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未將鄧置於死地的原因

由於毛深知自己所乾的幾乎所有壞事、對國家對民眾所犯下的所有滔天罪行,鄧都是最積極的參與者和實施者。而且在中共歷次的狗咬狗式的、你死我活的內鬥中,鄧都是站在毛一邊。所以毛有把握地認為:今後萬一不能順利把天下交到江青、毛遠新手裡,交到鄧手裡也比交到其他人手裡要好。

1976年1月20日,鄧寫信給毛,以辭去自己主持的中央日常工作責任對毛進行要挾。由於一時實在找不出一個人來頂替鄧,毛只好暫時忍讓,毛指示毛遠新:鄧還是人民內部矛盾,仍應按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方針對待,引導得好,可以不走到對抗方面去。鄧的工作可以減少,但不應讓他停止工作。

1976年1月底,毛剝奪了鄧代理國務院總理的第一副總理職務、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職務和主持軍委工作的軍委副主席以及總參謀長的職務,僅讓鄧專管外事工作。

毛任命華國鋒為國務院代總理(此時周已於1月8日病故)、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毛又強迫葉劍英“生病休息”,提拔陳錫聯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

2月25日,毛指使華國鋒代表黨中央(實際就是代表毛)在全國各省市自治區和各大軍區領導人會議上講話,公開號召:“深入批判鄧小平同志的修正主義錯誤路線”、“對鄧小平同志的問題,可以點名批判”。

3月25日,江青召集12個省自治區領導人會議,會上,江攻擊鄧是謠言公司總經理、大漢奸、代表買辦地主階級利益,還稱鄧是國際資本家在中國的代理人,要共同對敵,就是對鄧小平。因毛稱江可以挑大旗,江此時已自比為武則天、呂后。江在這次會上說:“有人寫信給林彪說我是武則天,又有人說我是呂后。我也不勝榮幸之至。呂后是沒有載帽子的皇帝,實際政權掌握在她手裡。誹謗呂后,誹謗我,目的是誹謗主席嘛!”

“天安門事件”後鄧才認識到毛要他復出,並加以提拔重用,不是要把毛的江山傳給他,而是要他當毛氏王朝的輔政大臣,先輔佐江青過渡,最終的目的是要他輔佐毛遠新,穩住毛家天下,以完成毛氏王朝由毛經江青過渡到毛的宗親毛遠新的傳承。一心效法秦始皇的毛要把自己當作毛始皇,一代一代永不絕續地傳承下去。因為毛認為只有這樣,自己的深重罪孽才可以長期對民眾隱瞞下去、才可以不遭追究,並將這些史無前例的罪孽推到別人的頭上。

然而逆人類歷史潮流而動、一心想建立家天下的毛,他的命運連秦始皇都不如,秦始皇死後,好歹還將他的家天下傳到了秦二世手裡搞了四年,秦朝才被推翻。然而毛死後還不到一個月,毛的家天下便被華國鋒、葉劍英、汪東興等人發動的一場宮庭政變所推翻。

“天安門事件”後毛也清楚地意識到鄧不可能像諸葛亮那樣死心踏地地成為毛氏王朝的託孤輔政大臣,鄧是想自己繼承毛的江山。所以才有4月7日毛指示中央政治局作出的《關於撤銷鄧小平黨內外一切職務的決議》和《關於任命華國鋒任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第一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總理的決議》的出台。

然而毛之所以沒有把鄧象對劉少奇、林彪那樣置於死地,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自彭德懷、林彪死後鄧已成為除毛以外,對軍隊具有重大影響力的實力人物。毛耽心如果此時將鄧置於死地,將激起早已被毛髮動的“文化大革命”整得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的高級將領們狗急跳牆發動兵變,斷送自己的江山。而此時毛所依靠的文革新貴們,沒有一個人能鎮得住軍隊,毛本人早已因瀕臨死亡而力不從心。

其二是:聲勢浩大的“天安們事件”讓毛清醒地意識到:他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是多麼的不得人心,以及周、鄧在民眾中巨大的影響力。這種局勢使毛對今後政局的變化有所憂慮。毛害怕他死後,萬一今後在全國出現大的動亂時,他所依靠的文革新貴們是無法控制局面的,到那時還得依靠鄧來收拾殘局。

由於毛深知自己所乾的幾乎所有壞事、對國家對民眾所犯下的所有滔天罪行,鄧都是最積極的參與者和實施者。而且在中共歷次的狗咬狗式的、你死我活的內鬥中,鄧都是站在毛一邊。所以毛有把握地認為:今後萬一不能順利把天下交到江青、毛遠新手裡,交到鄧手裡也比交到其他人手裡要好。

毛知道今後萬一出現變局,鄧掌權後,鄧決不敢拋棄毛和中共這兩塊招牌,因鄧若否定毛和中共就等於否定鄧自己,以毛對鄧的了解,毛預計鄧決不會這樣干,這樣毛的“英名”仍將繼續保留,罪行也不會遭到徹底的清算(“文革”後鄧再次復出並獨攬大權後的所作所為證實了毛的預見)。

基於以上的考慮,毛在撤銷鄧一切職務的同時,仍保留了鄧的黨藉,並沒有找借口馬上把鄧弄死,而是命汪東興將鄧以“保護”的名義軟禁在一個秘密處所,斷絕鄧與外界的聯繫,以消除他的影響力。今後如果毛順利實現將黨天下轉化成毛家天下,將江山經江青傳到毛遠新手裡時,再找借口將鄧處決;如果未能實現這一目標,全國出現大的動亂時,再重新起用鄧來為毛和中共收拾殘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