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基因編輯嬰兒「非人非馬 非牛非豬」 賀建奎自豪背後深層原因

日前,一對「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後,有研究指出,賀建奎使用的基因組編輯技術並不精準後果嚴重,「非人非馬,非牛非豬」。中國的生命倫理學專家翟曉梅表示,有國外實驗室已經聲明不再招收中國該領域學生。有醫學背景的時事評論員闡述,基因編輯嬰兒的後果太可怕了。中共摧毀了中國醫學界倫理道德,所以賀建奎才敢這麼做。旅居加拿大學者文昭分析,基因改造繼續下去,人性將被摧毀,就是亡天下。


 

圖說: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

日前,一對“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後,有研究指出,賀建奎使用的基因組編輯技術並不精準後果嚴重,“非人非馬,非牛非豬”。中國的生命倫理學專家翟曉梅表示,有國外實驗室已經聲明不再招收中國該領域學生。有醫學背景的時事評論員闡述,基因編輯嬰兒的後果太可怕了。中共摧毀了中國醫學界倫理道德,所以賀建奎才敢這麼做。旅居加拿大學者文昭分析,基因改造繼續下去,人性將被摧毀,就是亡天下。

編輯技術脫靶率較高“非人非馬,非牛非豬”

研究指出,賀建奎使用的CRISPR-Cas9基因組編輯技術,並不精準,脫靶率較高。

英國自然生物科技期刊(Nature Biotechnology)發表英國基因組研究機構,維康信託基金會桑格研究院(Wellcome Trust Sanger Institute)布拉德雷等人的一項研究指出,CRISPR-Cas9會在靶點附近引起脫氧核糖核酸(DNA)刪除或重排,結果比先前預期的嚴重。

上述研究指出,對小鼠和人類的實驗室細胞系研究發現,除了已知的伴隨DNA雙鏈斷裂修複發生的小規模DNA錯誤外,CRISPR-Cas9技術還可能在靶點附近導致大規模的DNA刪除,在部分情況下,甚至引起複雜的DNA重排,導致臨近基因或調控序列受到影響,並改變細胞功能。

文章說,如果後代的基因重排,後果可能是“龍不生龍,鳳不生鳳”;也可能是後代變成比科學怪人還要奇怪和厲害的怪物。這就是基因編輯後的嵌合體問題,即不同的基因嵌合,形成“非人非馬,非牛非豬”的生物。

有國外生物實驗室聲明不再招收中國該領域學生

網友“ericxunzhang”表示,中國百餘科學家強烈譴責“基因編輯嬰兒”:此項技術早就有,無任何創新,全球的生物醫學科學家們不去做不敢做,因為脫靶的不確定性、巨大風險和倫理約束。雞國“領先世界”的招數:一靠偷、二靠搶,三靠突破底線喪天良。

經濟觀察報發表文章,《生命倫理學專家翟曉梅談“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極大的醜聞,有國外實驗室稱不再招收中國該領域學生》中表示,11月27日在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翟曉梅接受採訪時說:“我已經收到了很多郵件,很多正在申請國外生物實驗室的年輕學者都被告知應該儘早另尋他路了,因為這些實驗室不會再招收在這個領域的中國學生了。”

為什麼賀建奎對“基因編輯嬰兒”感到驕傲?

面對中外科學家的猛烈抨擊和國際國內的禁令,賀建奎對他的研究成果沒有一絲一毫的羞愧,相反,他在香港舉行的世界基因編輯大會上稱,他為此感到驕傲。這是為什麼?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陳克江的文章分析,

賀建奎從事的“世界首創”研究與中共在科技領域竭力爭“世界第一”的目標完全一致。根據上述《醫學倫理審查申請書》,開展此項基因編輯項目的目標是:建立基因手術治療行業的“質量控制標準”,佔領整個基因編輯相關治療技術門檻的“制高點”,在國際競爭中“脫穎而出”。中共近年推出的所謂“中國製造2025”和“中國標準2035”計劃,被認為是企圖在全世界奪取尖端科技領域的主導權,並由中共制定行業標準。賀建奎積極響應中共號召,站到了世界基因編輯的最前沿,他能不驕傲嗎?

作為中共“戰略科學家”,賀建奎從事的“創世界第一”的研究,絕不可能自掏腰包、秘密進行。

賀建奎說:“我和科學界接觸過。我和冷泉港、伯克利以及一個亞洲會議談過,我徵求過他們的反饋。然後,我進入臨床試驗。”“開始這個項目之前,我是一個大學教授。3年前,我開始這方面研究,當時是由大學支付工資。病人的醫療開支是由我自己支付。測序過程的一些費用是由大學裡的初創公司資助。”

而且,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與他旗下的公司可能有直接關係。

據中共財政部所設的企業信用信息,工商徵信查詢平台“天眼查”的數據,賀建奎至少是7家公司的股東、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並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這7家公司的總註冊資本為1.51億元人民幣。

賀建奎說“病人的醫療開支是由我自己支付”。這筆錢來自哪裡?很可能來自他的公司。賀建奎不僅是一個“戰略科學家”,還是一個高科技領域的企業家。科學家加企業家,雙料成功人士,讓他自信滿滿,這正是他面對洶湧的反對聲浪,仍然“老子天下第一”的重要原因。

基因改造繼續下去亡天下了

旅居加拿大的中國學者文昭,在他的YOUTUBE談古論今自媒體解析:基因改造不可逆,一個世紀之後,帶有改造基因特徵的人群可能成千上萬了,你發現有問題,請問怎麼辦,煤電廠可以關掉、鍋爐可以拆掉、水壩可以炸掉,這成千上萬人你把他們全都殺掉嗎?把他們全都強制絕育,不准他們生育嗎?那人類社會的人性都被摧毀了,那就是個禽獸的群體,不是人類社會,真是亡天下了。

文昭表示,基因改造這事涉及到一個當事人知情權、同意權的問題。西方國家反對胚胎基因改造的倫理基礎和反對墮胎是一致的,它不僅關係到出生的嬰兒本人,還關係到他未來的家庭、他的下一代,需要有他本人的同意。不能是父母、醫生代替他做這個決定,而他還是個胚胎、自我意識都沒有呢,也沒可能做決定,所以就得禁止對人類胚胎做基因改造。

文昭指出,對人類進行基因改造,你擁有了這種能力,也就能改動人類另一些基本的生命特徵,所以基因改造這種事在宗教信仰群體、和傳統派人士那裡都是個高度禁忌的話題,這種觀點也被傳導到了醫學界內部。

文昭認為,賀建奎惹麻煩的方式是因為他也玩自媒體,在Youtube發了自拍視頻,而且就是故意在國際同行面前顯擺,用英文來說,所以第一時間引發了國際國行的炸鍋,我不得不做一個惡意的揣測,那就是他的目標就是國際市場。他希望那些想把基因改造當作一個治療方法的人,又受到本國法律的制約,在本國做不了,可以來聯繫他賀建奎,可以來中國做。這就好象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在本國排不上隊,於是就到中國來做移植手術一樣。

經過這件事讓人們看到中國對基因改造人體試驗的監管近乎虛設。

賀建奎為什麼敢這樣做呢?

橫河表示,中共統治中國以後,強制性的推行無神論,對神沒有敬畏之心。中共徹底的唯物主義論,它不會把人當成是神造的,同樣它對人也沒有絲毫的尊重,也沒有中國傳統文化中,人是萬物之靈的這個概念。

橫河認為,西方的醫學倫理,認為人是神造的。而中共所有的教育,從來就沒有這個概念。事實上中共的醫學教育根本就沒有倫理教育,它只有黨性教育。

“在實踐中,中共實行了幾十年的計劃生育,及近十幾年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的活摘器官,而發展出來的移植行業,這些都是大規模屠殺本國人民的同時,也摧毀了中國醫學界與倫理道德。”橫河說。

此外,中共在所有的領域率先不守法,凌駕於法律之上,所以使得各行個業都鑽法律的空子,對法律視而不見。“只要你跟隨中共,有沒有法律都所謂了。”橫河認為。

“在這個案例當中,這是全世界第一例,它已突破了國內外所有的倫理道德和國際的協定。它只是由一個低級別的、國際上沒有知名度的: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倫理委員會批准就可以了,這太隨便了。”

“這就是在中共的統治下,所有的約束條件都沒有了,對人做出這樣的事情,做出違反倫理道德的實驗。”橫河表示,因此,第一例違反人類倫理的基因編輯嬰兒出生在中國,也就不奇怪了。

阿波羅特約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共產黨要搞一個基因突破,實際上這個事情不只是賀建奎一個團隊在做,應該不是他私人,一個人在做,只是他自己出來炫耀這件事情,結果沒有想到有這麼強烈反響,之後中共和他切割,和他劃清界限。

阿波羅網葉凈寒綜合報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葉凈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