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杭州保姆縱火案:升米恩怎樣演變斗米仇?

杭州保姆縱火這案,太過慘烈,一整夜都睡不穩。

它同樣也太典型,必須分析給善良的人們知道,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

先說個真事,朋友夫婦,很早下海,在上海做的不大不小,資產近半億。夫婦二人格局很大,真正的與人為善。卻在半百之年,遇到滅頂之災。

過程如下:一個任用多年的親戚,鼓動他們去某地投資辦廠,他們出於信任,真的去的辦廠了。看看廠子一開始也運行得不錯,夫婦二人就基本放手了,覺得是老員工了,又是親戚,可以放手。

結果,短短兩年時間裡,這個親戚先後以工廠之名抵押、借貸等各種合法不合法的渠道,弄錢數千萬之多,錢全用於去澳門賭博。

朋友是法人,不得不先後變賣自己房產,填補貸款債務。

和她閑聊,說起經過,她有憤怒,更多的是滄桑後的平靜。

最後她說了一句話,震撼我半晌:“我放縱輕信,給他提供了犯罪的便利,他的墮落,有一部分是我的大意培養出來的,最後他被判無期,這即我的惡業。”

我震撼了很久。至今還在回想。當時我也碰到一次困境,正在沮喪中。

用武志紅和胡慎之等人的分析:開放自己的邊界太多,容忍了太多的共生關係。共生關係一旦成立,你想拒絕對方的過分索取,你曾經給的有多少,對方恨你就有多深。

“聖母”當然會養出巨嬰,而當你無法滿足時,巨嬰對你的仇恨,那是刻骨的。——

再說一個故事吧。我的。

曾經有一個來自貧困地區的員工,入職才一個月零十天,向我要求,找上海最好的腫瘤專家給他媽媽看病。正常人都知道這其實很不容易辦到。我確實有這樣的一些社會關係,但正常情況下,我不會給朋友冒昧開口,給人去出難題增加負擔。

員工求我,我憐憫心佔了上風,就厚起臉皮去找朋友。

我朋友,華山醫院一位腫瘤專家,免費接診了這位員工的媽媽。

後來又是這個人,他媽媽還是去世了。我很是同情,叮囑財務,他奔喪期間工資照發。這哥們一奔喪,26天沒上班。此時,距離他入職,才剛剛三個月。

再過了兩個月,這次是他叔叔死了。他又奔喪,一走十幾天。工資又全發。

年底且和其他員工一樣,多發了一個月工資作為年終獎。

這樣的善意,在幾個月後開始結出惡果。

過年期間,入職半年,此人要求要延長休假,而且工資必須照發。

這一次,我拒絕了。

在這之後不久,他開始嘖有煩言,怨恨交加。再之後,利用工作之便,給我挖坑及四處噴墨製造謠言和混亂,那是後話不提。

這個員工各種生事作死的時候,我找他懇談,弱弱地向他提起:“(我對你還是很厚道的)你看,你剛入職幾天,就找我幫忙,找專家醫生給你媽媽看病……”

他冷笑一聲:“你不就是給了我一個(醫生)電話嗎?”

“你回去奔喪一個月,哦,兩個月,工資都照發了……”

他鋼牙鐵口,一句就是一句啊,差點沒把我噎死:“周瑜打黃蓋,你願打願挨!”

真的,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絕不相信人可以不知所謂成這樣。行為裡帶著刻骨仇恨,那種“寢你皮食你肉”毀滅性的燃燒的狠和恨。

我自問,我和他沒仇啊!

杭州發生這個慘劇後,我們所慶幸的是,開除這個員工的當晚,他死活賴在機構里不肯走(機構樓上住著十幾個孩子),耗到半夜,報警了,由警察才逐走。

如今回想起來,大概是我這輩子干過的最明智的事。

不見得這哥們就是惡人。

但如果我們放鬆警惕,此人又在情緒爆棚之際,一念之差,失控作惡呢?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啊!那個縱火的保姆,現在也在哀哀狡辯:”我是想縱火再滅火,給東家表現我立功了,也許就不會被辭退啊。”

反思起來,所有的這些後面的惡果,很大一部分是我自己養成的。這就叫管理不善。也叫識人不明。這清晰呈現了“升米恩斗米仇”的演變心路歷程。

管理,必須賞罰分明有據。

做人,邊界必須明晰堅定。濫用善良,結果就是升米恩斗米仇。

什麼是邊界?敲黑板!

《紅樓夢》里有那麼一個回合,搜檢大觀園時,一個王善保家的跟探春混鬧,抬手去翻探春的衣襟,嘻嘻哈哈地說:“連姑娘的身上我都翻了……”探春啪地就是一掌:“准你這樣放肆?!”

探春的剛強堅持,守住了她的邊界,也守住她的小園子,保護了自己的丫頭:“我這人十分刻毒,但凡丫頭有些什麼,我都收了來保管著,你們不必搜她們的,只管搜我。”

而與此對比,惜春的軟弱退縮,令她被人步步欺凌,媽子們把她的月銀吞沒,首飾典當,最後還落不著一個好字。

邊界不只是弱者守不住。

很多“強者”也一樣守不住邊界。你很強?弱者可以挑撥你為他逞強出頭。你要面子?弱者可以利用你好面子來壓榨你。你有名?弱者可以綁架你的名譽。你善意?某些人可以充分利用你的善意。

杭州保姆縱火案里,這個母親的處境,無非是這三點皆被利用。一是如男主人所說,他還和保姆談過,你缺錢直接開口說,不要偷。這就是逞強,大包大攬時已經讓渡了自己家庭的邊界,讓危險入侵。——以為一個保姆的欲壑能有多大,頂天了幾十萬吧?又哪知道這個保姆是一個爛賭成性的惡鬼,東莞老家至少百萬家產已經輸光,欠下無數債務跑路,東家雖然有錢,恐怕真撒開了也填不滿保姆的貪婪。

二是逝去的女主人太輕信沒有提防保姆,幾十萬的名表、孩子的首飾都能給她摸去,可見全無提防。

三是所有有娃的家庭都面臨的一個問題,希望穩定。保姆幫助帶孩子,總換保姆,對孩子也不利,於是大多數家庭,是總想安撫和挽留一個“看起來還不錯”的保姆,很多媽媽們哀嘆:“好保姆比好老公還難找”,這就使得她很可能一讓再讓,界線讓到了極點。

如莫某這樣的人,對於惡人,她們反而不會作下這樣的惡。

一位網友在我上一篇評論後留言:“惡主人根本碰不到這樣的保姆,他們在保姆做錯事時第一時間就開除了她了,還留到今天啊?”

是的。這些惡人是你自己招來的。這些惡業,是你的善良、你的要強、你的大條、你的縱容,招來的。

《狗鎮》里,尼克基德曼的聖母,最後催生出一群魔鬼,整個小鎮的人全部因為可以對她為所欲為而釋放了極度惡念。

在你打開邊界,接納他們時,就是接納了可怕的禍水。

很多時候,能傷害到你的人,都是因為你打開了門,讓她可以很近地介入你的生活工作。

君不見,閨蜜一旦撬牆腳,就是最狠的小三。要好的同事一旦翻臉,職場上足以送掉你半條命,保姆一旦作惡,不是下毒拐孩子就是放火。

還有一位網友留言說:“為富最多不仁,窮凶則可能極惡。”

怎麼辦呢?

兩個原則,一個原則是,不允許別人輕易逾越你的界線,界線有二,一是公序良俗,該咋辦就咋辦,二是做心理上的強者。守護好你心理界線,咱們不熟,別那麼往前湊。多餘的根本不搭理。工作關係就按工作原則來,服務關係就是談服務,明明是僱傭關係,卻沒事就跟你講感情的,非奸即盜。不要輕易給小人得臉,小人一長臉,馬上“近則狎之,遠則怨之。”

當你察覺一個人人品不對,那麼在第一時間就切斷鏈接關係。網路把世界變成了平的,但我們自己,要構造一個有藩籬有邊界的自我生活。

你的善(軟)良(弱),不一定養出善果,更可能是喂出一個流著垂涎的毒蛇巨嬰,他把所有在原生家庭的恨、把所有在世界上經歷的失意,都投射在唯一的對她好過的人身上,因為其他人也好,全世界也好,早已經和她不相干,只有你,在接受她的存在,承托她的情緒,所以,你就是她瘋狂時第一個攻擊的對象、第一個要毀滅的對象。

鎖好門。家,是人類最後的也是最沒有防備的庇托。鎖好你的心界,那是保護自我的最後屏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廣州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