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22歲女孩被回國男友傳染艾滋 徹底懵了

“你的血液有些異常,建議去青島市疾控中心檢測。”

接到血站電話時,青島姑娘葉子(化名)才22歲,她徹底懵了,去醫院檢查,果然是艾滋病!

怎麼會是自己?怎麼會是艾滋病?她想到了回國的前男友…

昨天是12月1日

世界艾滋病日

葉子勇敢地站了出來

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1

接到血站電話

檢測後確診是艾滋

她問醫生:我還能活多久

2006年秋天,葉子大學畢業踏入社會。

有一天,她正在上班,突然接到青島市中心血站的電話:“你的血液有些異常,建議去青島市疾控中心檢測。”

JFwZ-hphsupx7867374.jpg

網路圖片,圖文無關

那一年葉子22歲,掛掉電話後,懵了好一會兒。

後來,她在疾控中心接到了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確診感染艾滋病病毒。

“第一反應就是懵了,嚇得連哭都不會了,就問了醫生一句,我還能活多久?”

葉子說,當時她對艾滋病了解不多,只聽說這種病無法治癒。

“肯定活不成了,或許晚上睡著了以後,第二天就不會醒過來了。”

18歲那年,葉子第一次獻血作為成人儀式,之後一直堅持每半年獻一次,2006年秋天的獻血,成了人生中最後一次。

當時醫生看葉子孤單一個人,就囑咐說:千萬不要上網搜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自己嚇自己。

葉子聽了醫生的話,真的沒有上網查,從而規避了神經敏感、胡思亂想…

2

崩潰絕望後寫下遺書

她打電話給前男友

果然是他傳染給自己的

確診後的一段時間裡,葉子沒有請假,照常上班。

“那時候最怕晚上,經常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哭,無緣無故感染艾滋,又不敢跟任何人傾訴,十分崩潰。”

“甚至想到了自殺,連遺書都寫好了,不過因為捨不得家人,最後放棄了。”

除了傷心無助,葉子思考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艾滋病會傳染到自己身上?平日里沒有結交過亂七八糟的朋友啊…

思來想去,她想起了前男友。

葉子說,她上大二時交了一個男朋友,兩人交往期間,男朋友曾出過國,可能是那段時間感染上的。

“我查出來的時候,就給他打了電話,後來他去做了檢測,確實是有。”

3

病友發展成了老公

因為醫療事故感染

兩人生下了健康的寶寶

感染艾滋病的第2年,也就是2007年,葉子漸漸調整好心態,開始新的生活。

她積极參加防艾志願活動,奔走於全國各地參加會議。

有一次,她在南方參加某個艾滋病基金會上,意外認識了一個男病友。

兩人在qq上聊了小半年,從普通朋友發展成戀人,又經歷6年的愛情長跑,2013年步入婚姻殿堂!

“我老公是因為醫療事故感染的,特別不幸,我倆是夫妻,也是病友,知己知彼,惺惺相惜。”

好事成雙,同年葉子生下寶寶,是個男孩。

醫學上,艾滋病的傳染途徑之一是母嬰傳播,隨著母嬰阻斷技術的發展,讓他們生育寶寶成為可能。

幸運的是,兒子很健康,只不過,出生後需要吃抗艾滋病病毒的藥物。

如今,兒子已經5歲,除了需要定期檢測,其他和別的小朋友沒什麼不同。

葉子說,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健健康康長大。

我們很難想像,父母感染艾滋病,寶寶很正常,這樣的家庭生活是怎樣的?

葉子說,日常的擁抱、接吻、吃飯喝水、咳嗽、打噴嚏等行為,並不會傳染艾滋病。

除了手上有傷口不能給孩子洗澡外,其他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孩子現在還小,不理解艾滋病,我們沒有刻意去隱瞞病情,配藥時從不避開他,他還經常幫我們配藥呢。”葉子說,等孩子長大了,該知道的自然會知道。

總之,現在一家三口過得很幸福,父母公婆及親戚都特別包容……

可是還有很多人

就沒葉子那麼幸運了

出差的一次高危行為

小伙染上艾滋病

他以為只是重感冒

張晨(化名)今年33歲,幾個月前,一紙HIV陽性的檢測報告將他打入冰窖。

其實在檢測之前,張晨的身體已經發出求救信號,只不過高燒不退、乾咳和噁心一起湧來的時候,他誤以為自己只是重感冒。

“吃藥打針幾天下來,病情一直沒有緩解,後來開始住院,這才查出來是艾滋病。”

如今回想起來,一切早有預兆,大約一年前開始,張晨經常感覺疲憊不堪,他總以為是工作太忙的緣故。

“有次出差到外地的時候,曾經有過一次高危行為,事後也沒想太多。”

張晨總覺得自己不會那麼“幸運”,儘管平時稍微運動就出一身汗,身上也長過皰疹,他依然沒有去檢測過。

好在張晨挺過一劫,從那以後定期服用抗病毒藥物,一開始他感覺頭暈腦漲。

“像喝醉了酒一樣,每天夜裡都會做噩夢,醒來就忍不住開始哭。”

至今,張晨都沒有告訴家人,擔心他們無法接受。

“一個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以後,可能會自我感覺良好,但在沒有接受治療的情況下,HIV持續地攻擊免疫系統以後,感染者因為免疫力下降,非常容易感染其他疾病,如機會性感染或者腫瘤,身體變得嚴重虛弱。”

濟南市市中區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科長李輝說,從感染HIV病毒到發病一般平均3-10年的潛伏期,這期間可能並沒有癥狀,也讓人很容易忽視自己的健康狀況。

在李輝管理過病人中,有個二十四五歲的小夥子,讓人覺得十分惋惜。

“患了肺炎住院治療以後,才發現自己是艾滋病患者。”

小伙從德州轉來濟南治療,沒過多久就變成了傳染病疫情通報里一個冰冷的死亡數字。

原本,他有大把的機會能活下來。

潔身自愛

保護好自己

只有通過檢測,才可以儘早發現自己是否感染艾滋病,早發現才可以早治療,延長生命提高生活質量。

同時,也可保護性伴侶,避免艾滋病進一步傳播。

昨天是世界艾滋病日

最後再說回這個患者群體

如果想讓葉子們

活得更輕鬆點

就從不再歧視他們開始

葉子說

他們不是弱勢群體

只是少數群體

真正需要的不是關愛

而是正常對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