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中國人有獨特的安全觀

中國人有獨特的安全觀。比如,地鐵發生過恐襲的倫敦至今沒有安檢,全球大多數的火車站、地鐵站都沒有安檢,而我們有著非常豐富的安檢。

比如,我們都覺得國外的安全問題更多,但是國外父母還是敢讓孩子自己上學的,我們的大城市裡面基本上都是父母或者爺爺奶奶接的。一到放學的時候,到處都堵起來。可是,這麼重視安全,並沒有促成校車的普及。

再比如,我們覺得國內更安全,但是我們現在深夜打車的話,滴滴就會自動發路線圖給你的安全聯絡人。

再比如,全世界都不會檢查本國的流動人口,驅趕本國的流動人口來保證城市安全。我們喜歡這麼干。連一些移民大國,出了很多事情,恐怖襲擊,防移民方面的政策都沒有我們的防本國人民的政策複雜。

全世界大多數國家沒有戶籍都沒亂,我們沒有了就會亂。

美國的槍擊案件我們大肆報道,我們的學校兒童被砸案,媒體為了安全不報道。

等等,等等,獨特的東方文化。

延伸閱讀[emailprotected]施力勤

不少大陸人說,日本不行了,香港不行了,台灣不行了。那是這些大陸人走的地方還不夠多,看的世界太不夠廣。

日本很好,否則不會成為中國人海外旅遊最受歡迎的國家;香港依然不錯,一個高效廉潔守法民主的現代都市樣本。

台灣更好。寶島台灣,不是白說的。

今天中午在北京朝陽們和一位部委的朋友吃飯。他剛從台灣回來,送別了罹患癌症多年的舅舅。

當年,他舅舅在美國得了癌症,可是美國醫生始終治不好,總是化療,結果適得其反,加速了癌症進展。

怎麼辦?

2016年3月,舅舅說,去台灣。這位部委朋友從大陸過去,陪床。

首先他們去了榮民總醫院,台灣最好的醫院之一。看完病,醫生立刻收治舅舅住院。並沒有要錢。住進去,醫生是和藹的,護士是體貼的,那種護理和客氣,遠遠超過了北京人的想像力。

北京人是見過世面的,可就是沒見識過台灣醫生和護士的和藹和客氣。這位部委朋友感慨得一道一道的。

台灣,人與人的溫度,永遠在體溫之上。

兩周後,直到要出院,人家才來結賬。(如果病人跑了呢?或者死活不付賬呢?)

住院期間,病人家屬問,要不給舅舅打點營養葯吧,靜脈滴注什麼的。這個要求,通過護士轉達給醫生,醫生客氣的說:這樣不好,病人本來腎臟就快衰竭了,不要打營養葯,他受不了。

如果在大陸的某些醫院,那就不好說了。病人要營養葯?那就給吧。要多少給多少,多多益善,病人需要,花錢就行。幹嘛要拒絕富有的病人的要求呢?

榮民醫院也看不好,舅舅轉到另一家專業癌症治療中心。

剛進去,一位美麗的女士出現,問是否需要臨終關懷服務。‌‌‌‌“病人衰弱如此,還是需要有人聊聊天的,可以嗎?‌‌‌‌”

北京家屬們當場怒了,這時候了,你還想賺錢!

這位女士微微一笑:我們的服務,不用錢。我們真的只是想關懷病人,陪他走完人生最後旅程,只是我們醫院的標準服務,是慈善服務。

是啊,我們大陸人太防著彼此了。從1919年五四運動開始,到三反五反,到文革,到改革開放後的各種詐騙,中國大陸,已經沒有人與人的基本信任。

終於,這位舅舅故去了。家屬大批從大陸趕去台灣弔唁。醫院問,你們要什麼服務,是佛教人士嗎,是道教人士嗎,我們都可以配合。用什麼法器,做什麼道場,可以。

家屬結賬了,有點不解,問醫生,藥品和住院似乎不貴啊,好幾周,才2萬元多元?

兒科主任(和這位癌症病人是故舊)說,我們確實不會收昂貴的藥品和診療服務,我們有停車場,有收費;有樓下的大食堂,可以收費,還有其他物業收入。醫院,本身沒什麼利潤。

不可理解。

更不可理解的,是買地瓜。

一位家屬去醫院門口買烤地瓜。很便宜。前面有位女士也在買,是台灣當地人。這位女士對買地瓜的人說:‌‌‌‌“先生,你的地瓜很好吃,我先生很喜歡。他說,什麼也吃不下,就是能吃幾口地瓜了。也許他活不了太久,他讓我把一些吃的,轉送給你,反正他也吃不了。‌‌‌‌”

這位家屬看到,賣地瓜的人,和這位女士,兩人眼中都在流淚。家屬心中一驚:這不會是兩個人設局要欺騙我什麼吧?

大陸人本能都會這麼想。

不是。兩人客氣了一番,女士走了,賣地瓜的人留下禮物,擦拭眼淚,繼續帶著微笑問這位家屬:您要幾個地瓜?

大陸的這位家屬,呆了。

你以為台灣完了?你懂什麼。你走的地方還不夠多,看的世界太不夠廣。

你以為人均10萬美金的GDP就是贏家嗎?

你以為100萬元/米的房地產就是贏家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tinyfool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