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周恩來只敢對外國記者悄悄質疑一下毛的權威

當周恩來60年代批評毛澤東時,或者是在私下裡,或者是用模稜兩可的詞句。「毛主席是正確的,」他在一次緊張的、冗長的「文化大革命」會議上簡略地說,「他非常謙虛。」為了讓別人明白他的意思,周恩來補充說:「我們大家,包括我自己,都犯過錯誤。」

1972年2月,周恩來同來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松會談,雙方在上海發表《聯合公報》,從而拉開了中美關係正常化的序幕。期間,每遇重大問題周恩來都要向毛澤東請示,但他對毛澤東有時持否定態度。周曾對一位美國到訪者直接說出他的想法,“毛主席在某些問題上可能是權威,但如果有些問題他不熟悉,他又怎能成為這些問題的權威?”

毛澤東與周恩來接見紅衛兵(圖源:AFP/VCG)

毛澤東跟周恩來長期的夥伴關係在1972年達到頂峰。雖然毛澤東沒有公開稱讚周恩來(他沒有稱讚副手的習慣),但是,周恩來在林彪叛逃和尼克松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對毛澤東的輔佐是十分出色的。

這位總理從來沒有跟毛澤東如此接近於平等關係。大概自從長征期間在遵義會議那個轉折點以來,毛澤東還極少像1971-1972年這樣迫切地需要周恩來。

毛澤東為了擊敗林彪不得不轉向右翼,這使他投入了周恩來的懷抱。他不顧一些極左派和軍方的反對而向美國開放了國門,周恩來又一次成為他合乎邏輯的盟友。

毛澤東並不十分情願地依賴周恩來。畢竟,周恩來的天性跟他不同。如果老謀深算的、率性的毛澤東是老虎和猴子的結合物,那麼,周恩來則是個把保守主義知識界的傳統延伸到共產黨時代的人,而毛澤東痛恨這種傳統。

周恩來遠不像毛澤東那樣,相信世界持久地處於流變之中,或者把鬥爭置於一切其他價值觀之上,或者把一切現象都看作充滿矛盾。

周恩來沒有像毛澤東那樣,在20世紀50年代末期非斯大林化危機後變成充滿懷疑的人,因為馬克思主義對周恩來來說,從來不像對情感更為強烈、更有稜角、更有獨到見解的毛澤東那樣意義重大。

周恩來不像毛澤東那麼愛衝動,所以從來沒有從黨的職位上被趕下來過,毛澤東則有三次;他更沒有像劉少奇、鄧小平和其他人那樣遭受過全面清洗。

周恩來逐漸把毛澤東看作中國20世紀的偉大人物。“他教導我們認識了一切。”他說時聲音特別慷慨激昂。

然而,周恩來不得不謹慎對待毛澤東。他看到毛澤東接二連三地對高級同事產生不滿。他小心地不對武斷的、過度敏感的、晚年的毛澤東提出異議。

當周恩來60年代批評毛澤東時,或者是在私下裡,或者是用模稜兩可的詞句。“毛主席是正確的,”他在一次緊張的、冗長的“文化大革命”會議上簡略地說,“他非常謙虛。”為了讓別人明白他的意思,周恩來補充說:“我們大家,包括我自己,都犯過錯誤。”

“我們追隨毛主席到現在已經幾十年了,”周恩來另一次在“造反派”的令人精疲力竭的“文化大革命”會議上說,“我們大多數時間都保持沉默,因為我們要顧全全局。”

儘管周恩來很謹慎,但他自己還是時不時地受到批評。1969年,媒體提出實際有29個布爾什維克,這是極左派就周恩來與28個布爾什維克(他們是毛澤東在30年代早期的對手)的聯繫打出的一記重拳。

然而,到1971年末,周恩來覺得跟毛澤東的關係比任何時候都更安全。

“怎麼會有絕對權威呢?”周恩來對一位美國到訪者直接說出他的想法,“毛主席在某些問題上可能是權威,但如果有些問題他不熟悉,他又怎能成為這些問題的權威?”周恩來提出了第二個爆炸性的問題。“這裡還存在一個時間問題,”他在一次對話中說,“你今天是權威,但是否意味著你明天還是權威?”的確,周恩來的話是反林彪的,因為“絕對權威”這個短語是林彪的圖騰之一。但是,周恩來也是在對毛澤東神一樣的地位提出尖銳批評。

周恩來的勇氣沒有持續多久。70年代中期令人痛苦的爭吵將證明,跟對待以前的二號人物一樣,毛澤東不會允許總理成為真正與他地位平等的人。湊巧的是,1971-1972年周恩來在其中擔當必不可少的執行官的兩項重大成就,不久就成了問題。

林彪除掉了;但是,到1973年,毛澤東對反林彪的聯盟並不十分滿意。大門向美國打開了;但是,到1974年,毛澤東聽到了一些批評,有人質疑穿過這座大門的交流對中國有沒有好處。對周恩來來說,甚至更糟糕的是,他自己的健康狀況在惡化,而且毛澤東了解這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毛澤東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