該聲明隻字不提卡斯楚是獨裁者,不提古巴是共產專制,不提60年來卡斯楚政權給古巴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更不提有多少古巴異議人士遭到監禁和殺害,而是避重就輕地說什麼美國和古巴作為鄰居和朋友在文化、家庭等諸多方面有共性,同時向卡斯楚家庭致哀。

歐巴馬的聲明不僅完全避開了美國跟古巴的對抗是民主跟獨裁的對抗,反而把這種對抗故意模糊成兩國人民的對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歐巴馬如此這般的聲明不僅是美國的恥辱,更是對那些遭卡斯楚迫害的古巴人民的侮辱和損害!

曹長青還說,加拿大總理特魯多:而加拿大的左派總理特魯多的聲明就更令人憤怒了。他不僅同樣隻字不提卡斯楚政權反人道、反人權的罪行,反而稱「卡斯楚先生是一位英雄式的傳奇領袖,為古巴人民服務了近半個世紀」,並稱「我知道我的父親以稱他為朋友為驕傲」。

這位左派總理還聲稱「代表所有加拿大人,對這位英雄式傳奇領袖的去世表示哀悼」。特魯多的特別胡說,遭到媒體和網民痛斥,他不得不出來辯解。同樣非常左傾的魁北克省長庫亞爾則為他辯護說,「我不覺得將卡斯楚形容為一位20世紀的巨人,有什麼爭議性。」把殺人暴君看作世紀巨人,當年西方左派就是這麼認定毛澤東的!真應該把他們都送到北韓體驗一下那種「巨人」的制度下多麼美好!

曹長青分析認為,左派們更是爭相跟特魯多比賽看誰蠢得更多。德國左翼黨主席瓦根克內西特和聯邦議會黨團主席巴爾馳發表聲明,把卡斯楚譽為「革命者」,並稱他有「偉大功績」,所以要追思。歐盟主席榮克更直截了當稱頌這個獨裁者是「英雄的男人」,在推特上說:「卡斯楚去世,世界失去了一位對很多人來說曾是一位英雄的男人。

共產專制和威權國家力挺卡斯楚

北韓的金正恩讚美卡斯楚「首次在西半球建立了以人民為真正主人的社會主義國家體制」。

美洲反美小霸王查維茲的接班人、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更杜撰說,卡斯楚「走向了最終的勝利」。

暴君卡斯楚為何成為西方左派眼中的英雄?

面對卡斯楚如此這般的暴君,為什麼美國的歐巴馬,加拿大的特魯多,歐盟的主席等西方左派們竟然歌頌?他們難道不知道卡斯楚的古巴從沒有民主選舉,從沒有言論和新聞自由嗎?他們不知道發生在古巴的那許多滅絕人性的惡行嗎?

時事評論員曹長青說,他們當然知道!但這一切都無法使那些烏托邦的頭腦清醒。他們讚美卡斯楚,其實是讚美他們心中自己的理想——社會主義道路。

西方的左派和右派的根本分歧,就是經濟政策。右派要最大限度的私有財產、市場經濟。左派就是要國有化,要依靠政府的力量均貧富,就是毛澤東的「打土豪,分田地」,只不過現今西方左派們無法像毛澤東們那樣用刀槍直接沒收了土地和私有財產,而是用高稅收,用政府力量強行進行財產二次分配。這種財富均等的社會主義,就是他們嚮往並為之奮鬥的目標。

曹長青談到右派時認為,人的才能等各方面都有不同,所以財富是無法均等的,應該強調和重視的是自由,是個人的權利。在自由競爭下,才有相對的平等。自由是根本價值,保護個人權利的價值高於平等!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大模式的選擇,其背後是由政府控制,還是市場決定,涉及的是個體權利的保障,還是個人自由被剝奪的重大哲學問題。

卡斯楚們熱衷和實行的社會主義,在美國、加拿大、歐盟等,沒法同樣照搬,因為有選舉的制約,如果傾向社會主義,就會導致經濟災難(例如當今的法國,希臘,委內瑞拉,南非等),左派政黨就會被選民淘汰。所以歐巴馬、特魯多、歐盟主席們,就對「實現了」他們社會主義理念的卡斯楚們,有一種自然的理念上的共鳴和情感上的親切。因而也刻意忽略他的獨裁、他的殘暴、他的反美等等。

學者程曉農說,卡斯楚和他的戰友切·格瓦拉之所以在一些西方左翼政治家和知識分子當中得到尊重,是因為精神上的共通之處。西方左翼的精神資源來自歐洲戰後興起的後現代思想理論,而後現代思想理論的意識形態根源是新馬克思主義。

美國社會主義左翼價值觀與社會傳統價值觀的對壘

程曉農認為,美國社會的傳統價值觀無非就是政治制度上堅持民有、民治、民享的理念,同時在經濟社會制度方面不依戀政府提供的福利。在堅持這種價值觀的美國民眾身上,可以看到一種「謙卑的自尊」。所謂謙卑,是指他們只要求有機會努力工作養活自己;所謂自尊,是指他們不願意依賴政府福利,但希望政府把納稅人提供的有限資源優先用於美國公民。

程曉農還說,雖然美文化精英們把那些持有美國傳統價值觀的民眾視為意識形態上的「保守主義」,其實,持有這種價值觀的美國民眾並沒有強烈的意識形態傾向,「保守主義」也不是一種真正意義上的意識形態。

美國的左翼價值觀則深深植根於意識形態演變當中,它的精神資源進口自歐洲,即戰後在歐洲居主導地位的後現代、新馬克思主義思潮;它在政治觀念上關注人權、弱勢群體,在社會經濟制度上支持大政府、多福利。

西方左、右派的意識形態戰爭仍將持續

學者何清漣刊文指出,世界青年面臨失業潮因而普遍左傾,已經成為不可迴避的現實,青年代表著未來,因此,世界必將迎來又一輪左右分裂互搏的局面,

曹長青分析認為,現在卡斯楚死了,應該說古巴有了改變可能。但社會主義那種烏托邦理想,卻仍活在無數西方左派的心裡,不會隨著全球最長的獨裁者而死亡。也許這世界上永遠會有一類人,不親自被投入古拉格絕不回頭。當然,中國人里不也有在「古拉格」轉了幾圈的劉賓雁們,仍然至死嚮往社會主義嗎。所以西方左、右派的意識形態戰爭仍將持久地繼續下去。

阿波羅網林億報導

擴展閱讀:

歐巴馬拯救了行將崩潰的共產古巴   古巴裔美參議員披露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6/1206/846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