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湯唯:我的人生崩盤了 無數人在看熱鬧

有沒有這麼一個人,很久不見,但一出現就能掀起鋪天蓋地的熱潮?

很多人說,在國內,這個人只能叫湯唯。

前幾天,湯唯宣傳電影《地球最後的夜晚》,散場後與觀眾揮別的她太美了,一個回眸隨意驚艷,韻味悠長。

40歲的狀態,好到讓人心動。

不過,在路人鏡頭裡的湯唯可不止這一種美。

此前她最有名的抓拍實實在在地美到令人流淚,甚至火上韓國熱搜。

一頭秀髮讓無數洗髮水品牌找上門。

湯唯愛逛唱片店,遇到粉絲秒變俏皮,清新可愛。

拍《地球最後的夜晚》,導演說:湯唯美到讓人眩暈。

因為她在片場是這樣的,像老大的女人出門收保護費,太颯了。

到鏡頭下,一個背影就夠撩人,如夜間玫瑰,暗香撲鼻,風情萬種。

有人說,湯唯不是漂亮,而是美。

美到漫不經心,溫婉大氣,但氣質又那麼遺世獨立。

尤其是這些年,在提及藝術氣質最好的演員里,肯定有湯唯,她幾乎被當做一個典例。

她拍雜誌,無底妝上陣,絲毫不影響她自信的嫵媚。

並且她的美是由內散發出來的,溫暖與冰冷同時在她身上。

曾有人評價:湯唯的氣質,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了。

仔細看湯唯,屬於六角臉,不算周正,在以“精緻小巧”為標準的娛樂圈裡,她不是第一眼美女,甚至為此吃過大虧。

當年她考中戲,就考了三年才中,因為前兩年考官覺得她長得不出眾把她刷下去了??

直到第三年她放棄當演員,報考導演系,她在學校旁租小平房一邊當模特一邊複習。終於如願進了中戲,那一年她已經23歲了。

不過,也正因為這張臉,跟張愛玲筆下“秀麗的六角臉”如出一轍,她在萬人之中被李安選中,出演《色戒》的王佳芝。

這是許多人未曾見過的美,古典優雅。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著旗袍纖細動人,淡雅卻不凡。

演技也高級,“不得已而為之”的女特務在銀幕上流轉。

拍這部片時,她27歲了。

在此之前,她做過話劇,學了美術,播音,編導,拿了很多獎,甚至把自己訓練成羽毛球國家二級運動員。

因為《色戒》,她一躍成為國際影星,一部電影就讓“新人”空降到金馬獎舞台上。

本以為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卻沒想到突然被封殺了。

大紅大黑,一夜之間。

後來她談起這段歲月:我就像上證A股,瘋狂衝到了歷史最高點後,稀里嘩啦地崩了盤。

而她人生崩盤的那段時間,無數人都看熱鬧,可湯唯怎麼做?她放下一切出國遊學了。

湯唯就是這樣,她的人生里有許多幸運,又有很多的沮喪。

幸運源於上天眷顧和努力,沮喪來自很多無法抗衡的壓力。

當年全網封殺,出國遊學她也沒擔心過,無數人問她未來怎麼辦,她說:未來不是說出來的,是做出來的。

她揣著全部身家就去了英國,不怕冷眼旁觀,不懼顛沛流離,因為她相信自己能過得好。

而她之前學的美術,播音,羽毛球等通通派上了用場。為了拿倫敦藝術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她花錢報了語言班。

高額的費用來自她的街頭演出:用報紙、海綿、京劇臉譜辦個人時裝展,給人畫肖像,當羽毛球陪練,每天一個點子,換著花樣賺錢。

一個月下來,她不僅兌現了自己“一定過得好”的承諾,並且跟英國人交流無障礙。回國之後,更因為純正的英語口音驚艷了無數人。

她說: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適者生存,人只有融會貫通,才能走得更遠。

在異國他鄉的三年,她愣是憑藉超高的生存能力闖出一片天,走上倫敦時裝周,連資深設計師告訴她,只要她願意,可以成為最受矚目的模特。

但對湯唯來說,三年時間剛剛好,洗鍊之後,她想在最初的起點,涅槃重生。

遊學歸來後,一部《晚秋》讓她成為韓國的“國民女神”。她在韓國人心中的美麗程度,只有當年的王祖賢可以比擬。

當然,湯唯也很爭氣,橫掃了韓國重要電影獎項的影后。

參加韓國青龍獎頒獎時,主辦方給了她極高的禮遇,鏡頭切到她會引起全國性的尖叫。風頭蓋過所有女星。

在座位上發現被抓拍的瞬間,上演了舉手投足的勾魂。

她的電影上映,只要在海報上放她的臉,觀眾全都買單,很多韓國女性說最想擁有她的臉。

也是在事業發展巔峰期,她突然甩出一張婚紗照:我結婚了。

對象是《晚秋》的導演孫泰勇,他們將婚禮選在了秋天,為了彼此相識的電影。

當時的韓國網友激動萬分:湯唯是中國送給韓國最好的禮物。

國內的網友也滿臉自豪:湯唯是我們宣揚國威的美。

但結婚這件事,從來沒有影響過她的獨立人生。她本人也很配合網友的調侃:結婚也不會加入韓國籍。

她對生命與未來,有太明確的認知,對喜歡的一切,表達著自己的天真,在社交平台晒圖,從來不見她的臉,但你能感受到她的忘我和安定。

有了女兒後,更讓她找到了生活的穩固基石,因為她和先生都是做電影的,而女兒的到來,將她拉回了生活。

跟著女兒摘松果,捉螞蟻,堆石子,成了最日常的日常。面對柴米油鹽,湯唯覺得尤其富足。

“我尊重我自己,尊重我的先生,也尊重我的孩子,獨自去思考和判斷這個世界。”

至於那些不太在意的,她選擇跟從前一般保持距離,比如接戲照樣少而精,除了有作品,幾乎不出現在公眾面前。

可這從來不妨礙大家對她的愛,愛自己愛的,守護已擁有的,不畏懼歲月,就是40歲的她如此美好的原因。

“這種愉悅,固執如我,以後也不會改變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InsDail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