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陶傑:「定性」 不好 共產黨領袖死不閉眼

今日的中國人,在共產黨極權長期洗腦與控制之下,也適應了每個中國人檔案式的「定性」。有了天眼系統的數據追蹤的所謂社會信託系統,結合其「誅心文化」傳統,中國人將會成就一個「大裁決」、大監控、大猜疑、大檢舉、大仇恨的民族,雖然連一名共產黨領袖死了,會因少了一句「馬克思主義的偉大戰士」的定性而不肯瞑目。

林鄭特府轄下的選舉主任袁嘉諾,“裁定”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先生“隱晦地支持港獨”(implicitly supporting Hong Kong independence),剝奪其新界村長選舉權,英國路透社報導。

因為在西方現代文明社會,妄對一個人下達“裁定”(Judgement),是社交中十分忌諱之事。

新約中的耶穌說:“不要判斷他人,以免他人也判斷你。”(Do not judge,or you too will be judged)這句話其實很深奧:所謂Judge,並不是一般的“判斷”,而是“定義”。耶穌說,不要憑一時於表象的感性反應,對一個人作出結論。

耶穌這句話,對西方文明的禮儀和理性影響很大。英諺有謂:“不要只看封面,就判斷一本書。”(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看到表面,或聽到幾句話,不要那麼情緒化論斷,要想一想。

中世紀的獵巫,正是背棄了耶穌此一思想的結果。這是西方文明社會防止種族清洗、內部傾軋和仇恨的免疫基因。此一基因,剛好是自稱三千年燦爛文化的中國人所缺。

明清有文字獄,正是中國的皇帝看見一兩句文詞,無限延伸其誅心裁定的文化現象——為了遷就左膠事事喧嘩的弱小心靈,我也不妄下判斷,不會說這是一種極權的罪惡,只能說在“文化多元”之下的中國國情。

今日的中國人,在共產黨極權長期洗腦與控制之下,也適應了每個中國人檔案式的“定性”。有了天眼系統的數據追蹤的所謂社會信託系統,結合其“誅心文化”傳統,中國人將會成就一個“大裁決”、大監控、大猜疑、大檢舉、大仇恨的民族,雖然連一名共產黨領袖死了,會因少了一句“馬克思主義的偉大戰士”的定性而不肯瞑目。

特區林鄭月娥與袁嘉諾,對於朱凱迪的“裁定”,亦典型的中國文化加國情的中國行為。

這一點,以香港自稱“國際城市”,則須由國際的英美來長遠深度裁定,以確定是否附合美國國會“香港關係法”延續之條件。這就是耶穌說的“勿妄自裁定,否則別人也會裁定你”的因由。自稱天主教徒的林鄭,同時也是一名中國人,不知明不明白了。

另一方面,中國的華為,也在挾中國的檔案私隱定性文化,以“北京模式”和“厲害了我的國”之金錢姿態,企圖向西方輸出。西方開始警惕,並以川普為首,嚴正警告中國人,你的那套三千年孔子文化加毛澤東思想什麼的,Thank you,請局限在貴國的領土內用你們那十三億人的成本繼續艱辛探索,不準夾帶進自文藝復興之後早就跟你們大不一樣的西方文明領土。

今日西中之爭,Made simple,亦僅此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