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少江:中美貿易談判前景分析

為期三天的美中副部長級貿易談判前天在北京結束。原定在周一和周二(7~8日)舉行兩天的談判,因為未能按期完成預定日程,延長至周三(9日)才結束。由此可見,雙方官員的確希望通過這一次談判達成某些成果,為更高一級官員的談判奠定基礎,從而能夠趕在三月初九十天關稅寬限期結束之前提出一個可以為雙方接受的解決衝突的方案。此次北京談判結束之後,美中雙方沒有正式地對外公布具體的談判成果,這讓金融市場和國際輿論頗為不安。

我對雙方在三月初以前就貿易問題達成一個初步的協議持謹慎樂觀的態度,這樣一個初步協議意味著雙方可以暫時地將美中之間更深層次的衝突暫時擱置一旁,而就經濟和貿易方面的一些具體問題先達成一定程度的妥協。這一點體現在談判期間和結束之後雙方的有關舉動上。例如,劉鶴在第一天突然出現在副部級談判的現場,假如根本不可能取得進展,這一舉動只能給他帶來政治上的麻煩;又如,美國總統川普在談判兩天之後搶先發推特,描述談判進展順利。

達成妥協的可能性來自雙方都有暫時休戰的需要。從中國方面來看,美中貿易衝突的負面結果已經開始顯現,雖然企業在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搶先出口以減少貿易衝突帶來的損失,但是各地普遍反映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訂單已經急劇下降,以至於不少從事出口產品生產的企業不得不提前給員工放假,中國大陸的農民工返鄉潮也比往年提前,由此增大了就業壓力,並且正在形成生產、消費、金融等各個環節連鎖效應,中國的主要宏觀指標近來均出現警鐘。

美國過去兩年享受了經濟的較高增長和股市繁榮,但是它的各項景氣指標也開始面臨下行壓力。尤其是最近幾個月以來美國的股票市場下跌幅度較大,市場上的一些龍頭企業也紛紛下調銷售和利潤預期。有陰謀論者認為股市波動是美聯儲堅持抬升利率的貨幣政策的結果,旨在破壞川普政府的執政威信,但是一個不能否認的事實是,美中之前的貿易爭端的確在短期內影響了美國市場的信心,也影響了一些對華出口和與中國企業合作的美國企業的發展。

在這種情況下,雙方都願意控制貿易衝突的節奏和強度,就一些市場能見度較高的經濟和貿易問題達成某種妥協。美國已經表示將延遲執行對中國商品的進一步加稅,而中國也已經開始在農業、汽車和有關合資企業市場准入問題上做出了明顯讓步。但是,正如絕大多數評論家都能看到的那樣,美中貿易之間出現的問題,比簡單的關稅問題要複雜得多,要想改變美中之間的貿易、投資、技術交易不對等、不公平狀態,需要改變的是中國的經濟管理制度和管理方式。

從政治層面考慮,中國在這方面作出立即讓步的空間不大。本來,美國提出的結構性改革要求正是中國長期持續發展所需要的,尤其是減少對國有企業的優惠待遇,減少政府對市場的任意干預等等,不僅對美國有關企業有好處,更是對中國的私營企業和消費者有好處,但是這樣做卻會削弱中國執政黨一黨專政的經濟和制度基礎,這是把黨的統治地位放在人民利益之上的中國執政黨所絕對不會心甘情願採納的。他們寧可損害國家利益,也要維護黨的利益。

因此,即使由於雙方的臨時需要能夠達成一定程度的妥協,只要這些根本問題不解決,美中摩擦還會重新惡化。可以預見的美中博弈模式是:美國和中國雙方在社會經濟承受力差的時候,會互相妥協;達成妥協之後,中國政府會利用不透明的制度繼續對美國和國際社會進行各種形式的欺騙;當美國出現向上的經濟周期的時候,會再次對中國施壓。這種美中之間的周期性衝突的模式將會持續到一個民主的、透明的中國制度產生為止。

我希望,在與中國共產黨打交道中不斷上當受騙的美國人和國際社會能夠逐漸想出一個可以量度的檢測手段,這樣可以不斷減少中共對國際社會進行欺騙的成功率,更可以為沒有政治權力的中國企業和民眾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離不開中國民營企業、社會大眾和知識精英們掙脫中國執政黨虛偽的民族主義宣傳的羈絆,為自己的利益發聲,為人類的文明進步能夠延伸到自己的國度努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