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國際縱隊的結局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二部分 革命、內戰和恐怖(28)

作者:史蒂芬‧庫托伊斯(Stéphane Courtois)、讓-路易斯‧潘尼(Jean-Louis Panné)

國際縱隊內部

為共和派鬥爭事業吹響的集結號在世界各地回蕩。眾多的志願者奔赴西班牙與民族主義者(譯者註:即佛朗哥的國民軍)進行鬥爭。他們加入了民兵組織或他們支持的組織所贊助的戰鬥組織。但國際縱隊在莫斯科的鼓動下創立,組成了一支真正的共產黨軍隊,儘管並非所有的士兵都是共產黨人。前線真正的戰鬥人員與正式屬於縱隊但不在戰場上或不參戰的人,也應加以區分。縱隊的歷史不僅僅是在前線英勇戰鬥的故事。

隨著數以萬計的志願者從世界各地湧入,1936年的整個秋冬季,縱隊人數都呈指數級增長。共產黨人並未立即接受所有的新人,因為他們需要防止雙重間諜、納粹和佛朗哥追隨者的滲透。當大恐怖在俄羅斯達到高潮時,在西班牙的志願者的正統觀念也受到考驗。根除內奸即揭穿任何異議分子、批評分子或不守紀律分子的任務,落在了各個共產黨的幹部機構身上。對志願者的監控也在西班牙境外進行。例如,蘇黎世警方從德國共產黨人阿爾弗雷德‧阿道夫(Alfred Adolf)手中,繳獲了一份“不受歡迎”志願者的名單。他本打算把它發給在西班牙的蘇聯特工。1937年秋,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一份文件指出,應從縱隊中清洗掉所有在政治上有問題的志願者,而且“對志願者的選擇應小心加以控制,以防止情報人員、法西斯間諜和托派分子潛入縱隊”。縱隊每個成員的個人檔案,包括政治細節,都被送往莫斯科的共產國際總部,並定期更新。檔案提供了數萬份這樣的文件。

法國共產黨政治局委員、共產國際秘書安德烈‧馬蒂,1936年8月作為共產國際駐共和政府代表抵達西班牙,此時成為國際縱隊的組建地阿爾巴塞特(Albacete)基地的正式主管。除了縱隊外,共產黨人還創建了一個新的第五團(Fifth Regiment),由恩里克‧利斯特掌控。1932年,他在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Frunze Military Academy)接受過培訓。SIM也出現在阿爾巴塞特。

縱隊內暴力鎮壓的規模仍然是一個受爭議的話題。一些評論者堅持否認馬蒂負有任何責任,儘管有壓倒性的證據證明事實正好相反。其他人聲稱,有問題的處決因形勢使然而具有了正當性。“農夫”解釋如下:“當然,他別無選擇,只能除掉一些危險分子。他處決一些人是相當不容置疑的;但他們都是逃兵、殺人犯或在某種程度上是叛徒。”第12旅助理政委古斯塔夫‧雷格勒(Gustav Regler)的證詞證實了處決的發生。在埃斯科里亞爾(El Escorial)附近的一場戰役中,兩名無政府主義志願者顯示出虛弱的跡象。雷格勒命人將他們逮捕,並提議把他們送往療養院。他對馬蒂說了同樣的話。後者把那兩名無政府主義者直接送到埃納雷斯堡(Alcaláde Henares)。很久以後,雷格勒才得知,那實際上並不是一座療養院,而是蘇聯NKVD小隊處決人的一個中心。莫斯科檔案中發現的一張馬蒂親手簽署的便條,向西班牙共產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解釋稱:“我送去瓦倫西亞要予以整肅的間諜和法西斯分子,正在被送回阿爾巴塞特我這裡。我對此也一點都不滿意。你很了解,國際縱隊在阿爾巴塞特這裡無法自己幹這種事。”可想而知,在軍事基地當中處決“間諜和法西斯分子”將並非易事。無論這些“間諜和法西斯分子”是誰,他都寧願這份骯髒的活兒在別處由別人來干,自己眼不見為凈。

近來的一部電影講述了1937年11月第12旅台爾曼營成員埃里希‧弗羅梅爾特(Erich Frommelt)被處決一事。他於一天晚上11:15以開小差的罪名被判死刑,次日下午4:45遭處決。弗羅梅爾特被官方列為在特魯埃爾戰役中陣亡。這樣的掩蓋自然會引發人們的質疑:那些“逃兵”究竟是誰。國際縱隊另一名成員羅傑‧科杜(Roger Codou)查閱了他們的監獄檔案,並注意到其中大量提及“冷水刺激性昏厥致死”(death by hydrocution)。他認為,這只不過是處決的委婉說法。有兩座關押國際縱隊成員的特別監獄:一座在巴塞羅那的奧爾塔(Horta)區,1937年有265名囚犯;另一座在卡斯特利翁—德拉普拉納(Castellón de la Plana)。很難計算出遭肅清的縱隊成員人數。根據朱利安‧戈爾金的說法,安德烈‧馬蒂本人對約500例處決負責,這些處決針對的是“不守紀律的成員或被懷疑有‘反對’傾向者”。

來自格拉斯哥(Glasgow)的羅伯特‧馬丁(Robert Martin)也證明了阿爾巴塞特抓人的頻率。他自己被捕時,與其他70名縱隊成員被關在同一間牢房裡。這些人經歷過戰鬥,其中一些受了傷。極端惡劣的條件促使一些囚犯開始絕食抗議。被告知將會獲釋之後,他們被分成小組帶到巴塞羅那。馬丁和他的小組被帶到了法爾孔酒店(Falcon Hotel)。該酒店曾是POUM的總部,後來被改造成監獄。他們隨後被帶到科西嘉街(Corsiga Street),在那裡被照相和采指紋。在奇蹟般地逃脫之後,馬丁成功進入法國,再也沒聽到關於其同伴命運的任何消息。

據社會民主黨人馬克斯‧雷文特洛(Max Reventlow)說,民族主義者突破到地中海後,共和軍在撤退期間,至少帶著650名囚犯。囚犯一抵達加泰羅尼亞,就被轉移到奧爾塔和卡斯特利翁(Castellón)的監獄。這兩處監獄都由克羅埃西亞人喬皮奇(F. I.Ćopić)指揮。他們中的16人一到,就被槍決。在這些監獄中,一個特別委員會宣判死刑,沒有上訴的可能。在50名囚犯逃跑後,又有50人被槍決。酷刑司空見慣。一名德國中尉漢斯‧魯道夫(Hans Rudolph)被酷刑折磨了6天,胳膊和腿都被打斷,手指甲也被拔掉。1938年6月14日,他與其他6名囚犯一起被處決,被一顆子彈擊中了頸部。後來,喬皮奇本人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但因路易吉‧隆哥(Luigi Longo)、安德烈‧馬蒂以及喬皮奇兄弟弗拉基米爾‧喬皮奇(VladimirĆopić)上校干預而獲救。

德國共產黨議員漢斯‧拜姆勒(Hans Beimler)殺死一名黨衛軍看守後,從達豪集中營逃走。他一抵達西班牙,就幫忙建立了台爾曼營。1936年12月1日,他在帕拉賽特(Palacete)被殺。古斯塔夫‧雷格勒聲稱,拜姆勒是遭民族主義者一槍射殺的。拜姆勒的同伴安東尼亞‧斯特恩(Antonia Stern)被剝奪了權利並驅逐出西班牙。她對事件的這一版本提出質疑。她稱,拜姆勒曾發聲反對第一次莫斯科審判秀,並與德國共產黨前主管阿爾卡季‧馬斯洛(Arkady Maslow)和露絲‧菲舍爾(Ruth Fischer)有聯繫,這兩人在巴黎領導一反對派組織。基於加泰羅尼亞秘密情報局(當地警察局一部門,專門對付共產黨隊伍中的告密者)的一份報告,皮埃爾‧布魯埃(Pierre Broué,譯者註:1926年—2005年,法國歷史學家、托洛茨基主義者)也相信,拜姆勒是被暗殺的。

眾多志願者奔赴西班牙,為共和事業而戰。這種理想主義卻被斯大林及其特工毫無顧忌地利用了。然後,他們拋棄了該國和縱隊,任其自生自滅。彼時,他正準備與希特勒媾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礪真、言純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