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名作家替賀建奎捉鬼 中共模式和普世價值較量 西方左翼為何反對?

——捉鬼

西方左翼學者多無神論者,這一點卻又與共產黨相同。但現在反中共反賀的這批西方醫學家,否定了上帝,卻尊崇自然,還有一條底線,沒想到中國人不但無上帝,也目無自然秩序。

中國醫學教授賀建奎在中國香港大學講壇遭到圍剿,除了洋人,落井下石的當然還有自己的同胞了。

賀建奎資料圖片

洋人所不滿者,是這位賀教授明明做了根據西方普世價值觀,反人類的逆天罪行,竟然還本著“三個自信”的無畏精神,以普羅米修士盜竊天火、普濟人類的英雄姿態高聲宣布,不但他大哥沒有錯,而且還以下半生負全責——潛台詞是,不但不會進監獄,還有得當上市公司主席、醫學界的馬化騰,以及全國政協。

自信何來?當然有強大的靠山。東南西北中,誰領導一切?賀教授偉大的事業也絕不是他一個人做得出來。西方專家譴責賀教授,香港的傳媒也傻乎乎地跟上去拳打腳踢人身攻擊,而不知道這是一場“北京模式”與西方普世價值觀硬碰硬的鬥爭。

最好笑的是西方科學家,基本上都是所謂自由派知識份子(Liberals)。在基因生物學方面,以英國現代哲學家杜金斯(Richard Dawkins)為首,其名著“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四十年來影響宏大,將無神論提高到新階段。

研究基因,必歸宗於達爾文的進化論。一論及達爾文,必然上溯至十九世紀中牛津大學那場與教會的大辯論。

西方左翼學者多無神論者,這一點卻又與共產黨相同。但現在反中共反賀的這批西方醫學家,否定了上帝,卻尊崇自然,還有一條底線,沒想到中國人不但無上帝,也目無自然秩序。

然而反過來,西方自包容變性手術,又何嘗順應過自然秩序?

西方的左翼知道若完全否定上帝,不畏天命,必流於尼采,發展到希特勒的那條魔道。西方專家反對賀教授,是指這個中國精英膽敢妄然逆天。這時西方科學家有點懷念起他們的上帝初心。但他們不好意思說出來,因為他們是無神論者。

基因編輯的前階是複製羊。複製羊與人的變性手術也在同一科學時空中發生。若人可以用科技手術變性,則用科技編輯基因亦無不可。雖然變性人只是個人自由的表彰,似乎對世界無威脅。但變性人一旦要領養小孩,則這個小孩的倫理性別觀念就受到影響。

西方在十九世紀中湧現了社會民主,然後有了馬克思理論。馬克思加社會民主在歐洲,到了共產主義這條魔道的界線,就會止步。俄國人接了過去,培制出一個列寧。中國人又舔了過去,搞出一個毛澤東。然後此一“科技發明”越往東擴散,魔性越重,直到波爾布特幹掉了柬埔寨一半人口為止。

今日賀教授之滿懷自信,就像當年陳獨秀李大釗接過了共產主義,認為替中國人找出了一條生路一樣。

西方氣得直跺腳。但賀教授真心相信他在為人民做好事。當年的李大釗、後來的張春橋、波爾布特,無一不真正相信自己的神聖事業。通往地獄之路,第一塊磚石,加上美國的“千人計劃”,不就是從台下這批洋人處遙遙遞過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