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末代皇帝與評劇皇后同學認罪歌 中國古代反對親人相互告密

——解讀華籍外人 下一個魯煒會是誰

新鳳霞回憶文化大劫難時,她在“勞改隊”有一天與末代皇帝溥儀一起學唱《認罪嚎歌》:“這一出來兩個人唱更糟了……歌詞只有幾句‘我有罪呀!哎喲!我該死了!哎喲!該死,真該死呀!我有罪呀!有罪,哎喲,唉唉喲哇!罪該萬死了!……’最後看管人員都聽不下去了,說是鬼哭狼嚎。”(新鳳霞在勞改)

知面識人:幼兒園的事情有什麼好奇怪的?你平日吃著地溝油,喝著污染的水,到處亂插隊的交通,各崗位能混就混,能撈就撈,就這樣的一個社會,什麼讓你有邏輯相信突然有一群像天使一樣的人在呵護你那還不會說話的孩子?

作家崔成浩:平壤金星農場飼養員金淑槿(女,36歲),近日有個令人注目的發明。原來,金淑槿把豬分成兩組,一組每天聽主體思想歌曲,另一組正常飼養。不久後發現,沒聽歌曲的豬愛生病,長膘慢,聽了歌曲的豬活潑好動,且健壯不生病。這一養豬新技術正在各農場推廣。

LifeTime:北京“開趕”的事兒,有很多矛盾夾雜在一起:違建、消防、外來人口密集居住、控制人口、治安、環境污染、交通擁擠、土地管理腐敗等。蠻橫的蔡奇只挑了一個“消防”理由,企圖解決北京幾十年的積累的突出問題。無法容忍的是,他讓最底層、最弱勢的群體買單:房租白交了,丟工作走人。這不是一般濫用職權了。

侯虹斌:現在大家都在說“坐等真相”。等個屁,真相是永遠不會來了。官方的調查你們能無條件的全部信任嗎?權力勾兌呢?大規模刪貼帖呢?怎麼信?——以前有媒體挖細節;有律師一點一點摳證據;有公知,一篇一篇檄文的聲討。現在好了,能給大眾真相的記者和律師們,不是在牢里,就是賣包包賣酒。

蒼山獨厚‏:武漢的學生失蹤了,學生沒有找到,但爆料的記者被刑拘了……北京幼童被猥褻了,惡棍沒有抓住,但揭露的民眾被刑拘了……——說此國的法律是狗屎,我覺的是侮辱了狗屎!

吳玉仁‏:准戰爭狀態(1圖為北京,2圖為敘利亞)

北京律師梁政:魯煒被下鍋,網路歡騰。這讓我想起了宇文泰和蘇綽的對話:治國之術就是用貪官和殺貪官。用貪官,因為貪官最賣命;殺貪官,既可以清除異己,還可以收買民心。看來,魯煒很好地發揮了這樣的作用。魯煒是十九大後落馬的首虎,下一個魯煒會是誰呢?

呼蘭胖胖:三個顏色的事情不要指望有真相,不過,這件事一定會催生新一波中產階級移民潮。

熱帖:我曾經寫過一篇《親愛的告密》的文章,講著名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先生夫人密告譚先生,流沙河先生大弟密告流沙河先生的事,這說明親人之間的互相攻訐絕不是個別現象。中國古代的制度還主張“親親相隱”,就連比較嚴酷的朝代也反對親人之間互相告密,但這一切在四九年後被悉數破壞了。

戈爾巴喬夫時期,當特權階層發現有更好的辦法將個人私利最大化時,拋棄了自己的政權,改弦易轍,放棄了掛在口頭上的社會主義,公然將國家財富佔為己有,走上了資本主義道路。正如美國一個專門研究俄羅斯問題小組的負責人弗蘭克·奇福德說的那樣:“蘇聯共產黨是唯一一個在自己的葬禮上致富的政黨。”-紀彭

郭元慶‏:今日金句-他們的孩子是外籍華人,我們的孩子是華籍外人。

陳丹青成名作是《西藏組畫》,影響之大之久遠難以言說,以至於收穫雜誌編輯告訴他:“即使現在,也有人不斷在對《西藏組畫》做解讀。”陳丹青自己當然不這樣看,他說,“不見得吧,要真是這樣,我該怎樣解讀這‘不斷的解讀’?”

端傳媒:【「低端人口」何處來?北京的垃圾場,是16萬拾荒者的家】北京四周的400多個垃圾場,生存著16萬拾荒大軍。來自安徽的周家,一家六人,在這個底層食物鏈的最末梢掙扎了二十年。貧窮的瘟疫正在跨代蔓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