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人民幣貶值背後 資本在悄悄外流

對於人民幣,北京的態度較為暖味,既想要維持人民幣價值,保障人民幣資產的吸引力,又想要人民幣能夠對沖外部衝擊支撐國內出口。所以,就發生了當局不斷聲明「人民幣沒有貶值基礎」,而人民幣卻連續貶值的事實。

兩年前,人民幣貶值引發的資本外流大潮是北京較為擔憂的問題。「811匯改」之後,人民幣隨即大跌,資本逐利天性立即體現。2015年匯改之後,2016年全年銀行結售匯逆差高達3377億美元(超2.2萬億元)。

大量的資本外流導致中國國內經濟遭受重創,大陸央行為了補充流失的市場流動性不得不加大貨幣投放力度。從某種程度上而言,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的天量信貸中有一部分是為了填補資本外流造成的資金缺口。

隨後,通過一定調控手段後,正常途徑的資本外流得到了遏制,人民幣匯率也在引入「逆周期調節因子」後出現回升,最高曾一度收復「匯改」失地。

然而,沒人回想到,川普上台後,美國對中國的態度出現了明顯的反轉,除了出口關稅政策外,還有直接對中國實體經濟的干預。同時,結合美聯儲的加息周期,人民幣再度出現大幅貶值。今年4月份,人民幣匯率還在6.3水平,如今已經處於6.9水平。短短半年時間,人民幣貶值幅度超9%。

與兩年前不同的是,從外管局數據看,這次人民幣貶值並沒有引發資本外流。今年銀行結售匯數據不斷走高錄得順差。這也許也是為什麼當局對於這次人民幣貶值不像上次那樣警覺的原因之一。

不過,資本外流雖然沒有出現在外管局「賬面」上,但資本外流是真實發生的。

不同於兩年前,如今的資本外流都不走賬上的通道,開始走暗通道。香港成為了資本外流的中介。由於香港一國兩制的特殊政策,從香港出海的資本沒有任何阻礙,故不少資本選擇先到香港中轉再出海。

2016年上半年,不少受阻於某些因素而無法外出的資本利用與香港的虛假貿易、海外併購投資、購買海外保險等方式實現資本出逃。由於這些支出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幣,所以不走外管局結售匯通道,沒有數據進行監測。

這些暗通道在經歷了清理整頓後都關上了大門,然而,新的資本外流方式已經打開——海外上市套現。

今年,除了赴美上市潮依舊深受青睞外,赴港上市潮也異常火爆。今年第一季度,短短三個月就有愛鴻森、點牛金融、尚德機構、格林豪泰、精銳教育、嗶哩嗶哩、愛奇藝這7家企業赴美上市。而今年截止7月份,赴港上市企業數量更是高達35家。

然而,有意思的是,尚德機構、格林豪泰、精銳教育、嗶哩嗶哩、愛奇藝赴美上市首日即宣告破發;包括獵聘網、雷蛇、天源集團、天平道合、匯付天下、平安好醫生等企業,在赴港上市首日也紛紛宣告破發。

如此高的破發率絕非偶然現象,這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呢?

從上市企業角度考慮,企業上市是為了融資,至於誰來承接他們的上市業務、上市後股價走向都是次要的。

對於資本方而言,上市之後就能實現資本出海。因為無論股價怎麼跌、怎麼破發,要在大小非解禁前跌至成本價的概率是非常小的。企業上市後能給他們帶來多少收益可能已經是次要目標了。

這種新型資本外流方式可能是監管層沒注意到,又或許即使看到了也管不到的新方式。因為這種資本出海方式即在法律允許範圍內,也符合當前政策調控需要。只不過,苦了股民們又要被割一輪韭菜了。

不管怎麼樣,兩年前的危機還在延續。

從去年以來,央行始終堅持"穩健中性"的宏觀調控政策。這種「穩健中性」表現出的是一種緊縮信號,央行也清楚之前水放多了,即使在今年年初,市場對於緊縮貨幣政策的預期也沒有被打破。可是,今年中旬,央行再度放水。雖然對外聲稱還是維持「穩健中性」調控,但市場預期則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難道市場流動性不足,除了去槓桿之外就沒有資本外流所致嗎?

資本外流,流失的不僅僅是錢,還有市場信心。信心本身會有波動,但一旦超出一定範圍就會進入另一個波動區間,屆時......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財經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