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是同性戀?內幕照片曝光

周恩來是〝同性戀〞!香港新聞工作者、作家蔡詠梅在其書中披露,周恩來愛慕的對象是小他2歲的學弟李福景。旅美學者余英時先生曾說,周恩來是在用一種〝侍妾之道〞侍奉毛澤東,這與蔡詠梅對周恩來是同性戀這一推論,不謀而合。有中共體制內學者表示,周恩來真面目被揭底,〝中共最後一塊道德招牌〞垮了。

周恩來與李福景的秘密

2016年12月30日,蔡詠梅著作《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在香港出版,書中指出中共前總理周恩來〝是同性戀〞。她在書中寫道,周的性取向可以解釋他一生中的幾個謎團,包括他對妻子的冷淡態度,以及他與毛澤東之間小心翼翼的關係。

這種說法無疑會在中國大陸引起爭議,這本書就像其他未經授權的周恩來傳記一樣被中共禁止。

蔡詠梅出生於四川成都,1980年代移居香港,從事新聞工作,曾擔任香港政論雜誌《開放》的編輯。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在一場與朋友的聚會中,〝拿到非常權威可靠的消息說周恩來是同性戀,但沒有任何資料可以顯示〞。

2016年12月30日,蔡詠梅著作《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在香港出版,書中指出中共前總理周恩來〝是同性戀〞。(公有領域)

身為新聞工作者,蔡詠梅開始著手查閱一些公開資料。歷時三年,蔡詠梅在重讀周恩來在1912年至1924年之間的,已公開的著作、演講稿、往來書信、日記、詩詞、論作。一開始她沒有把握能查到,但她很驚訝的發現一些內容有提到,周恩來對一位小他兩歲學弟的喜愛,以及和妻子鄧穎超間貌合神離的生活,因此認為周恩來有可能是〝男同志〞。

蔡詠梅說,周恩來年輕時的一則日記提供了一條線索,透露了他內心的熱望,是最有力的證據。周恩來在1918年留學日本那一年中所寫的私密日記在1998年出版,書名是《周恩來旅日日記》,周在日記第一篇即表明寫日記的目的是要為自己〝留個紀念〞。

她在日記中觀察到,1918年底,時年20歲的周恩來住在日本,打算在那裡上大學。數周之前,他離開了中國北方的港口城市天津。一個比他小兩屆的學弟李福景也同時離開,前往香港大學學習。

周恩來對兩人的離別感到十分痛苦,〝情緒崩潰〞,日記結構也突然變得散亂,甚至只得寥寥數語。而在日記中,周恩來以〝吾愛友〞、〝吾慧弟〞來稱呼李福景。

〝此心之傷實歷兩月。每當月夕風晨、雨窗花前,吾心之念念吾家,想吾慧弟,尤難受也!〞周恩來用毛筆寫道,字跡又粗又急迫。

周恩來在日記中流露出他感受到〝情〞與情帶來的煩惱。他寫到:〝戀愛是由情生出來的。不分男女,不分萬物,凡一方面發出情來,那一方能感應的,這就可以算作戀愛。〞

香港作家蔡詠梅在其書中披露,周恩來(右)愛慕的對象是小他2歲的學弟李福景(左)。(公有領域)

李福景和周恩來有世交淵源,字新慧,周在15歲時與李相識,兩人在南開學堂(現稱南開中學)同窗兩年,有半年多的時間住在同一間宿舍。

蔡詠梅認為周恩來與李福景(〝慧弟〞)之間的關係,超越了密友的程度。

1913年,周恩來將自己小學時的照片送給李福景。1958年周恩來60歲生日時,李福景將照片加洗擴印,回贈給周恩來,並在背後題稱〝恩來七哥〞。蔡詠梅認為,以兩人當時懸殊的政治身份地位,李福景如此稱呼周恩來是不尋常的。

事實上,早在2007年,網路上就流傳《周恩來很可能是同性戀的種種跡象》帖文。文章列舉的跡象包括:年輕的周恩來喜歡戲劇,在學校自編自演,經常扮演女角。

1915年,年輕的周恩來在南開學堂新劇團以女裝(左一)亮相。(公有領域)

蔡詠梅認為,這些公開資料中〝暗藏秘密〞,卻一直沒有研究人員發現的原因有三個層面,一是周恩來自己極力掩飾,二是中共官方對周恩來〝聖人形象〞的維護,三是中國民間社會〝對同性戀知識的缺乏〞,因此沒有往這方面研究的想法。

蔡詠梅表示,周恩來後來與鄧穎超結婚是為了掩飾他的性取向,也有政治和傳宗接代方面的考慮。周恩來在日記中否定夫妻關係之間有愛情成份,認為夫妻只是為了〝組織家庭、留傳人種〞。

蔡詠梅認為,如果周恩來是同性戀,那麼周跟鄧穎超結婚,有功利性的方面。一是掩飾,另一個就是從政治上對他有什麼幫助。當時鄧穎超的名氣遠遠地大過周恩來。

書中寫道,周恩來和李福景一直保持著聯繫,兩人於1921年前往英國,希望進入那裡的一所大學讀書,蔡詠梅寫道,他們在同一時期居住在倫敦。李福景被曼徹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Manchester)錄取,但周恩來負擔不起在英國居住的高昂生活費,心情沮喪的他搬去了法國。

1921年在法國,周恩來獲得了蘇聯資助的共產國際(Communist International)提供的津貼,從此在共產黨內青雲直上在法國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3年,他突然從法國寄信向鄧穎超求婚。鄧穎超是周恩來在中學時代學運團體〝覺悟社〞的社友,那時兩人已經有五年沒有見過面了,之前從未有過戀愛關係。連鄧穎超自己也曾表示,對周恩來突然的追求感到很意外。

周恩來和鄧穎超於1925年結婚,膝下無子。蔡詠梅形容周恩來夫婦是〝相敬如賓〞但如〝空殼一般〞的夫妻,婚後鮮少有兩人時間。從鄧穎超的回憶錄和其他史料中看來,周恩來並沒有對鄧穎超有〝愛情〞的表現。

鄧穎超從來沒有顯示過對其他女人的妒意。她既不能生育,又不是美女,對比這樣的丈夫,心理上沒有半點不安、自卑、完全不符合人性。唯一的解釋就是她知道丈夫最大的秘密,知道其他女人根本不會搶走他。

周懼怕毛的根源

而蔡詠梅的另一個解讀更為震撼:周恩來的性取向,可能影響了他與毛澤東之間的關係。

蔡詠梅認為,雖然毛澤東壓服了很多中共高層,但也有人並不懼怕。周恩來在毛澤東主政時期實際享有權力,甚至在形象、威望上超越毛澤東,但他對毛的態度卻是〝卑躬屈膝、逆來順受〞,邏輯上難以解釋。

〝他為什麼這麼害怕?根源何在?〞蔡詠梅說,〝他的原罪就是他是同性戀者。〞周恩來對毛澤東懷有恐懼,深怕毛澤東知道自己是同性戀者,因為同性戀在當時的共產黨會被視為犯下〝流氓罪〞。

外界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周恩來和李福景之間是否超越了密友的關係。李福景於1960年去世,把他的一切秘密都帶進了墳墓。

周恩來的偽善面目

周恩來的偽善曾經欺騙了無數中國人。隨著歷史資料的公開,他虛偽、自私、殘忍、狡詐等魔鬼真面目暴露無遺。

1931年周恩來親自策劃並參與了對所謂中共〝叛徒〞顧順章家的滅門血案。有資料披露,那天在顧家,中共殺了包括顧妻、顧5歲的兒子、岳父母、小舅、保姆、小姑等30多人,甚至包括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

1955年4月11日,萬隆會議前夕,〝克甚米爾公主號〞飛機爆炸案震驚國際。隨後真相披露,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預先已知道這起針對他的暗殺行動,但周為了自保和迷惑對手,臨時改變路線〝金蟬脫殼〞,卻讓機上11人成替死鬼。

曾是胡耀邦智囊的阮銘在《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一文中稱,〝在查證‘四人幫’的罪行中,發現那些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周恩來為了自保,還親自批示逮捕自己的親弟弟周同宇,連跟隨自己幾十年的貼身警衛都出賣。

曾有中共體制內學者表示,周恩來真面目被揭底,〝中共最後一塊道德招牌〞垮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NTDTV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