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ABC:中國無死角「數字獨裁」體系下的模範公民

丹丹是與她愛的人結婚,她選擇了正確的丈夫——張小京,可能比她的得分更高。他是司法部們的公務員,是黨的忠實幹部。‌‌「我們需要一個社會信用體系,‌‌」小京說。‌‌「在中國,我們希望我們能夠互相幫助、互相愛護,讓每個人都過上紅火的日子。‌‌」

中國正在對其14億公民建立一套數字獨裁統治體系。對一些人來說,‌‌“社會信用評級‌‌”系統會帶來便利——而對某些人來說,則會帶來懲罰。

聽起來,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已經在中國發生。而且這正在創造或是破壞著人們的生活。

中國共產黨稱其為‌‌“社會信用評級‌‌”,並表示這套系統將在2020年前完全投入使用。

一份中共官方規劃綱要稱,在幾年內,該系統將‌‌“使守信者處處受益、失信者寸步難行‌‌”。

社會信用就好比中國14億公民的個人記分卡。

在一個已經實施的試點項目中,每位公民都被分配到800分內的一個分數。其他項目中是900分。

像丹丹這樣的擁有最高‌‌“公民分數‌‌”的人會在酒店和機場享有VIP待遇,更低息的貸款和就讀最好的大學、獲得最好的工作的快速通道。

‌‌“這將使守信者處處受益、失信者寸步難行。‌‌”

而信用評級墊底的人可能會被排除在社會之外,被禁止旅行、獲得信貸或政府部門工作。

這套系統將由最先進的高科技監控系統強化,中國想要成為世界上在人工智慧方面的領軍人物。

監控攝像機將配備面部識別、身體掃描和地理跟蹤,以便對每個公民進行持續的注視。

智能手機應用程序也將被用來收集數據和監控日常線上行為。

然後,來自諸如政府記錄等更傳統來源的大數據,包括教育、醫療、國家安全評估和財務記錄也將被錄入個人評分系統。

正在中國至少十幾個城市試行的社會信用體系正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

一些公司正與國家合作,將該系統國有化,協調並調試技術,並敲定決定全國公民得分的算法。

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社會工程項目,打造一種控制和脅迫10多億人的方式。

如果成功,這將是世界上的首個‌‌“數字獨裁‌‌”。

丹丹不反對在國家全方位監控網路下的生活前景。

這位36歲的女士明白社會信用系統並不完美,但她認為這是管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複雜國家的最佳方式。

‌‌“我認為每個國家的人都希望有一個穩定和安全的社會,‌‌”她說。

‌‌“如果正如我們政府所說的在公共空間的每個角落都安裝攝像頭,我會感到安全。‌‌”

她也可能從這個系統中受益。

丹丹的金融行為將是衡量國家社會信用評分的一項重要指標。

根據一項名為芝麻信貸(Sesame Credit)的現有金融信貸方案,丹丹在滿分800分中獲得了非常高的770分——這表示她是非常忠誠的中國公民。

由於她的評級,丹丹已經能夠享受到中國的快速發展所帶來的許多回報。

她手機上的一個應用程序可以讓她獲得一些特權,比如無需押金即可租車、住酒店或租房。

‌‌“如果正如我們政府所說的在公共空間的每個角落都安裝攝像頭,我會感到安全。‌‌”

但是社會信用不僅受到互聯網瀏覽和購物決定的影響。

你的朋友和家人是誰也會影響你的分數。如果你最好的朋友或父親說了一些關於政府的負面言論,你也會丟分的。

你和誰約會並最終成為伴侶也會影響社會信用。

丹丹是與她愛的人結婚,她選擇了正確的丈夫——張小京(音譯,Xiaojing Zhang)可能比她的得分更高。

他是司法部們的公務員,是黨的忠實幹部。

‌‌“我們需要一個社會信用體系,‌‌”小京說。

‌‌“在中國,我們希望我們能夠互相幫助、互相愛護,讓每個人都過上紅火的日子。‌‌”

‌‌“正如習主席所說,我們將會富強、民主、文化、和諧和美麗。

‌‌”這是習近平主席對國家未來的希望。這也是全中華民族的希望。‌‌“

中國長期以來一直是對其公民進行監視的國家,因此公民習慣於政府在個人事務中扮演決定性角色。

對許多中國人來說,隱私沒有西方國家那麼珍貴。

中國人更看重社區利益而不是個人權利,所以大多數人認為,如果社會信用會帶來一個更安全、更有保障、更穩定的社會,那麼就可以讓它實施。

但是大多數人似乎並不理解社會信用可能帶來的全方位控制,在中國也沒有實施這一制度的公開辯論。

私下裡,受過教育的中產階級對社會信用評分是評價人品質的唯一標準有些擔憂。

但是這並不能阻止該系統的推廣。

該黨正在利用這個系統來奪回其在20世紀80年代中國對外開放而後快速發展時失去的一些控制力。

這是一種壓制異議並確保該黨絕對統治地位的方式。

已經有約1000萬人在社會信用試點地區受到了懲罰。

劉虎就是其中之一。

劉虎因為言論犯罪而在社會信用評級中丟分,現在發現自己因為分數過低而被社會拒之門外。

2015年,劉虎指控一名官員敲詐勒索,對方起訴劉虎誹謗,劉虎輸了官司。

他被要求公開道歉並支付罰款,但是當法院要求增加費用時,他拒絕了。

去年,43歲的劉虎發現自己被列入社會信用試點計劃的黑名單,被認定為‌‌”不誠實‌‌“。

‌‌”有很多人被錯誤地列入黑名單,但是他們無法避免,‌‌“劉虎說。

這毀了他的職業生涯,讓他受到孤立,他現在擔心家庭的未來。

社會信用系統禁止他出行,並有效地將他軟禁在家鄉重慶。

在重慶市的一間公寓里,劉虎試圖使用手機應用程序預訂去西安的火車票。結果被拒絕。

他解釋道:‌‌”應用程序說,預訂失敗,我乘坐高鐵的權利受到法律限制。‌‌“

劉虎的社交媒體賬戶也被關閉,他在那裡發表了大量的調查性新聞報道。

劉虎稱他的微信和微博賬戶在高峰時期有200萬粉絲,但現在他的這些賬號受到審查。

劉虎認為他被列入黑名單是因為政治性原因,並試圖向當局提出申訴。但是到目前為止,他沒有得到迴音。

劉虎向對全世界警告社會信用系統的噩夢。

這樣做可能會讓他的朋友和家人面臨國家報復的風險,但是劉虎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還不明白在數字化集權的國家中會發生什麼。

‌‌”你可以從中國人的精神狀態中看到,‌‌“胡先生說。

‌‌”他們的眼睛瞎了,耳朵被堵住了。他們對世界知之甚少,生活在幻想中。‌”

製作人員名單:

記者:Matthew Carney

攝影、攝像:Brant Cumming

數字編輯:Matthew Henry

製作:Alex Barry

圖形設計:Andres Gomez Isaza

原文鏈接:http://www.abc.net.au/chinese/2018-09-18/china-social-credit-leave-no-dark-corner/10264922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A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