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劉強東案背后角力:雙方律師均陣容強大

從劉強東案被曝光到今日

這100多天里

經歷了哪些激烈較量?

多方勢力在不斷拉鋸戰

而當地檢方也很難抉擇

擔心這成為“孟晚舟案”

今年9月,劉強東被曝涉嫌於美國性侵女大學生遭逮捕。

時至今日,劉強東性侵案已經過去100餘天。

在這三個月里,這場案件從最初網路瘋傳錯誤受害者照片到調侃章澤天,再到劉強東回國,京東股價大跌……

對於劉強東來說,這三個多月顯然過的比較難受。

當然,經過長時間的拉鋸戰,案件的進展卻像擠牙膏一樣,這讓不少網友都失去了信心,很多人的注意力開始轉向最終結果——

劉強東到底會不會被起訴?

CNN報道,明尼蘇達州檢察官正在權衡是否要對劉強東提起訴訟。

下面我們將詳細分析下,為什麼檢方還在權衡是否提起訴訟。

此案中,檢方方面其實承受著比較大的壓力。

作為一家市值達300億美元上市公司的CEO,起訴劉強東性侵產生的影響可能是全球性的。

除此之外,據日報採訪相關法律相關人士,對方表示,即使明尼蘇達州檢察官決定起訴劉強東,那麼這件事也一樣棘手。

本案目前屬於刑事案件,而根據美國法律規定,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可以選擇不作證、不成為證人,但必須出庭。

可是在本案中,我們都很清楚,劉強東得到保釋後已經回國,而中國於美國又沒有引渡條約,所以就算檢方決定提起訴訟,也很難將劉強東帶到明尼蘇達受審。

劉強東不出席審判的話,那麼此案便無法開庭審理。

當然,明尼蘇達檢方可以簽發逮捕令,只是如果劉強東在國外被逮捕,那麼影響則會上升到國際、甚至外交問題,

這就可能上升到孟晚舟案那種級別。

這樣的場面顯然並非明尼蘇達州想要面對的。

單純的刑事案件升級為牽動國際政治的大事件,這不是美國當地檢方想看到的。

同樣是中國大企業的高管,如果劉強東被美國檢方起訴並且通緝,幾乎就復刻了孟晚舟案的“亂局”。

可以想像,這對於明尼蘇達這一個地區的檢方負責人們來說,是一個空前的“噩夢”。

這對於一個沒有經歷過太多國際案件的地區性檢方來說,都是巨大的挑戰。

通俗來說,比起劉強東,美國檢方現在才是“一腦門的官司”。

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力量在左右案件的進展,那就是劉強東請的律師。

目前,在劉強東性侵案中,公開聲稱自己是“劉強東律師”的人共有四位:弗里德伯格、厄爾·格雷、華裔律師杭劍和一名叫做吉爾的女律師。

第一位就是弗里德伯格

這老爺子今年81歲,有52年的律師執業經歷,因其經常為一些最臭名昭著的罪犯辯護,所以被稱為明尼蘇達州的“傳奇刑事辯護律師”之一。

這老爺子跟明尼蘇達州上上下下政商兩界司法行政體系的人脈都十分廣泛。圖片為弗里德伯格律師與美國參議員。

其和其律師事務所擁有多個案件的成功記錄,其辯護的罪犯具有85%的無罪釋放率。

這其中還有很大一部分,還沒有進入刑事訴訟程序,就被撤案了。

招牌就是打性侵案

在弗里德伯格律師的官網上,招牌服務就是打性侵案子。

根據當地法律人士透露,由於性侵犯罪案本來就立案率較低,弗里德伯格幾乎可以把80%以上的性侵案“擺平”在起訴前。

第二位是厄爾格雷

厄爾·格雷也是當地最著名的刑辯律師之一,因極其強勢、咄咄逼人的庭審風格而聞名,曾成功為2010年轟動雙子城的“曲棍球運動員謀殺案”犯罪嫌人辯護,使其無罪釋放。

不過,作為劉強東的辯護律師,曾對媒體表態劉強東不會受到任何指控,無奈後來被成功打臉。

第三位是一名華人律師,沒有查到更多的資料,應該充當的角色是與劉強東和京東方面的溝通。

而第四位是一名女律師,吉爾

女律師吉爾Jill Brisbois,是劉強東的刑事辯護律師,主打犯罪辯護並提倡站在刑事被告的角度裁決案件。

吉爾就是明尼蘇達大學畢業的,在明尼蘇達當地從業超過十年。

吉爾的linkedin頁面

在其職業生涯中曾處理過各種各樣的刑事案件諸如謀殺,性侵犯,性騷擾和酒後駕駛,並贏得了許多次對其客戶有利的裁決乃至陪審團無罪釋放。

其不僅是董事會認證刑法專家的成員,而只有3%的北美律師能獲此位置,還在2013-2017年間,連續獲得明尼蘇達州的超級律師獎。

吉爾律師在當地被評為Top Rated刑辯律師

劉強東幾乎是組建了一個可以稱作明尼蘇達律師版的“復仇者聯盟”。

各自分工明確,且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都有殺手鐧。

這也是當地檢方特別被動的一個原因。

因為如果一旦起訴,他們將面臨這幾位強大律師的輪番上陣。

看完劉強東方面的律師陣容,也要看一下原告方的律師。

目前當事女生的律師公布出來的只有Wil H Florin這一位

但是這位Florin律師也不是普通人,根據北美律師圈的人事透露,他的律師事務做以能幫客戶要到高額賠償金著名。

他的Florin&Roebig律師事務所在美國全國都開有office。

在其官網上,你會發現一個很醒目的部分就是羅列的歷年來該律所為客戶爭取到的巨額賠償金的新聞。

他們還被USNews評為全美最佳律所

(對USNews不只是出美國大學排名)

比如這個,2016年,為一起車禍爭取到了190萬美元賠償

還有這個,2016年,為一起個人賠償案爭取到了400萬美金賠償

這個是2016年,爭取到了4200萬美金賠償。

這個律所甚至用整整一頁網頁來列數歷年來的天價賠償案:

累計為客戶爭取到的賠償金總計超過10億美金

格外引起人注意的是,該律所曾經在一起性侵案中,爭取到了4700萬美金的賠償……

現在看來,劉強東案背後的律師們,真是有點神仙打架的味道。

雙方都拉出了重磅的律師陣容,那麼過去這100天里律師之間的較量就不可避免了。

從劉強東方面來說,把案件解決在檢方起訴之前才是目標。

只要檢方起訴了,其實其造成的損失已經可以宣告他們這些律師的失敗了。

因為如果劉被起訴,由於他的身份和地位,就會引發一系列的災難性後果。

但從女方的律師角度,可能早已做好了即便刑事起訴不成功,也會進行民事賠償的準備。

這是女方律師的業務側重點所決定的,律師的收益來自於為客戶爭取到的賠償金的百分比。這也就是為何該律所要儘力爭取到天價賠償金的原因。

所以劉強東的律師,就在拚命給檢方施壓,勸檢方不要起訴,或者向檢方展現出證人的話不可信,有邏輯漏洞等等缺陷,以暗示即便是檢方起訴,這個案子也會成為爛尾案,影響檢方的結案率。

而女方的律師,則是會不斷催促檢方趕緊遞交起訴,趕緊開庭,這樣好在刑事起訴同時附加民事賠償訴訟。

一位參與了本案報道的媒體記者曾感嘆道:美國,真是一個屬於律師的國度。

為何劉要極力避免被起訴呢?

因為起訴的後果,他真的承擔不起。

而對於劉強東方面,據分析人士指出,如果他遭到起訴,那麼很有可能會面臨被迫下台交出京東CEO的位置。

由於京東的控制權一直掌握在劉強東手中,據報道,北京諮詢公司BDA China董事長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表示:“鑒於該公司的治理結構,他的影響力怎麼說都不為過。”

除此之外,如果最終遭到起訴,京東股東還有可能發起股東訴訟,主張存在欺詐或者高管的不當行為,要求獲得賠償。

或許各位還記得,劉強東性侵案剛遭曝光的時候,京東官方發布微博稱性侵為不實消息的事,也正是京東公關這一“操作失誤”,導致京東涉嫌欺騙股東,可能會遭到股東集體訴訟。

此前就又一則新聞:

【美國律所宣布調查京東失實披露劉強東案情】

Rosen、Schall、Pomerantz三家美國律師事務所分別在官網宣布調查京東是否失實披露劉強東案情,並且邀請遭受損失的股東參與調查和可能的集體訴訟。其針對的就是幾日前京東官方曾發布聲明稱劉強東“遭遇到了失實指控”

結果京東官方否認之後沒幾天,美國警方就正式公布報告且把案子轉交給了檢方。打臉了。

如今三家律所都在等待美國明尼蘇達檢方是否起訴的決定。

如果正式被起訴,京東可能要面臨數以億計美元的天價賠償。

對於股價已經縮水的京東來說,這份可能出現的巨額賠償,也是一份負擔。

鑒於如此嚴重的後果,劉強東方面自然會致力於往撤訴方面努力。

很多網友或許都有疑問——如果劉強東性侵案證據確鑿,那麼檢方為什麼拖著不起訴?是不是證據不足?

就像我們前面提到的,檢方的起訴不僅要面臨國際影響,還需要面對的是——人證。

美國是一個比較重視人證的國家,首先讓劉強東本人出席聆訊已經比較困難,我們也無法排除其他案件相關證人已經接到了京東方面的聯繫。

也就是說,審理過程中最關鍵的一環存在問題,對於檢方來說,貿然起訴並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而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劉強東的律師約瑟夫·弗里德伯格(Joseph S. Friedberg)也曾表示:“看起來有99%的幾率,劉強東不會受到任何起訴。”

那麼如果檢方決定不起訴劉強東,受害女生還可以選擇對劉強東提起民事訴訟。

或許還有人記得作為科比生涯中最大污點的那場性侵案嗎?

(圖源 Google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003年6月,科比入住科羅拉多州鷹郡的一家酒店,次日,該酒店一名服務員報警稱遭到科比性侵。

2003年7月18日,鷹郡檢方證實起訴科比性侵,如果當年罪名成立,那麼科比將面臨終身監禁。

結果我們也都已經知道了,在遭到起訴後的第二年9月,原告通知法庭,自己拒絕出庭作證,鷹郡地區法院的法官撤銷了對科比涉嫌性侵的指控,而原告最終也同意了科比涉嫌性侵的撤訴。

轉而發起了對科比的民事訴訟。

最終,雙方於2005年簽訂了一份和解協議,科比通過律師對原告發表了道歉聲明,並做出了金錢賠償。

而科比雖然免除了牢獄之災,但當年此案也嚴重影響了他的家庭和名譽。

我們再返回來看劉強東案,有分析人士認為,目前的情況對受害女生其實並不友好——

並且根據媒體的推測,劉強東或京東方面應該在試圖給相關的證人施壓,勸使他們不會出庭作證。

這樣在缺乏足夠人證的情況下,檢方很難做出決策。

在檢方已經提起刑事指控的情況下,受害者依然可以同時提起民事訴訟。

只是在實踐中,為了避免民事案件對刑事訴訟的干擾,法官有可能會在刑事審判進行期間暫且擱置(stay)民事訴訟的進程。

所以對於受害者來說,在檢方作出是否起訴的決定之前,提起民事訴訟似乎意義不大。

其實,在劉強東性侵案中,到目前為止,不管是控方還是辯方甚至吃瓜群眾在等待的都是檢方是否決定提起訴訟的結果。

而檢方的決定則將決定目前整個案件的走向。

誠如CNN報道中所寫,此案發生在中美關係的敏感時期,對劉強東提起訴訟需要面臨的後果可能是全球性的。

案件已經過去100餘天,案件細節也被媒體們一點點挖出來,但作為這件案件的核心——明尼蘇達州檢方是否會對劉強東提起訴訟,我們還需要靜心等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