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中國官媒何以重提「平息反革命暴亂」

章立凡:我以前就曾經談過,中共只有在兩種可能下,會平反「六四」。一種可能是,中共政權非常穩定,社會矛盾不太尖銳,整個社會比較祥和的前提下,它有可能會平反六四。還有一種可能是,執政黨在自身危機和社會危機都全面爆發的情況下,會把平反「六四」作為一種救命稻草來使用。但是,現在這兩種情況都沒有出現。

“六四”事件距今已接近三十年。中國官媒里對這一事件的描述從“暴亂”漸漸淡化為“風波”乃至隻字不提。但本周中國官媒里,再次出現了“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字眼。北京政治觀察家章立凡通過電話對德國之聲談了他的看法。

德國之聲:周一,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全文刊發了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寫的《改革開放四十年大事記》,分析家們普遍認為,這是中共官方對過去四十年歷史的權威定調。值得注意的是,在談到1989年“六四”事件時,又使用了“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這類近20年來中共官方已不再使用的字眼。即使是十年前《人民日報》發表的《改革開放30年大事記里,也沒有提到“反革命暴亂”。那麼現在重提三十年前的官方定調,您認為是要透露什麼信息呢?

章立凡:其實還不僅限於六四的定調,還包括對胡耀邦趙紫陽兩位前中共領導人的記載也非常簡略。只是談到了他們曾擔任的職務,對於胡耀邦沒提他下台的原因,對趙紫陽則指出他下台的原因是“分裂黨”。涉及胡耀邦的兩條只是談了他的職務,趙紫陽多了一條就是他下台的原因。大家知道胡趙都和“六四”直接有關,這也就說明當局對“六四”的評價沒有任何鬆動。

德國之聲:江澤民擔任總書記後,90年代之後似乎就不再聽到“平息反革命暴亂”這樣的措辭了。您覺得現在官方“老調重彈”有什麼特殊意味嗎?

章立凡:江澤民當時是做了一些淡化的努力,比如“北京風波”等等。現在之所以這麼做,我認為主要是形勢嚴峻,體制內外的壓力都比較大,社會騷動多,矛盾也尖銳,所以當局不會有任何鬆動,現在是維穩的統治模式。在當前的情況下,對以往歷史事件就完全沒有鬆動的可能性,因為一鬆動,就有可能出現難以控制的局面。我想這是一個可能的原因。

德國之聲:習近平剛剛出任總書記的時候,曾經有人預言,習會重新評價六四,因為他個人同這段歷史沒有直接關係。

章立凡:當時有人對習報以希望,主要是因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的因素。因為在“六四”問題上,習仲勛的立場和鄧小平不一致。據稱習仲勛還曾因此在會議上破口大罵,因此被說成“精神出了問題”,被限制在南方常住,不被允許回北京。總之,在“六四”和此前對胡耀邦的處理問題上,習仲勛的立場和鄧小平都不一致。所以當時很多人會對現任領導人報以希望,認為他爸爸是那樣的,那麼他可能也是那樣的。但是,他過去六年來的表現,說明他和習仲勛還是不一樣的。

在“六四”問題上,也同樣如此。事實上,當初有一些“紅二代”曾經給他提出過建議,認為如果他能夠重新評價“六四”,能夠重新啟動政治改革,那麼,他在中國歷史上將擁有美國的華盛頓、傑弗遜或者台灣蔣經國那樣的地位。遺憾的是,他沒有這樣的見識。

德國之聲:那是否可以認為,對習近平重新評價“六四”、重啟政治改革的期望已經徹底落空了?

章立凡:我以前就曾經談過,中共只有在兩種可能下,會平反“六四”。一種可能是,中共政權非常穩定,社會矛盾不太尖銳,整個社會比較祥和的前提下,它有可能會平反六四。還有一種可能是,執政黨在自身危機和社會危機都全面爆發的情況下,會把平反“六四”作為一種救命稻草來使用。但是,現在這兩種情況都沒有出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