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就業難 政府人員被曝互相安插親友職務

天津民眾表示,找工作難,薪資下降。但地方公務員及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相互安排子女、親友於各自的單位工作。

20日,有天津人士向大紀元記者投訴,地方公務員及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相互安排子女、親友於各自的單位工作。而民眾表示,工作難找;薪資下降;企業撤離導致出租房子困難、租金下降。

天津公民記者張建中告訴,該市河北區當局及所屬王串場街道辦事處,有些工作人員彼此安排對方子女及親友,在各自的單位及居委會工作。而相關工作崗位均需公開進行統一考試和政審,錄取率是數百分之一,難度可想而知。

表面名義上是對外公開考試,實際為暗箱操作,在該處所屬機關單位里安排“經考試合格”人員。他說:“這些經過嚴格統一考試過關的人,咋都是些區政府及街道辦事處幹部的家屬?他們跟相關人員行賄,幾萬塊錢,這是受賄的官價;面試也要拿錢。都有人證、物證的。”

他表示:“我是最好的證據,中紀委來向我調查,我可以直接領著去居委會指出誰是誰的家族。他們的領導幹部到退休年齡退而不休,冠冕堂皇用各種名義掛個空名拿工資。其實這些都是就業崗位,可以安排老百姓就業的。”

“(還有)作假的工資單據,單據中有許多的人名。(我)不便過早把這證據拿出來,怕被報復,我有被報復的經歷。”張建中說,這些人互相利用、集體貪污、變相地設小金庫,民政科管低保的人員,給街道幹部的母親作假材料,領低保。

事實上,現在天津工作不好找。他表示,這2年天津各行各業都出現下崗失業,就業挺艱難的。“我的親戚朋友的孩子、孫子去找份工作相當難;現在有的(工作單位)也不給上保險,各企業也不要人,年底了能減少開支就減少開支。”

就業難,這會是個別現象嗎?

天津林先生向記者表示,他在臨港工業區做了5年的保安工作。前3年在海洋工程設備公司,最後當上小隊長管了幾個人。但後來公司歇業,這2年他在一散貨物流公司。

“待遇和3年前的待遇一樣,以前當小組長錢多一點,一個月大概多500塊錢,能拿到3500,現在只有3000。但上班的時間比較長,上12、歇12(小時)。總的來講覺得現在的工資是低的,因為原來的單位是3班倒,上8小時。”

林先生還表示,他居住的天津臨港工業區藍領公寓,兩三年前最多時住有3萬多人。“現在大概1萬人左右。一些做大型運輸設備的單位在裁員,去年開始裁員;這些產石油,和油有關的一些相關企業也在裁員。”

居住在濱海新區的趙小姐告訴,她居住在挺大的一個小區,約於2000年,分給私人所有前,原屬於國企比較大的一個家屬區,接近臨港工業區。原先在工業區開大車的司機都到她的小區租房子,她把一套五十多平米的單位出租。

“原來這邊的房子特別好租,這兩年就能感覺到這個小區的人少。我的房子原來大概每個月租到1400,現在也就租到1100,還不好租。我只知道我們這邊有個臨港,那個地方原來有一些運輸公司,好多都走了。”

趙小姐也說,當地工作不好找。“我有個朋友的弟弟在找工作,整體來說不是特別好找。前一段時間我也幫別人找工作,反正想找到合適的是不容易,而且工資各方面也不是太理想。反正現在不是特別景氣。”

近年,在中國大陸用工成本不斷提升等情況下,不斷有外資將工廠撤離,搬遷到越南和印度等勞工工資更低廉的國家。持續的中美貿易戰亦令受到懲罰性關稅影響的部分企業撤出。在中國經濟不斷下滑情況下,求職難的聲音在各個城市蔓延。

近年,天津市城鎮登記失業人數及失業率年年攀升,城鎮登記失業人數自2014年的22.5萬人,至2017年已躍至26萬人。

張建中說,在一切聽從黨指揮,一切聽從黨安排之下,錢財和就業崗位都安排給了利益集團的成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