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溥儀皇后不堪忍受日本人暴行發瘋

——末代皇帝——溥儀五位妃子的守寡人生

溥儀淑妃文綉離婚出走後,溥儀遷怒寵妃婉容,婉容開始遭到冷落,染上鴉片煙癮。滿洲國時期婉容並不願去東北,卻被日本關東軍強行帶去,常年不堪忍受日本人暴行而發瘋。

末代皇后婉容大婚朝服照(圖源:《皇朝落日》)

愛新覺羅·溥儀,1906年2月7日生於北京醇王府。

溥儀父親載灃為光緒帝之弟,因為光緒帝無後,光緒帝病了後,慈禧下令將溥儀養育在宮中,不久光緒帝和慈禧逝世,溥儀繼承皇統,年僅3歲。

溥儀同時也過繼給慈禧早逝的兒子同治皇帝,一人祧兩房。小溥儀在登基大典時鼓樂喧天,被嚇得哭起來,父親在旁邊哄勸:“別哭,一會兒就完了。

溥儀十二三歲的時候,負責伺候的太監偷懶不想坐更守夜,每天晚上就把宮女們往溥儀床上送,剛剛開始發育的溥儀初嘗禁果之後,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慾望,常常被宮女們折磨的精疲力盡(宮女們大多沒有性生活),加之太監又會拿來一些壯陽葯給溥儀助興,久而久之溥儀身體每況愈下,變陽痿了,在溥儀贏取婉容之後可憐的溥儀完全喪失了男人正常的生理功能。

1921年,溥儀16歲了。宮中的敬懿、榮惠、瑾妃三位太妃與舊有的王公大臣,溥儀的親生父親載灃,決議要給皇帝溥儀選個皇后。

1、文綉(1909年—1953年)

文繡的五叔華堪見此良機,竟幻想藉機光耀已經很沒落的額爾德特家族,便自做主張,將文繡的相片,伴同眾多待選皇妃的姑娘照片,一起送到清室內務府,等候皇命中選。

2、婉容(1904年—1946年)

已滿16歲的婉容容貌端莊秀美、清新脫俗,且琴棋書畫無所不通而在貴族中聞名遐邇,所以也被選入宮。

溥儀自己選妃的時候,第一個圈中的並不是婉容,而是文綉;本來應是文綉封為皇后,婉容封為貴妃。但文綉相貌平平。而婉容卻出落得漂亮高貴,是聞名遐邇的美人。重要的因為婉容的家世顯赫。

溥儀首選的第一位妃子是文綉,但是四大太妃們,皆認為文綉家境貧寒、長相不好,讓王公勸溥儀重選。

在瑾妃的堅持下,選了婉容為皇后。文綉家族勢力沒有婉容家大,而文綉既被皇帝圈上了,也不能再嫁別的人,於是成為了妃子。

文綉自入宮之後,並未獲得溥儀的寵幸。她每天早上梳洗完畢,就先到溥儀的寢殿問安,再到婉容皇后和四位太妃的寢宮中依序請安,之後回到她所居住的長春宮並關上宮門,她或刺繡或教導長春宮的宮女認字,四位太妃和宮中僕役都對文繡的嫻靜有禮讚譽有加。

皇后婉容欺侮文綉,皇帝總是偏袒皇后。

1924年11月5日,結婚還不到兩年的溥儀、婉容和文綉,被馮玉祥趕出皇宮,遷到到醇王府居住。

溥儀一家人離開皇宮,即標誌著皇帝、皇后、皇妃的尊號,都自然廢止了,如平民百姓。

溥儀天天與婉容在一起,上街時也只帶著婉容一個人,就連日常進餐,也不同文綉一桌同吃。接待賓客,溥儀只要婉容陪伴,逢年過節所施的賞賜,也沒有文繡的份,可見溥儀是鐵了心要將文綉晾在一邊了。與此同時,文綉還不時因婉容尋機起事,遭受無理的謾罵和羞辱。

據史料記載,同樣流離失所的溥儀卻對婉容關愛備至,他們到了天津後,溥儀經常帶婉容出席各種摩登場所,更是天天出去遊玩,打馬球,僅1930年5月,婉容在一月內出門六次:第一次到馬廠遊玩;第二次到馬廠並順路去義利公司購買物品;第三次到馬廠,同時在起士林吃飯;第四次到馬廠又在起士林吃冰淇淋及楊梅等冷飲;第五次是因載灃新從北京歸來,婉容隨溥儀到戈登路看望,之後去馬廠遊玩;第六次是隨同溥儀的妹妹到天津的熱鬧市區一一中街閑逛,這幾次出門大多是和溥儀一起,有時由溥儀的妹妹陪伴。

在一個農曆除夕的晚上,溥儀與婉容在寢宮嬉戲,這時,有宦官奏報淑妃文綉用剪刀捅自己的小腹,溥儀生氣地說:“她慣用這伎倆嚇唬人。誰也不要理她!”

溥儀後來在《我的前半生》回憶道:“婉容本是一位天津大小姐,花錢買廢物的門道比我多。她買了什麼東西,文綉也一定要。我給文綉買了,婉容一定又要買,而且花的鋪更多,好像不如此不足以顯示皇后的身份。”

正當文綉生活下去時,文綉表姐夫毓璋的女兒玉芬得知文綉婚姻不幸、處境悲慘時,坦誠地對文綉說:“現今是中華民國時代,法律上寫著男女平等,而溥儀早已被攆出皇宮,是平民一個,不是什麼‘皇上’了,他也得守法,平等待人。你應該請個律師,寫狀子,控告他虐待妻子,同他離婚,另外索要撫養費。”

所以文綉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敢於向封建皇帝提出離婚並訴諸法院獲得成功的皇妃。

文綉離婚出走後,溥儀遷怒婉容,婉容開始遭到溥儀冷落,染上鴉片煙癮,滿洲國時期婉容並不願去東北,卻被日本關東軍強行帶去,常年不堪忍受日本人暴行而發瘋。日本投降後,婉容被中共游擊隊俘虜,最後釋放。鴉片煙癮發作,卒于吉林延吉。

3、譚玉齡(1920年—1942年)

北京滿洲人,他他拉氏。1937年,經貝勒毓朗之女介紹下與溥儀結婚,封為“祥貴人”。六年後病故,由溥儀追謚“明賢貴妃”。

在婉容精神失常以後,“御用掛”吉岡安直中將就向溥儀提議選一個日本女人入宮。但溥儀卻因已在北京選好譚玉齡而作罷。吉岡因此而感到不滿。因為譚玉齡患有膀胱炎,在吉岡的一次診治後,卻在經注射後不到天明即死去。但譚玉齡是否為吉岡所害,卻因沒有更多證據,而眾說紛紜。

按清朝貴妃例治喪,譚玉齡殯於長春般若寺,滿洲國垮台後,溥儀囑族人將其棺柩火化,骨灰轉存於北京親屬處,溥儀獲釋後,曾一度接至自己家中,後由侄兒毓喦代為安葬。玉齡的玉照,溥儀一直帶在身邊,直到1967年逝世,在照片背後有著“我的最親愛的玉齡”字樣。

4、李玉琴(1928年—2001年)

吉林長春漢人。1943年,被日本官員挑選入宮,封為福貴人。1957年5月李玉琴在探監時,正式向溥儀提出了離婚。監獄領導曾一度勸拒,認為離婚會影響溥儀改造。1958年再嫁生了兩個兒子,她的兒子回憶說“我母親有權尋找自己的幸福。”

文革期間,李玉琴因為曾作過溥儀的貴人而受到迫害。2001年,因肝硬化病故。

5、李淑賢(1925年—1997年)

漢族護士。1962年在周恩來的安排下與溥儀結婚。未育有任何子女。

李淑賢是溥儀的第五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

李淑賢是漢族人,曾經擔任醫院工友。在溥儀坐牢10年受到“革命教育”與“思想改造”,獲得特赦令予以釋放後,李淑賢經人介紹遇見溥儀,與溥儀在1962年結婚,而她自己之前曾經結婚兩次。他們沒有子女。在其夫溥儀於1967年逝世後,李淑賢從公眾視野引退。

1997年,李淑賢因肺癌逝世,享年72歲。

溥儀常常晚上睡覺之前,要注射荷爾蒙激素。溥儀在“清室駐天津辦事處”乃至長春時期,常寫條子要內務府買荷爾蒙,溥儀常常讓人在平津購買這種藥品。其中一函這樣寫道:

“見信由北京、天津買強力男性荷爾蒙安達羅司鎮西藥五十打。今寄去空瓶一個,照樣買。注意不要女性的。”

1960年,溥儀被分配到北京植物園擔任園丁及賣門票的工作。1964年,調到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任資料專員,並擔任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1966年後的文化大革命時期,因周恩來將溥儀列為保護對象之一,當時並未遭到文革衝擊。1967年溥儀因腎癌去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