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你越是逃避 就越會碰壁

1

遠行是一種癮。隔三差五,我就按捺不住,想要從眼前的鋼筋水泥,出逃到世界的犄角旮旯。

16歲那年,高二,我第一次“流浪”。凌晨的長街,廢棄的天台,磨破的鞋尖,那種模模糊糊的自由,成為大堆書本、大批考試之外的新鮮感。

只可惜,年少的叛逃總是徒勞。張狂為始,再以慘淡作結。休學沒多久,我的野心服了軟,它開始向骨子裡的懶散低頭。

慢慢地,我既不屑於正兒八經完成學業,又不願安於現狀。我變得越來越不切實際,明明是為自己的放任和懶惰找託詞,偏要抬起傲嬌的下巴,吼身邊人:你懂什麼,我在尋找我想要的生活。

高考失了利,情緒成了疾,爸媽白了頭……雖然那三年,免於死記硬背的重複、同伴競爭的殘酷,但無法否認,我付出了“自由的代價”。

當小煩惱滾成大雪球,砸到面前,再多的隨心都成了任性。

2

曾看過一檔求職節目。台上的女孩兩個月內辭職三次,執意要做體驗師。問理由,她說,“因為我喜歡吃,喜歡睡。多合適啊!”

底下老闆聽了,有點綳不住。“行,那你能設計線路,規避旅遊風險嗎?能說第二外語,不怕累不怕臟嗎?能策劃,撰寫,拍攝,做後期嗎?”

面對一連串發問,女孩的笑容瞬間垮掉。她翻翻白眼,懟回去,“我就是想換種活法唄,哪會想那麼多……”

話音落,燈全滅,女孩氣得扭身走人。她不曾想,公司會為“創造力”買單,卻不會傻到淪為“提款機”。

有人說,沒有窮游過的人,沒資格談生活;也有人說,大城市的一張床,不及小城市的一間房……有時候,這些標語就像濾鏡,映入眼帘的都是美化之物。很多人聽之,信之,還沒來得及消化吸收,就被一句口號撩撥得神不守舍。

他們嘴上說要遠離北上廣,卻從未進行深思熟悉;心裡想著賺大錢,卻毫無態度和能力優勢。所謂“換一種活法”,更像在變相逃避:因為現狀並非所願,又無力直面,乾脆選擇遮住眼、捂住耳,扭頭就跑。

心不定,人迷茫,逃到天涯海角都會碰壁。

3

去年七月份,我和媽媽去草原。在制定行程之初,我堅持要住那種以天為蓋、風吹草低的蒙古包。可真要去了,又果斷反悔——查吃住攻略時,發現評論里各種“沒水沒電”“伙食不好”“ wifi信號太差”。

大概,這就是現代人的“口是心非”吧。

一邊說著喜歡曠野的原始和自由,想看數千年前的大漠、星月入海的浩渺,卻又懶得花太多功夫,生怕受苦和挨凍;

一邊想著在旅途中放飛自我,拋開都市的快節奏,到了景點卻拍照五分鐘,P圖兩小時,生怕朋友圈湊不齊九宮格。

雖不至於詩與遠方都是幻象,但陌生的環境、未知的生活,並非每個人都有能力有心境有底氣把日子過得開出花。

“因為無力洞悉生活的美好與百種風情,只好沉浸於浮光掠影的新鮮感。以為看到了新世界,卻不過重複著舊習慣”——明明它是擺渡船,舟上之人卻把它當作對岸。

4

就像看過的一部電影里,男主角在畢業之夜,和朋友連闖12間酒吧,喝完60杯啤酒。酒醒之前,他望著天邊,心想終於和這破日子說拜拜了。直到二十年後長成大叔,他才驚覺:那天晚上,竟是一生中最好的日子。

想要逃離的東西有千千萬萬:頹喪的日常,低迷的收入,沒出息的另一半,還不完的車房貸……

我們寄希望於不了解的人,不曾去的地方。以為找到它們,一切問題都over了。

但,每一種選擇,都有周期性的厭倦和乏味。比起怨環境、怨爸媽、怨戀人,不如先做個旁觀者:排列自己願望的優先順序,先問要什麼,再問怎麼要。

想要騎馬仗劍走天涯的洒脫,那就先練出一技傍身的技能;想要在哪都自得其樂的舒坦,那就戒懶戒貪戒你的玻璃心……

當然,也別理想化某個工作,某種活法。畢竟,任何日子都有它的光鮮和擰巴。如果你打算逃離,不如先問問自己:我是隨了心,還是從了欲?

生活美好,生存不易,都要珍重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