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國慶:孔子和平獎已成為獲獎者的魔咒?

“孔子和平獎”得主,辛巴威昏庸老邁的穆加貝總統,昨日被政變軍人拘捕,軍人政府控訴了他的殘暴,並說,他貪婪成性的腐敗搞垮了辛巴威經濟,他將面臨人民公正嚴厲的審判。

這是對創辦七年來的“孔子和平獎”的最大反諷。

2015年10月,“孔子和平獎”評委在給穆加貝的頒獎詞里說:“鑒於穆加貝先生自20世紀80年代擔任辛巴威總統以來,克服重重困難,始終致力於構建國家政治經濟秩序,造福辛巴威人民······並以91歲高齡往返奔波於世界各地,積極推動非洲和平事業,為21世紀人類和平歷史進程注入了史詩般的活力”云云。

“孔子和平獎”評委們頌聖之時,辛巴威正陷入史無前例的人道災難中,白人殖民者留下的產業差不多都被穆加貝集團揮霍殆盡,辛巴威從非洲富庶之鄉,墮落為窮困潦倒的失敗國家(沒有之一),失業率高達80%,通脹率最高曾達到200000%,舉國皆是“億萬富翁”,但一張面值1000億元的“巨鈔”,竟然只能買三個雞蛋,世界輿論對穆加貝的自私、腐敗、低能和獨裁大加嘲諷。

辛巴威最大的受害者是底層民眾,穆加貝掌權之初,國民人均壽命為61.22歲,經過穆加貝長達37年的治理後,男性壽命縮短為37歲、女性為34歲,辛巴威由此又成為全球唯一解決“養老難題”的國家。

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雖然穆加貝新社會主義試驗徹底失敗,但他本人決不願退位還民,權力壟斷,也只能依靠槍杆子維持,據聯合國大赦國際組織調查,辛巴威差不多有2萬多人死在警察手中,而非法關押則遍及全國。

沒有一個獨裁政權可以成為“百年老店”,穆加貝的政權也是一樣,彈指一揮間,檣櫓灰飛煙滅!

縱觀“孔子和平獎”七年來的那些的獲獎者,從連戰、普京到卡斯特羅,他們的夢魘似乎都是從獲獎後開始的,如同中了魔咒一般······

先說連戰“連爺爺”,雖然對“孔子和平獎”嗤之以鼻,拒絕領獎,但這獎卻如鬼纏身,先因兩岸關係處理失當,連黨內同志都避他不及,乃至被國、民兩黨共同邊緣化,接著自己兒子連勝文與從無從政經驗的牙科醫生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宦官世家的連勝文名不符實,竟然被柯文哲短小的牙科妖刀嶄落馬下,民進黨以草船借箭的方式,輕鬆收復深藍地盤台北市。

再說普京大帝,普京獲獎那年,我正在俄羅斯旅遊,得益於如火如荼的國際高油價,俄羅斯欣欣向榮,國力全面復甦,戰鬥民族到處都在盛傳普京那句激越人心的話:“給我20年,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這差不多就是俄羅斯強人政治下的帝國夢!

帝國夢是所有國家的通病,更是俄羅斯歷史以來的固疾,眼瞅著原來華約盟國趁著蘇聯解體,脫俄入歐,普京這位克格勃頭子內心的悲憤可想而知,因此,當獨聯體的喬治亞準備向西方靠攏時,普京毫不猶豫地支持喬治亞兩個俄羅斯族獨立,並成為俄羅斯軍事干預下的附庸;此後烏克蘭也落入到同樣的命運,先是克里米亞被俄羅俄一口吞併,接著,普京又成為烏克蘭東部俄羅斯族獨立戰爭的代理人。

“孔子和平獎”授於普京,差不多就是縱容俄羅斯死灰復燃的帝國夢。

但戰爭是要燒錢的,陷入內憂外患的俄羅斯,很快就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先有國際原油市場崩潰,每桶油價狂跌60%,原油出口創匯能力銳減40%;接著又迎來國際社會不斷升級的制裁,俄羅斯再次成為國際社會的孤家寡人,高漲的經濟差不多一夜之間就大幅萎縮5%,盧布瘋狂貶值,社會重陷危機,大約39%的民眾連吃飯都成問題。

屋漏偏逢連夜雨,俄羅斯車臣、韃靼斯坦、巴什基爾斯坦這樣的民族地區和新西伯利亞市、歐亞交界地的葉卡捷琳堡市,以及最西部的加里寧格勒市都在申請遊行,試圖脫離莫斯科的管制,從自治演進為獨立,俄羅斯二次分裂已顯露出不祥徵兆。

2014年12月,“孔子和平獎”頒給古巴社會主義之父卡斯特羅時,被雪茄煙薰黃了的老卡已心衰力竭,大權“禪讓”給了自己的弟弟勞爾·卡斯特羅,彼時,古巴人的天堂是美國,古巴人逃美風潮,差不多就是當年中國饑民冒死逃港的拉美再版,勞爾·卡斯特羅不得不放棄許多社會主義原則,引用資本主義的激勵機制。

“孔子和平獎”似乎就是提前給卡斯特羅送終的賀禮,一年之後,堵氣老卡就撒手人寰,世界大勢,順之則昌,逆之則亡,掏走雲飛花開花謝後,勞爾·卡斯特羅似有覺醒,決定淡出政治舞台,放權直選,古巴因著強人的謝幕,國家正待進入新時代。

正如山寨產品帶給我們生活諸般錯覺與違害一樣,山寨的“孔子和平獎”也帶給國際社會諸般錯覺與公害,事實如此,真相的前台幕後總讓人驚愕——“孔子和平獎”其實就是由譙達摩和孔慶東等幾個歪瓜裂棗的學者、文化人發起的,這一獎項也曾頒發給中國佛教協會會長一誠法師,究其因果之緣,本質上就是譙達摩個人信仰的化身,說白了,這個聲勢浩大的獎項,其實就是幾個江湖文化人閉門造車的結果。

這樣說似乎也不全面,“孔子和平獎”創意之初,就曾得到單仁平(胡錫進)先生的社評支持,胡總編認為,我們要爭奪國際話語權,孔子和平獎正好可以讓世界各方人士觀察分析和領悟東西方價值觀的最直觀、最感性和最具比較性的機會。

“孔子和平獎”成立之初,確實也掛靠在文化部下屬的某部門,但因著這個燙手的山芋是專為反制諾貝爾和平獎而設立的,本質上悖離了世界主流價值觀,其輕率、草莽與中國政府倡導的全球化戰略相左,故被政府一腳踢出“朋友圈”。

孔子當年批評魯大夫季孫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孔子認為,按照禮數,你季孫氏在家廟庭院中最多可使四四一十六個人的“觀舞分列式”,但你卻膽大妄為,不遵君臣之綱,以下犯上,竟然使出了君王特權的八八六十四人的舞蹈分列,實屬冒天下之大不韙,嬸可忍,叔不可容忍也。折射今天“孔子和平獎”的山寨主辦者們,其實就是季孫氏當年“偷天之功”的做派。

難怪“孔子和平獎”的獲獎者們對其都避之不及,包括辛巴威大獨裁者穆加貝都認為它沒有公信力,一錢不值,但挖好的坑,即使你不跳,你的靈魂也會纏繞在此,不公義哪會有吉利?各人的定數就自有其“所以然”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