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銀行被攤派貸款 民企的春天來了嗎?

最近,上面開會要“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而放在第一位的就是穩就業,就業關係到民眾的生計幸福。就業率的好壞,是考核政府執政成效的最主要指標,當然在小部分國家不是。

1

民營經濟在GDP中的比重超過60%,占稅收比重約為50%,占就業比重約為80%,所以要穩定就業,首先要穩定的必然是民企。只有民企穩定了,這80%的就業人口才不至於受到失業威脅。這就是最近多個主管部門大佬都出來表態,要支持民企發展,給民企提供充足信貸資金的依據。

在這裡,只要大BOSS發話,下面辦起事來確實效率奇高,雷厲風行,遠超過西方的那一套冗雜程序,乍看起來確實很美。

繼央行行長本周表態要用”真金白銀”政策支持民企融資後,11月8日,銀保監會主席也表態對民企貸款設定“一二五”目標,即在新增的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於1/3,中小型銀行不低於2/3,爭取三年以後,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於50%。

消息一出,昨天的股市大家都看到了,28隻在A股上市的銀行股股價全線下跌,招商銀行、上海銀行跌幅更是接近5%。在銀行股重挫的帶領下,上證指數也再次跌破2600至2598.87,日跌幅達1.39%。

講話可以發高射炮,而股市的下跌卻是實打實的,為銀行對民企貸款設置指標,在市場上引發的是對商業銀行壞賬增加的恐慌,結果就是對銀行股的拋售,市場用自己的表現在甩出耳光,啪啪作響。

2,在我們這裡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很多事情都是到了無可挽回時,才認識到其意義和價值。雙親在時沒想到去好好孝順,父母去世後才想到去奉養,可惜為時已晚。這樣的道理放在民企身上同樣合適。

在國家降槓桿的大旗下,重在打擊資金空轉的影子銀行的資管新規從去年徵求意見到今年出台,基本上封殺了銀行給中小民企貸款的最後一絲衝動。為了在考核中過關,商業銀行不顧民企的生死,採取的是很冷很暴力的一刀切式的抽貸,加上在環保、社保的重壓下,很多今年的中小企業基本呈現的是機關槍掃射的癥狀,倒下的不少,今年上半年尤其慘烈。

而到了年底,因為會議上發了指示,銀行信貸政策全面轉向,民企成為銀行資金的寵兒,民企發行的債券,也納入了央媽印鈔的抵押品範圍,這進一步刺激了銀行購買中小民企債券的動力。只是對於民企來說,身體都涼透了,再吃還魂丹、大補丸,還有用嗎?

我們自認為自己是市場經濟,那麼市場必然有自己運行的規律。哪裡利潤高,資金必然流向哪裡,這是市場的基本原則。這幾年M2基本都是以兩位數在增長,說明央媽的手比較松,信貸很活躍,但是即便如此,占經濟總量60%的民企,只拿到了不到25%的貸款餘額。沒有資本的注入,這是近年來民企萎縮的重要原因。

而70%左右的銀行貸款,是被只佔經濟20%左右的國企拿走了。銀行為啥會傾向於將資金貸給國企?除了國企有政府背書,基本排除倒閉賴賬的風險外,還因為國企獲得的貸款,能帶來遠超苦逼私企從事生產帶來的利潤,這意味著對於銀行來說,貸款給國企還款更有保障,壞賬更少,更安全。

國企拿到資金之後,當然不會擴大在再生產,而是將資金用在三個用途:

一是成立地產公司,投入房地產開發。這些年,但凡像樣點的國企,不管是做鋼鐵、化工、水利、電力還是服裝、紡織、電子、飲料的,基本沒有不開發房產的,很明顯,房產的超額利潤遠超製造業的平均利潤。

二是國企將拿到的廉價貸款,再以大額存單的方式投入其他中小銀行、信託、基金等金融機構,最終這些影子銀行絕大部分都流入了地產、網貸等高回報的行業,這就是這兩年上層一直在重點打擊限制的影子銀行。

三是國企將這些拿到的貸款,轉手以高利率帶給需要資金的中小民營企業,通過中間商賺差價的方式牟利

3

而對於主管部門強迫銀行信貸的好心,民企也未必能完全領受。

但凡需要貸款,絕大部分是企業處於擴張時期,為了擴大再生產的需要,貸款產生的利潤覆蓋銀行貸款的利息,只有這樣的貸款才是良性的,才是銀行和民企雙方所喜悅的。相反,如果現在民企貸款只是為了借新還舊,維持慘淡經營,那麼這樣的強制貸款對國企和民企來說,都是負擔和風險。

2018年9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5.8%,比8月份回落0.3個百分點,這樣的增幅不僅低於GDP的增幅,在2018年全年基本是墊底,可以看出民企的生存現狀。所以冷眼認為,民企此時需要的不是貸款,而是減稅,畢竟貸款還面臨著還本付息的壓力,而減稅確實實打實的利好。

當然,本次霸王硬上弓給民企強行放貸,反映的一種定向印鈔從而刺激經濟的思路,算是試圖力挽狂瀾的一種創新和嘗試。我們知道印鈔必須要錨,金本位時期以黃金為錨,之後很多國家以美元為錨,央媽就是。外匯流入多少,外匯占款增加多少,就發行多少對應的人民幣,以外匯為錨髮型的貨幣最高佔到了貨幣總量的80%,當然這是指經濟上升時期。

如今外匯占款一直在流失,政府發行國債有限,所以增加各種央行貸款抵押物,就成央媽放水的重要渠道。如果任何抵押物都不要,那就是無錨印鈔。

繼外匯占款和國債髮型後,中期借貸便利(MLF)+抵押補充貸款(PSL)是近4年來央媽提供中期基礎貨幣的主要工具。國債、央行票據、國開行及政策性金融債、地方政府債券、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

不管是之前國開行啟動的棚改到將地方政府債券納入抵押品範圍再到本次將中小民企1000萬債券當做抵押品範圍,其實質都是通過不斷擴充抵押品範圍,降低抵押品安全標準,從而找到名正言順的向市場撒錢的渠道,假裝在有錨印鈔,最終目標當然是刺激經濟。

只是以地方國企債券和中小民企債券為錨來發行貨幣,未來帶來的風險,是我們都能承受的嗎?只有留待時間的檢驗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冷眼金融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