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甘肅首富資金斷鏈:財富蒸發70億 脫手兩家上市公司控股權

在2017年胡潤富豪榜中,闕文彬以140億元身家排在第158位。闕文彬被稱為甘肅首富、西部最神秘富豪,很少在公眾面前出現,一向被媒體稱為“神秘、低調”。闕文彬出生於1963年8月,研究生學歷,曾在成都恩威製藥公司打工,擔任銷售經理。1996年10月,33歲的闕文彬開始擔任四川恆康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的董事長和總裁,之後在西藏考察時發現了傳統藏葯獨一味。1997年4月,四川恆康出資256萬元,佔比80%,成立甘肅獨一味葯業有限公司。2008年3月,獨一味、也就是現在的恆康醫療掛牌深交所中小板,闕文彬夫婦身家暴漲至17億元。

2007年,恆康集團主導了西部資源的重大資產重組並實現對其控股。自此,闕文彬坐擁兩家上市公司,以恆康為主體,闕文彬成為恆康繫上市公司的掌舵者。恆康系成立後,闕文彬通過兩家上市公司大舉擴張,其資產版圖不斷擴大。僅2012年以來,恆康醫療就向近20家醫療領域公司發起收購,耗資超50億元。同期,西部資源籌划了對7家公司實施收購,耗資約為20億元。

然而,近年來高比例質押股權的闕文彬資金鏈斷裂,股權所持股大面積質押之時還被輪候凍結。今年7月份以來,闕文彬輪番賣子求生。截至目前,其已相繼通過協議轉讓股權方式讓出兩家上市公司控股權。恆康醫療3月股價跌75%,闕文彬財富蒸發70億。

1、甘肅首富闕文彬退出,恆康醫療實控人生變

10月8日,恆康醫療發布公告稱,闕文彬已與張玉富簽署《股份轉讓框架協議》。闕文彬擬將其持有的恆康醫療42.57%的股份及由此衍生的所有股東權益轉讓給張玉富。股權轉讓完成後,張玉富將成為恆康醫療的新實際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不同於一般股權轉讓,此次恆康醫療股權轉讓將以償債獲股的方式進行,即張玉富通過替闕文彬及其控制的恆康發展清償因股權質押產生的債務獲得恆康醫療實際控制權。

恆康醫療表示,公司於近日接到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闕文彬通知,闕文彬與自然人張玉富於2018年10月6日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闕文彬擬將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及由此所衍生的所有股東權益轉讓給張玉富及其共同受讓方或受讓方指定的第三方。

2、闕文彬所持公司股份幾乎處於全倉質押狀態

據媒體統計,過去5年時間闕文彬累計質押持有公司股權近百次。其所持的7.94億股中,有7.91億股都處於質押狀態。因部分質押融資到期而未及時償還,闕文彬持有股權被北京、杭州、深圳、吉林、四川等地法院凍結或輪候凍結。

10月9日,恆康醫療回復了深交所關注函,披露了甘肅首富、公司實際控制人闕文彬所持公司股份被凍結的原因。公告稱,闕文彬目前尚未收到法院的法律文書,經初步統計闕文彬前期與華龍證券等多家機構存在股權質押融資或其他形式的融資,到期未能及時償付的債權債務糾紛,上述事項應是闕文彬持有公司股份被多家法院凍結或輪候凍結的主要原因。

實際上,恆康醫療早已存在“易主”預期。在今年7月恆康醫療披露公告稱,因實控人闕文彬部分質押融資已到期且未及時償還,未來可能通過協議轉讓或司法拍賣等形式被動減持恆康醫療股份,闕文彬實控人之位可能不保。而根據彼時恆康醫療披露的公告可知,闕文彬所持公司股份幾乎處於全倉質押狀態。具體來看,闕文彬累計質押股份約為7.91億股,占恆康醫療總股本42.38%,占其所持有恆康醫療股份比例為99.57%。

恆康醫療的桿杠有多高?闕文彬質押了手中99.6%的股權還不夠,2015年6月時,恆康醫療還曾非公開發行1.4億股,後以資本公積金向全體股東每10股轉增15股,最終這部分股權佔比達到了恆康醫療總股本的18.79%。

​3、轉讓兩家上市公司股權,恆康系將分崩離析

闕文彬無奈地讓出恆康醫療及西部資源的控股權,一旦交易完成,恆康系將分崩離析。闕文彬最先脫手的是西部資源。今年7月26日,西部資源控股股東恆康發展與湖南隆沃文化簽訂協議,隆沃文化擬受讓恆康發展持有的西部資源1.63億股股份,佔西部資源總股本的24.55%,總對價6.5億元。交易完成後,隆沃文化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恆康發展持股比降至15.87%,退居公司第二大股東。在過戶前,恆康發展還將表決權委託給隆沃文化。

當時,恆康發展持有西部資源40.42%股權,為公司控股股東,闕文彬直接持有恆康發展99.95%股權,實際控制了西部資源。上述交易完成後,隆沃文化直接控股西部資源,王靖安取代闕文彬成為西部資源成為公司新的實控人。其實,近年來,西部資源的經營業績一直欠佳,2015年虧損2.7億元,2017年巨虧7億元。早在2016年,闕文彬就籌划出售其控股權,不過並未成功。這一次,是其二度出售。

4、高頻次資本運作,建立恆康系

恆康醫療的前身是獨一味,2008年上市。2008年6月,闕文彬收購殼公司綿陽高新,並將自己之前的註冊公司甘肅陽壩銅業有限責任公司100%股權注入,更名為西部資源,闕文彬成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一年後,闕文彬又通過恆康投資出資1.3億元收購鍊石有色16%股權。不久,鍊石有色開始準備借殼*ST偏轉,該重組案在2011年12月獲證監會批准。不管是恆康醫療還是西部資源,推動闕文彬暴富的原因,無疑是公司的多次併購。

除了醫藥、礦產兩大主業,闕文彬也涉足房地產、航空和新能源汽車業。其旗下的四川縱橫航空公司成立於2011年5月,並於11月開始招兵買馬。2014年2月,西部資源公告,擬以現金支付方式,向恆通客車、重慶市交通設備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增資,分別獲得51%股權。同時,向微宏動力系統司收購其持有的恆通電動66%股權。隨後,與歐瑞斯汽車共同出資1億元設立蘇州恆康泰汽車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其中西部資源以貨幣方式出資8000萬元。據胡潤百富榜,闕文彬個人財富從2012年的63億元一度升至2015年的200億元。從2013年開始,恆康醫療開始頻繁的資本運作,先後收購了逾10家公立醫院,更在去年5月首次發起了對國內公立三級甲等醫院的併購。

5、借“市值管理”名義,行操縱股價之實,曾數次遭證監會調查

闕文彬2017年遇到大麻煩。那一年,闕文彬曾兩次遭到證監會的處罰,原因是操縱股價,以及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證監會通報稱,闕文彬與蝶彩資產及其實控人謝風華合謀,利用作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具有的信息優勢,控制恆康醫療密集發布利好信息,人為操縱信息披露的內容和時點,未及時、真實、準確、完整披露對恆康醫療不利的信息,誇大恆康醫療研發能力,選擇時點披露恆康醫療已有的重大利好信息,借“市值管理”名義,行操縱股價之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