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中英文里的輕和重

發表意見,比確立事實和真相顯然容易得多。特別在所謂網路世代,廉價而愚昧的五毛式「意見」和「評論」滿坑滿谷,包括口口聲聲指明要對方「回應」或「道歉」的挑機尋釁,唯事實和真相,卻為大量的謊言和fake news掩蓋。中英的翻譯,是一門逐漸消失的藝術和哲學,其中有感性和理性的衝突,中西文化思維之異同,西方與中國的心理意識脈絡之分道。

古德明君引友人論報人格言:“事實不容歪曲,意見大可自由”,認為此譯與原英文之次序有異:Comment is free,but facts are sacred——在中譯里,“事實”(Facts)置於“評論”(Comment)之先。此中譯之輕重,有顛倒之嫌。

此一判斷,忽略了英文But這個連接詞之妙。通常But之後柳暗花明,才是花旦主角登場,But之後的下半句,往往壓倒甚或否定前半句。譯為格言的中文,採用聯句對仗風格,But當然要省略,以中文的修詞學,從頭排序:“事實不容歪曲”顯然在“意見大可自由”之上,與英文原意切合,並無暗中顛倒,且是佳譯。

因為發表意見,比確立事實和真相顯然容易得多。特別在所謂網路世代,廉價而愚昧的五毛式“意見”和“評論”滿坑滿谷,包括口口聲聲指明要對方“回應”或“道歉”的挑機尋釁,唯事實和真相,卻為大量的謊言和fake news掩蓋。

中英的翻譯,是一門逐漸消失的藝術和哲學,其中有感性和理性的衝突,中西文化思維之異同,西方與中國的心理意識脈絡之分道。譬如以上這一句,先後次序的結構,不一定代表前重後輕。

中文以姓先行,名隨後;英文名先姓後。中文講天地、君臣、父子、男女、夫妻,俱前重後輕;但陰陽、雌雄,則純由順口的音韻考慮:是“陰陽割昏曉”而不可“陽陰割昏曉”。

英文的Ladies and Gentlemen,則故意將Ladies置於前,貌似尊崇,實際上還是以Gentlemen為重。這是英語意識中獨有的偽善。

但同樣是酒會致辭,若座中有大使級的特別嘉賓,則次序又要擺正:Your Excellency,distinguished guests,ladies and gentlemen——大使閣下、各位來賓、先生淑女。Your Excellency,也就是這個權貴人物,全場面子的重點,當然要先行。

因此,Comment is free,but facts are sacred,中文將“事實不容歪曲”放在前面,“不容”比起“大可”,更有威嚴,與英文的語意吻合。

中英文翻譯,圍繞一個“意”字:“意思”(Meaning)最容易,如“小明昨天吃了一個蘋果”,口腔期的物體陳述,最沒有問題。

“意識”就難了,如“治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這句話譯成英文,會令英語為母語的人覺得可笑。

最難是“意境”。中文世界,只有詩詞才有意境,小農人口的對白和政府官僚的文件全無。“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即不可譯。今日之中文,有嚴密的政治意識,捆綁口腔期農民人口的大腦,唯已無意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