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著名「姐妹花」姐姐受審 色情保護傘直通常委級別

合肥市城市管理局前副局長陳海斌充當色情業的保護傘,先後7次收受色情場所的賄賂

中共官場淫亂不止上行下效,下邊亂搞高層則充當保護傘。日前陸媒報導了合肥一位城管局副局長曾“罩著”一家涉黃夜總會長5年。河南省前副省長秦玉海、廣東省前副省長劉志庚等高官,他們充當色情業的保護傘,而秦、劉的背後則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級人物。前山西紀委書記金道銘的“特定關係人”胡昕“受審,被指不僅是金道銘的情人,還是他的“白手套”。

陸媒《新京報》微信公號“政事兒”7月9日披露,7月5日,中共合肥市城市管理局前副局長陳海斌受賄案在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區法院開庭審理。陳被指2009年至2016年向多家單位和個人收受賄賂256萬餘元。其中50多萬元賄賂,來自一家涉黃的“至尊銀座”夜總會。

據指,“至尊銀座”夜總會2010年開業,而陳海斌從2010年到2014年任合肥市公安局瑤海分局政委、局長,合肥市公安局治安支隊支隊長。

“至尊銀座”夜總會自2010年營業以來,一直存在有償陪侍、裸陪等涉黃違規經營行為。為了逃避打擊,獲取保護,該夜總會大股東葉和平,先後7次到陳海斌辦公室,向其行賄50餘萬元。陳海斌“罩著”這家夜總會長達5年時間。

此外,在這幾年間,除了該夜總會,其它如洗浴、電玩等娛樂場所的經營人,也對陳海斌“趨之若鶩,紛紛送錢,尋求幫助和保護”。

中共高官不僅利用手中權力充當色情保護傘,而且自己也包養情婦,大肆斂財。

網傳胡昕姐妹照片與金道銘

著名“姐妹花”姐姐受審與高官色權交易讓人吃驚

據《新京報》微信公眾號“政事兒”7月7日報導,7月6日,前山西紀委書記金道銘的“特定關係人”胡昕在江蘇省鎮江市出庭受審。

報導稱,胡氏姐妹不僅是金道銘的情人,還是他的“白手套”。胡昕受賄罪、非法經營罪的涉案金額,共達15億多元之巨,這個數目著實讓人吃驚。

胡昕被指控在2010年至2011年間,與時為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的金道銘共謀,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謀利。僅在2010年5月至2011年初,先後接受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孔慶智、經辦人趙海斌1億元賄賂。

2014年2月,時任中共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道銘被中紀委宣布落馬,成為中共十八大後山西官場“首虎”。

據多家媒體報導,金道銘涉及周永康之子周濱主導的前呂梁市市長丁雪峰買官案,其在山西期間,還涉嫌包庇山西多宗大案,甚至涉嫌參與保護山西黑社會老大。另外,金道銘還是令計劃主掌的“西山會”成員。

2014年12月,中紀委通報曾稱,金道銘利用職權便利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索取和收受巨額賄賂;與他人通姦,等等。

鄭州“皇家一號”號稱“中原第一大會所”(網路圖片)

周永康與葉迎春(右)、沈冰

李長春

案涉2常委李長春和周永康

大陸《南方周末》曾報導,2013年11月1日夜,鄭州“皇家一號”夜總會被突擊搜查。當晚,來自河南新鄉的一千多名警察悄無聲息地包圍了人山人海的“皇家一號”,被帶走的人“押了十幾車”。

有中原第一會所之稱的“皇家一號”,每年的收入高達2億元人民幣。據報,該會所硬體超過北京的“天上人間”。2012年8月剛開業時,女公關數量超過1,000人,後來長期維持在500人左右,每月的收入都不會低於10萬元。她們面試時由5名考官嚴格考核,形象及打扮幾乎照搬空姐,客人人均消費超過5000元。會所內最大房間可容納100餘人,房間費從1,000元到1萬元不等。

鄭州“皇家一號”號稱“中原第一大會所”(網路圖片)

習近平舊部王小洪於2013年8月從福建空降到河南任省公安廳廳長,3個月後就端掉了“皇家一號”夜總會。據陸媒報道,王小洪查此案“頂了很大壓力”,“皇家一號”的幕後出資人在河南根基很深,派出所不敢貿然查處。

有外媒報導稱,該夜總會幕後的大靠山就是秦玉海和鄭州市公安局局長黃保衛。

秦玉海曾掌管河南公安系統長達9年。2014年9月21日晚,時任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的秦玉海落馬。包括秦在內,河南省公安系統有三名廳級以上官員先後被查。包括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周廷欣、治安支隊支隊長王新敏等8人也因涉案“皇家一號”落馬。

鄭州“皇家一號”號稱“中原第一大會所”(網路圖片)

李長春曾任河南省委書記。有網民曾爆料稱,李長春當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後,對時任河南副省長和公安廳長秦玉海多有關照。

秦玉海亦與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仕途上多有交集。秦曾在大慶石油部門任職,期間是周永康的下屬。2003年周永康任公安部長,次年沒有任何從警經歷的秦玉海即轉入公安系統。

張德江

“東莞一哥”劉志庚背後的2常委

劉志庚從2004年2月到2011年11月,先後擔任東莞代市長、市長、市委書記。2009年11月,時任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高調“掃黃”,要求公安機關對充當“保護傘”的官員“查出一個嚴懲一個”。但隨後不久他又改口稱“掃黃不能矯枉過正”,要求“各鎮把握好度……不要掃蕩式每家都去查”。

大陸《京華時報》說,劉執掌東莞期間,充當淫業保護傘,甚至曾提出“適度掃黃”的怪論,致東莞淪為中國“性都”。而其兄長、妻子等家人均利用他的影響力大發橫財。

報導指,劉志庚兄長劉耕在東莞經營KTV,場內色情服務、賭博及毒品問題泛濫,警方不敢插手。

曾慶紅

劉志庚敢如此囂張,據悉他是江派現常委張德江一手提拔的親信,張在主掌廣東時期,東莞的色情業不斷膨脹。據報導,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退休後常住廣東,“情陷東莞”,並享受劉志庚等高官的“侍奉”。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