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驚文必讀:中國遭性侵孩童超過很多國家總人口 哪些毒手在身邊窺機

作者:

針對兒童的性侵,尤其發生在象紅黃藍幼兒園這樣的幼兒園環境中,‌‌「猥褻‌‌」、‌‌「性侵‌‌」、‌‌「不明藥物‌‌」非常有力地刺激了公眾的神經,令大眾關注兒童被性侵的問題,以及我們該如何保護我們的孩子。

兒童所面臨的性侵困境,比我們想像得嚴重和普遍得多。最高法院的數據也顯示,在2013至2016年間,僅全國法院審結的性侵兒童案件量就達到10782起。

這絕對不是性侵案件的全部,甚至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犯罪心理學專家、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王大偉表示,性侵害案件,尤其是針對中小學生的性侵害,其隱案比例是1:7,也就是說,一起性侵兒童案件的曝光,或許意味著7起案件已經發生。這還只是報案的一角數字。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方向明在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的一項報告中稱,其研究文獻中提及的女童被性侵的比例為7.5%~11.5%;男童被性侵的比例則是6.5%~9.6%。如果簡單按照最高比例來算,中國可能有至少超過2000萬被不同程度性侵的兒童。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很多國家的總人口。

更嚴重的問題在於,很多時候,我們對此可能毫無意識,甚至充滿認識誤區。我們常常以為,兒童性侵案件在偏遠地區、經濟不發達地區發生得多,城市地區發生得少。但實際並非如此。根據「女童保護」的統計,2013—2015年的媒體曝光中,城市地區發生的性侵兒童案例比例比農村地區要高。

我們會覺得性侵孩子的都是陌生人,但事實上,性侵孩子的人大多數是熟人。施害者,可能是鄰居、親屬、老師,甚至是家庭成員。根據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女童保護基金(下稱‌‌「女童保護‌‌」)的統計,2014年,熟人作案的比例是87.87%,2015年為70%。2016年,有433起兒童性侵案件被公開報導,其中,熟人作案300起,占總案件的69.28%。

在明確表述關係的300起熟人作案案件里:

老師(含輔導班)占27.33%,

鄰居占24.33%,

親戚(含父母朋友)占12%,

家庭成員占10%。

他們利用熟人身份,更容易接近受害者並取得受害者信任,再加上占據了力量及權力地位等優勢,讓性侵案件更易發生。

我們也許覺得性侵只會針對稍大一點的孩子,但事實上,任何年齡的孩子都可能遭受性侵。2015年1月,福建南平,一名6個月大的女嬰被她的堂叔抱走性侵,抱回來的時候,嗓子都哭啞了,紙尿褲也不見了,下體還往外滲著血,慘無人道。

我們甚至覺得男孩不可能遇到性侵,但事實上並不是。2016年1月,大連某私立中學一名男生站出來,捅破了這個班裡被隱藏了兩年多的秘密:班主任長期猥褻班上的10多名男生。

我們常以為性侵者都會使用暴力,但實際上,有時候性侵者會利用賄賂、誘騙、關愛等手段,誘騙孩子。

誤區的存在,中國的家長在性侵領域普遍疏於防範。如何保護孩子免遭侵害,以下是指南參考:

第一步:了解到你的孩子正在遭受什麼

根據受害群體的經歷:他們很容易罹患焦慮、抑鬱;長期嚴重、持續、重複的侵害,可能會令受害人病情加重,並伴有人格改變,特別是女童。那麼,在孩子被性侵前,我們需要對孩子進行哪些性教育以防性侵,在孩子遭遇性侵之後,我們又該如何擦拭孩子的傷口,避免ta陷入更大的災難中。

美國一項研究表明在男性受害者中,50%的孩子想到過自殺,20%的人嘗試了自殺;遭受性侵的女孩則更容易出現飲食障礙(比如暴食);60%的未成年懷孕是因為強姦誘姦或其他非意願的性行為。

遭受性侵的孩子中,那些把這件事情作為秘密從不向人提起,或是提起後未能引起成人注意的會遭受最嚴重的心理、情感乃至生理問題,這些問題大部分都會持續到成年期,影響他們的一生。

第二步:減少侵害發生。

遭受過性侵的案例大部分是熟人作案。超過80%的性侵發生在獨立的、一對一的私密場合,然而,與一位值得信任的成年人在一對一的私密場合進行溝通對孩子的自尊心和更進一步的人際關係都是有價值的,所以可以採取下列方法:

偶爾去‌‌「串串門‌‌」,即使對方是你非常信任的家庭成員;保證外面有人可以觀察到屋裡的動靜;談話前向那位成人了解他的計劃,談話結束後向孩子核實,主要是了解一下這些相處時間都用來做什麼了;找機會告訴你孩子的照顧者,你和孩子都是受過兒童性侵方面的教育的,直接說就行。

第三步:說出性侵的事實。

孩子經常把自己遭受性侵這事兒當作一個秘密,開誠布公地談論我們的身體、性,以及界限是應該受到鼓勵的行為。

你要明白孩子怕的是什麼,施暴者經常的技倆是混淆黑白,欺騙孩子這只是‌‌「遊戲‌‌」,或者以家庭成員的安危來威脅孩子。

從孩子的角度,他們有時更喜歡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們所信任的成人而非他們的父母,從這個意義上,培養一些這方面的工作人員就變得很有必要。還有些時候,孩子會把這件事情裝扮成別人的故事來打探父母的態度。他們還會在你追問細節時忽然當機,要有耐心。

第四步:了解一些先兆。

當孩子真的被性侵了別指望你能看到明顯的跡象,但你得知道你需要找什麼。有時候,性侵會在身體上留下痕跡,比如生殖器官紅腫、尿道炎症等等,但這種情況並不普遍,有時候這種身體上的改變也會表現為易怒,腹痛或者頭疼等等。

情感和行為上的異常更加普遍,這種改變可能是孩子從一個健康向上的狀態變得沮喪與畏畏縮縮。與年齡不符的性相關行為或者語言也是一種紅燈。

當然,你也要小心,有些孩子並不會顯露出什麼跡象。如果發現了生理上的跡象令你懷疑孩子受到了性侵,建議帶孩子去體檢,最好是找那種對兒童性侵有經驗的專業人士。

第五步:負責任的行動。

只有在很少數的情況下,兒童性侵是誤報。但如果你憤怒地揭露這件事情時,你的孩子也許會覺得更加羞恥和有負罪感,轉換話題或是陳述事實時為了迎合你的‌‌「需求‌‌」進行修改。

所以,家長要注意,不要反應過度。你的反應要表現出對孩子更多的支持,相信你的孩子,在他們告訴你這個故事之後表揚他們,感謝他們的勇氣。

鼓勵孩子說出來,但不要使用有誘導性的問題去詢問細節。詢問細節時可能會激活孩子對這件事情的記憶,如果一定要問,就問開放性的問題,比如:‌‌「後來呢?‌‌

去專業人員那裡尋找幫助。告訴孩子,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是你的責任而不是他們的過錯。不要恐慌,遭受性侵後,接受了專業幫助的孩子們可以恢復得很好。

一位女性導演黃驥,她把自己青春期的被性侵經歷拍成了作品,很值得借鑑:

‌‌「性侵是可以避免的嗎‌‌」,她拋出這個問題,她有一個正在上幼兒園的女兒,作為一個曾經的性侵遭遇者,她設想了孩子會遇到的最壞的結果,如何和孩子談論性侵,談論性,這個問題在心裡盤恆了許多個日日夜夜之後,她和女兒之間發生了一場對話。

媽媽現在可以跟你討論一件事嗎?

可以。

我知道那個叔叔很喜歡你,對你很好。你也喜歡那個叔叔。

對。

但是媽媽想提醒一下,不要單獨跟叔叔呆在一起好嗎?

為什麼呢?

因為叔叔有可能會做一些他自己也控制不了的事。

……什麼事呢?

比如摸你的nainai(乳房),你的屁股…等等。

為什麼他可能會做這些呢?

因為他控制不了自己。但是你會不喜歡,並且會難受。

難受?

對。以前就有叔叔這樣對待過媽媽,媽媽很難受。

女兒聽到這裡,摸了摸黃驥的頭髮。

因為這些都是我們很珍貴的地方,也是我們的隱私部位。

女兒也許還不是很明白,可是黃驥在她眼睛裡看到了因信任而努力消化的認真。

他們的力氣比你大,比媽媽大,如果開始了,就沒辦法停下來了。

嗯。

所以呢,一定不要讓這開始發生。不要和叔叔單獨去呆著,一定要在媽媽或者其他老師都看得到的地方。

我明白了。

如果萬一,叔叔忍不住做了你不喜歡的事,你一定要告訴媽媽好嗎?媽媽也經常告訴爸爸啊,告訴你啊,我難過的事。

對。就像快樂的事情分享就會變成一倍。難過的事情分享就只會變成一半,對嗎?媽媽?

是的是的,就是這樣。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阿波羅網趙亮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8/0729/1150582.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