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高端涉罪也愛國 低端謀生請走開

有評論認為,中國絕非一個不會講人權和普世價值的國家,只是人權與普世價值都是專門預留給「孟公主」所屬的那個階級的人。「大國」崛起的同時,北京從來沒有停止驅趕「低端人口」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路透社

有評論認為,中國絕非一個不會講人權和普世價值的國家,只是人權與普世價值都是專門預留給“孟公主”所屬的那個階級的人。“大國”崛起的同時,北京從來沒有停止驅趕“低端人口”。

香港《明報》發表文章《“孟公主”與中國人權的階級性》,作者安徒說,孟晚舟被捕之後,“人權”二字一時之間在全國響起,含義遠超中共官方一直在說“適用於中國國情”的“生存權”和“發展權”,還有人臉不紅氣不喘地祭起平時自己覺得難聽過粗口的“普世價值”。這種種“忽然人權”的現象說明了,中國絕非一個不會講人權和普世價值的國家,只是人權與普世價值都是專門預留給好像“孟公主”所屬的那個階級的人,而不是那些在國境之內每日受到打壓迫害的平民百姓。用中國人應該熟習的馬克思主義語言來說,也就是在中國,人權的而且確具有階級性。

文章說,馬克思主義教曉了中國人一個道理,那就是任何一個統治階級要維持他們的統治,就同時要成為統治的思想,也就是“把特殊的階級利益,表述為全社會普遍的利益”。因為意識形態和虛假意識的秘密,就在於“對現實的顛倒、逆轉和經過修剪的反映”。這就是為什麼一家理論上只是“民營企業”的老闆女涉嫌犯了官司,“鴉片戰爭”、“百年恥辱”就會上這些人的頭。

華為出事,台灣咋辦?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華為風暴下,台灣長痛不如短痛》,作者吳奕軍說,華為可說是“中國崛起”的縮影。華為並未上市,公司資金管理因而不明,創辦人任正非出身自中共解放軍團職軍官,前董事長孫亞芳長期任職中國國家安全部高官。台灣許多媒體雖常讚歎與推崇華為“狼性”企業文化,其營運與成長之內情其實相當神秘。

文章說,華為事件目前對台灣科技大廠衝擊嚴重,受到嚴重影響的5G供應鏈包括瑞昱、南亞科、鴻海、穩懋、台光電、聯亞等等,手機供應鏈則有台積電、大立光、日月光、聯發科等等。在美中衝突升溫、國際局勢丕變的現實中,顯見台灣高科技產業對中國市場不能再陷於迷思過度樂觀,多年來與中國市場盤根錯節的共生關係,已經到了急需策略重整的存亡之秋。華為事件凸顯了科技產業界長年的尷尬與困境,也促使台灣必須直面科技產業發展所涉及的國際政治經濟局勢,以及國家安全等重大問題,絕對不只是“拼經濟”這麼浪漫這麼單純。

堵雖然好,疏才更強

紐約時報》發表文章《中美誰將控制下一個互聯網時代》,作者KARA SWISHER說,雖然大家都在關注戲劇性的孟晚舟被逮捕事件以及它對貿易談判和股價的影響,但是一場有關科技霸權的更重要的戰鬥正在醞釀之中。具體地說,誰將控制下一個互聯網時代?下一代的互聯網將按照誰的規則運行?直到不久以前,答案顯然是美國,在美國誕生的互聯網把世界連接在一起,並在這個過程中導致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權力和財富的產生。中國一直有一個強大的科技行業,近年來,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這個行業的投資、專業技能和創新顯著提升。

作者說,矽谷的看法似乎是:政府對違反規則的中國企業採取強硬做法是好事,思科(Cisco)和蘋果(Apple)等公司長期以來一直抱怨中國企業違規。保持警惕當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政府也能更關注加大對美國創新的投資,而且如果政府的打擊行動看上去不是那麼沒有章法的話,矽谷人會更有信心。

“大國”崛起,“低端”走開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切除行動一年後,切出一個“中產城市新中國”》,作者楊山說,北京驅趕“低端人口”已經一年了。儘管這一切形成了龐大的聲浪,以至於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當時不得不臨時安排視察居民區,發表講話強調基層勞動者對北京的貢獻,但回過頭來,拆除、驅趕、整治在此後的一年內從沒有停下,只是變得更加細緻,變成小火慢燉。

文章說,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在北京的中國國家博物館,整個大廳被布置成了一場改革開放特別展覽。改革開放四十年,在今天成為了徹徹底底的“大國崛起”故事,當年那些打工仔打工妹掙脫家庭與體制束縛,尋找幸福生活的“原教旨”改革開放敘事,從此大概是要束之高閣了。而與這種“原教旨”的敘事一同隱去的,是城中村、小工廠、大城市中的“低端”外地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