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經改金融慘唱獨角戲 高官曝基本工業化都沒實現

中共經濟陷入危局,北京當局的經濟體制改革已經喊了幾年,但具體進展令高層不滿。日前一名卸任高官一語洩露了經濟改革實施真相:只有金融部門在動,其它部門全都在空喊口號看熱鬧。另外,前中共高官,現清華大學中國發展規劃研究中心主任楊偉民,在清華公共管理學院2018年夏季畢業典禮上,也駁斥所謂的「中國很快進入現代化」的說法。

中共經濟陷入經濟危局

7月10日,上海舉行了超高規格的「進一步擴大開放推進大會」,中共上海黨委班子幾乎集體出席。市委書記李強在會上表示,要當好「新時代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

在高層不滿地方政府「不作為」之際,上海率先發聲支持北京政策,除了表態政治效忠之外,也凸顯了當局推行經濟改革的困境。

中共金融部門兩年前已經開始全面調整,但是代表「實體經濟」的中共國企和地方政府,卻一直按兵不動。實體經濟改革力度緩慢,這是北京最高層最為不滿之處。

中共經濟目前已千瘡百孔,其中以金融領域的風險最為急迫。北京最高決策層兩年前已經將防範金融風險上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將之列入經濟工作的首位。中共政治局一系列會議,新一屆金融委成立,金融機構改革,經濟人事調整,金融監管新政策,金融反腐風暴,打擊安邦等金融巨頭,等等,當局使出各種手段,金融行業不斷「巨震」。

不過,中共實體經濟卻不為所動,所謂的經濟改革幾乎從無進展,經濟泡沫越積越大。

金融去槓杆引發的反彈,也主要來自地方政府和國企。其中,中共地方政府負債40萬億,多數政府「連利息都還不上」,但對金融去槓杆依然表現懈怠甚至抵制。湖南常德官員甚至以上報紀委脅迫金融部門續貸降息,就是典型一例。此外,對於殭屍企業林立的國有資產,中共國企混改在推出聯通案例之後就告於沉寂,國企去產能也僅僅「剛剛上路」。

目前中共所謂的「經濟結構調整」,在某種程度上已成為金融系統的獨角戲,國企、地方政府和其它政府系統只是圍繞自身利益繞圈圈,空喊口號。

清華教授:斷貨就休克;好意思說實現工業化

7月7日,清華公共管理學院兼職教授楊偉民在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提到中共多個黨代會對實現「工業化」的描述去留過程。

楊偉民曾經擔任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楊偉民稱,(中共)十六大提出到2020年基本實現工業化,十七大仍有這個目標。起草十八大報告時,覺得這個目標實現不了,建議刪除,但沒有被採納。三年後,在起草十八屆五中全會時,仍建議刪除,被採納了,十九大報告就沒再提這一目標。

楊偉民質疑:以中國現在的發展水平,說再過三年就基本實現工業化,可能嗎?

雖然中國製造業規模世界第一,楊偉民說,但「中國產品質量居世界第一有多少啊?哪個是你原創的,擁有自己技術的企業有多少,產業鏈上別人離不開的技術有嗎?別人一斷貨,就休克了,好意思說基本實現工業化了嗎?」

「工業化是質與量的統一,有規模沒質量,不能說完成了工業化的任務。工業化也不能僅看工業,還要看農業,我們的農業還是小農的、傳統的,離工業化國家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楊偉民這一觀點同早前《科技日報》總編劉亞東在科學傳播沙龍上做主題演講時的批評頗為類似。

劉亞東當時稱,中國的科學技術與美國及其它西方已開發國家相比有很大差距,但國內有一些人偏偏鼓吹「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等說法。

「明明是在別人的地基上蓋了房子,非說自己有完全、永久產權。」劉亞東說,麻煩的是,中國國內發出這些論調的人「忽悠了領導、忽悠了公眾,甚至忽悠了自己」。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8/0712/1142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