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經濟突然進入衰退--困頓與囂張

作者:

臨到年底,盤點2016年的中國經濟,心情很難輕鬆。中國經濟突然進入了衰退,2016年的日子不好過,這是很多企業的共同感受。許多企業關門了,大多數企業則是在嚴峻的氛圍中苦苦支撐。在一片哀號中,也有一些血企業很亢奮,他們構成了2016年一道滋陰眾人眼光的景色:囂張。

中國經濟發展這麼多年,迅速擺脫了經濟貧窮,但始終未解決精神上、思想上的貧瘠。

首先是王石。王石與寶能的股權之爭,是貫穿全年的一個重大事件。在此事件中,王石可以說是原本光鮮的形象突然跌入谷底。在寶能這個民營企業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後,王石竟然公開說對方不配擁有萬科,甚至將此話進一步闡述為萬科不希望被私營企業控股。王石的反應,既無知,也無禮,遭受到了社會各界的強烈批判。在中國經濟界屹立多年的所謂成功人士形象,轟然垮塌。

王石倒下後,其他人並未吸取教訓。中國經濟界的另一顆明星,格力的董明珠,也倒在了股票收購之中。董明珠的格力電器遭受到了與萬科完全一樣的舉牌。董明珠沒有像王石一樣咒罵舉牌者,而是趕緊組織力量,進行資產注入,狙擊收購。然而,董明珠的方案過於自肥了,以至於在股東大會上被否決。這個結果導致董明珠怒了,竟然在股東大會上怒斥眾位股東:「我每年給你們分紅那麼好,你們居然如此待我?我若是不分紅,你們能拿我怎麼樣?」好事者將此行為悄悄錄在視頻中,發到網上,董明珠的形象一下子從女神變成了潑婦。

他們倆人都不是最囂張的。更囂張的行為來自學家。2016年,持續升值多年的人民幣遭遇大幅度貶值。此時的貶值,未必是壞事,其正面因素其實不少。然而,管理部門明確表明了對貨幣貶值導致的資金流出的擔憂。一向以相應官方號召、為官方尋找解釋依據為己任的經濟學界,自然是有人要跳出來附和的,這一次是清華大學的李稻葵。李稻葵發文稱:為了避免資金流出壓力,應該限制人們為了避免貶值而換取美元。如此驚人的言論,令人難以置信。難道李稻葵的意思是:官方有權力去侵犯公民為避免貶值而進行的換匯?有權強迫百姓承擔貨幣貶值?

人們應當注意到,李稻葵此前是大聲呼籲人民幣國際化的,如今,人民幣國際化剛剛走出一小步,李稻葵就開始要求限制百姓的經濟行為了。看來,他所謂的人民幣國際化,是人民幣完全控制在政府手裡的國際化。

囂張的氣氛不只停留在企業界、學界,官方的囂張一直保持在前列。面對險資對各個企業的頻繁舉牌,證監會、銀監會全部惱了。先是證監會斥責企業的舉牌行為,要求徹查。這立刻導致了網路段子的誕生:2015年賣股票有罪,2016年買股票有罪。股票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

與證監會相配合,銀監會直接對寶能動手,勒令其停止萬能險業務,從而徹底掐斷寶能的資金來源。寶能的行為是否對整體經濟有利,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我並不了解寶能,亦無意為寶能辯解,但是,我們須注意一個問題:寶能觸犯了那條法律法規?權力部門專門針對寶能採取打壓行動,是依法行政嗎?

上述王石、董明珠、李稻葵的囂張,屬於個體行為,而證監會、銀監會的行為,則表現出了公權力依然不受遏制地隨意作為。中國經濟發展這麼多年,迅速擺脫了經濟貧窮,但始終未解決精神上、思想上的貧瘠。企業家稍有成果便趾高氣揚;權力部門則一直搞搞在上。似乎沒有哪個階層、哪個團體學會謙卑、懂得規則。

2016年的這些囂張、咆哮,在一片蕭條中顯得有些聲嘶力竭。很有可能,正是經濟蕭條帶來的恐慌,導致了某些人的亢奮與不安。這說明,對於中國經濟的蕭條,大家還沒有做好準備。

2017年是否會更加艱難?答案應該是肯定的。中國經濟即將告別高增長期。鑒於中國經濟的高增長一直是扭曲的、犧牲百姓利益的,所以,我們對於即將到來的長期低增長,不僅要接受現實,還應該歡迎低增長期的到來。

俗話說:退潮之後才能看出誰在裸奔。我們的各個階層都將在經濟增幅收窄中走向正常思維。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